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随想 ;编辑: 弗罗维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这是一个没有记忆的炎热夏天!席卷整个夏天的热浪肆意地以高度和长度表现出他的愤怒,作为这几年被春天压抑了很久的疯狂报复。可是秋天不懂夏天的愤怒,突如其来的凉意让人把这个悄悄溜进来的秋日,当成了春天,因为对春天的留恋,对这个夏天的厌恶。他们把关掉空调带到户外作为告别仪式,享受秋天的凉爽,展示他们对夏天的无情嘲笑,尽管蝉以不知疲倦的叫声提醒夏天它还没有离开。

在这个凉爽的下午,我还拿出一把椅子,坐在院子中央的树荫下。这个院子以前是一个小学的校园,早就废弃了。花园里破碎的道路,锁着的教室门,向相反方向生长的表达反叛的树枝,随处堆积却不经意间显现出深意的砖块,优雅的小鸡无张力的寻找食物,都在诉说着今天的荒凉。至于这只鸡,我好像已经忘记了被调皮的学生追的时候的紧张,无处可躲。我悠闲的低下头,时不时的在田里啄两下,吃着从小就希望看到的魔虫。因为没有信仰,所以从来不让我看。

只有校园里的旗杆,现在隐藏在松树茂密的枝桠里,直指天空,倔强地保持着从前的样子(虽然被时间印上了黑色的样子),作为它骄傲的证明。当时它骄傲地站在所有学生面前,享受着所有人的目光,而松树静静地站在旁边,无法理解仪式,但仍然在旗杆上投下羡慕而恭敬的目光。这个样子就像一个母亲陪着孩子学钢琴,梦想着看儿子在舞台上演奏最美妙的音乐。当这一天终于到来时,她和所有的观众一起坐在舞台下面。即使她无法理解别人鼓掌的原因,她还是站起来拼命鼓掌,表达了最真挚的喜悦。

下午四点,太阳还很亮,把天空染成了蓝色。我坐在花园的树荫下,面向太阳的方向,透过树林的缝隙,看到了太阳斑驳的光影。这种光影用蓝色的底色印出了树的轮廓,把构树的叶子镶上了金色的边。太阳也在穿越树木的路上投下了无数个小点。这些点有不同的形状,在树和风的共同作用下迅速改变形状。他们似乎在玩一个益智游戏,启发善于联想模式的头脑,这些模式太多,眼睛无法理解。一位漫画家受到了游戏的启发,画出了一幅无与伦比的杰作。渐渐地,太阳开始厌倦了这种游戏,虽然树木在风的搅动下温暖地摇晃着身体,所以圆圆的圆点开始融合,越来越大,逐渐出现规则的方形,有长有短,不再过剩但依然丰富。方块继续变换,最后阳光透过树枝照在我的脸上,用五颜六色的金光和我轻轻告别后,都变成了条状,所以形状不再变,只有长度不断增加。

这秋风似乎感受到了人们对它的赞美,通过树木的摇曳和杨树叶的掌声不断提醒它对赞美的热爱。在所有的树中,杨树应该是风最忠实的信徒。每次风来,都是第一时间通过杨过的树叶把消息传到人们的耳朵里,然后是香椿和松树的声音。院子外面的榆树也爱热闹,风来的时候拼命摇晃身体,但是笨拙的身体和太小的叶子都发不出声音,最后只好放弃。唯一对风不感兴趣的是松树。这棵松树静静的立在院子中央的花坛里,树干上的树枝向四面八方平行延伸,肥胖的身躯盯着周围的树木,就像一个严肃的管教主任,努力用威严维护着校园的秩序。

最后,风在一群狂欢者中找到了异教徒,于是所有的兴奋都被愤怒掩盖了,风更猛烈地吹向松树。松树努力维护他的尊严,并把这种维护作为他坚定信念的证明;然而,松树顶端的树枝在风中摇摆,吸引了其他树木的大声笑声。就像是训导主任在检查学生头发的时候,一阵风吹乱了他的头发,恰好变成了一个时髦的发型,引起了学生们的大笑。

这棵松树周围有几棵侧柏,它们过于整齐的形状透露出它们曾经受到的特殊照顾。然而,校园被抛弃后,自由成了森林里唯一的信仰,风来了之后达到了狂欢的顶峰;但是侧柏曾经生活的井井有条,现在却成了它的障碍,只能孤独的围着松树,寻找最后一点被人呵护的希望,徒劳无功。有几次,侧柏因为对松树失望,想加入风营;但是它过于整齐的身躯既不能摇晃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根本无法引起风的注意,只能继续兴高采烈的回到松树上。

太阳终于要落山了,它仍然用红黄色在西方的天际线上显示出它最后的温柔。飞机用尾翼将天空分成两半。我读了一首赞美树荫下夕阳的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