过去几年 ,春咲梓美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回到几十年前,在我们国家,我们不放公历年。那时候,在我们心目中,只有春节是一年。这与物质生活的贫乏———有关,因为多一个假期就意味着多一个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是观念。

小时候特别期待过年。一过了腊月,我就开始数手指,仿佛春节是一个遥远而艰难的终点。对于我们焦虑的心态,成年人总是深深叹息,仿佛他们不仅不喜欢过年,还害怕过年。他们的态度让我当时感到失望和迷茫,现在我完全可以理解了。我觉得长辈对过年很有感情。第一,过年意味着一笔开销,往往不包括在吃紧的生活预算里。第二,时间的快速流逝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熬到腊月初八是期待新年的第一站。这一天的早上,你要熬一锅粥。谷物有八种———。其实你只需要七种,缺一不可的枣也是一样的。据说解放前,腊月初八,寺庙或大型慈善家庭会在街上摆大锅粥,乞丐和穷人可以免费喝。以前很向往这种粥礼。我想到了那些巨大的罐子,它们被放在露天,米豆的袋子被倒进了罐子里。黏糊糊的粥在锅里滚来滚去,鼓出无数气泡,清晨的冷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气。

腊八之后我会熬半个月,然后就戒掉做饭的日子。在我们那里,我们也把辞职日叫做“休整年”,我们过得很认真。早餐和午餐还是平日的粗饭,晚餐是饺子。为了等这个饺子,我早餐和午餐吃得很少。当时我的饭量真的很惊人,分不清能吃几个饺子。退灶有个仪式,就是饺子出锅时,先在灶上放两碗,然后烧半刀黄表纸,一起烧灶马。烧完后,在纸屑上倒一点饺子汤,再敲一个头,就算灶祭完了。

最后,除夕这天下午,女人带着女孩在家里包饺子,男人带着男孩给祖先上坟。而扫墓,其实就是请祖先回家过年。从坟墓里回来,在房子的房子的墙上,房子的轴已经挂好了,轴上画着一些浮夸的古人,还有几个像财主家的孩子戴着瓜皮帽在那里放鞭炮。在轴上,用粉笔线设置了许多网格,上面写满了祖先的名字。竖井前有香炉、蜡烛和几样供品。必不可少的提供一把斧头,取其谐音“ Fu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来借斧头,那就大大的反感了。院子里已经铺上了干草,大门口放了一根棍子,据说是阻止我们祖先的骡马跑出的酒吧。

那时不仅没有电视,也没有电。晚饭后,我先睡觉了。睡到中午三星,被妈妈悄悄哭了。我起身穿上新衣服,感觉很神秘,很冷,牙齿在打架。家庭礼堂的轴前的蜡烛已经点燃,火焰在颤抖,以至于轴上的古人的脸闪闪发光,仿佛他们是活着的。院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有许多高头大马在黑暗中嚼着玉米草。这个时候绝对禁止大声说话。就连日常生活中脾气不好的父母,此时也在轻声说话。至于孩子,我妈前一天晚上反复跟他们说。过年期间最好不要说话。当你不得不说点什么的时候,你要考虑用词,千万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因为过年的这一刻关系到家人来年的运势。做年夜饭不能拉风箱。——鼓掌风箱将会摧毁神秘。———所以,烧最好的草,棉木或者豆茎。我妈说,烧花烧柴,削人才,烧豆茎,秀人才。学者是知识分子,也是有学问的人,但他的母亲无法解释刀是什么。因为草好,灶膛里火在烧,半个院子都亮了。饺子掉进了锅里。饺子熟了,他父亲拿起一个盘子,上面有两碗饺子,走到门口。男孩紧跟着一根已经绑好鞭炮的杆子。父亲在大门外的空地放下盘子,点燃燃烧的纸,然后跪下,四面磕头。男孩点燃鞭炮,高高举起。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父亲完成了对天地诸神的祭祀。回到家里,母亲和祖母们已经笑了又笑。神秘的仪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活人的庆典了。在吃饺子之前,年轻一代向长辈磕头,长辈已经坐在炕上等着了。在我们家礼堂的竖井前磕头的时候,我们大声的报着遇难者: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磕头。……长辈在炕上大声说:不要敲,在炕上吃饺子!晚辈磕头,长辈照例给一点磕头钱,一毛二毛,已经让我们兴奋得想跳了。年中,饺子里塞满了钱。我家以前包的是清朝的铜钱,但是包了铜钱的饺子,有很浓的锈味,咽不下去,相当于浪费了一个珍贵的饺子。后来他转投硬币。现在想起来,硬币也很脏,但当时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奢侈的问题。有一年,为了用钱吃饺子,一口气吃了三碗,钱没拿到。结果我胃破了,差点死掉。

现在,如果你喜欢,饺子可以每天吃。没有了食物的吸引,大部分过年的兴趣都没了。人到中年,觉得时间难留。每一年,似乎都敲响了警钟。没有美食的诱惑,没有神秘的气氛,没有纯真的童心,过年就没有乐趣,但这一年还是要过下去,为了孩子。我们怀念的那种过年,今天的孩子没兴趣,他们有自己的快乐的一年。

时间真的很可怕,日子像流水一样流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