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叫喊声 ,作家: 庐内白丁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自从住在这个高层公寓大楼里,街道和小巷里熟悉的叫喊和叫卖声就很难听到了。消失的呐喊,以及与之相关的故事,现在只能存在于我的记忆中。

以前村里有个卖醋的中年人。他拿了一辆“ 28杠”自行车,几个瓶子和罐子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他骑的时候“一路叮当”响。这个人大概性格内向,不太会喊。在大喊大叫的人群中,他是个害羞的人。“叮当”是他最好的呐喊。但是,他的害羞总是被一群孩子打破。每次身后有小男孩的声音——“,请不要离开卖醋的!”——他急忙后退,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脚刹车”。然后他利用自己的潜力回踢,长腿从座位上逃脱,避开车后的瓶罐罐,在空中划过一个沉重的弧线,那是稳定的瓶子和罐子急速碰撞叮当作响,仿佛在为自己的一系列动作鼓掌欢呼。但下一刻等他的往往是一句话——“娘娘滴(滴滴:江4,意为生)家里的狗!”-难怪鲁迅先生说“操”是“国咒”,一群幼稚的孩子掌握了这么复杂的“花式国咒”英雄自古以来就是少年,贝儿要从娃娃做起是真的。这种情况下,害羞的人不再害羞,用一两句普通“国骂”来回报过去,这就是“互惠”。之后“叮当”孩子们的笑声反方向飘去。有趣的是,害羞的人似乎永远不会有很长的记忆。下次他听到“不要离开卖醋的”,他会一如既往的回头刹车踹地。也许他会听到一句“花式国骂”,也许不会。也许,他别无选择,只能受辱或者创业。

以前村里有个卖香油和芝麻酱的小贩。俗话说:“光葫芦头,卖香油!”这个小贩真的名不虚传,光头。光头小贩不害羞,不然就靠反思而不是大喊大叫。他的叫喊声,声音传了上千步,声音震动了屋瓦,村里喊了一嗓子,村后清晰可闻。还吸引了全村的牛、马、骡、鸡、狗、鸭、鹅的加入,非常热闹!因为这个好听的声音,光头小贩在十里八乡渐渐有了一些名气。或者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成名不久,光头小贩的麻烦来了。有一天村子坏了,跟着声音走,据说光头卖的芝麻酱太稀了,肯定是掺了水,他一口气能喝下一整瓶。光头哪里肯认?让穷人喝吧。破家提出一个赌注,如果一口气喝下一整瓶芝麻酱,光头,车上所有的货都会给破家。光头也爽快,马上答应了。在一个娱乐稀缺的时代,这种博彩游戏可能是乡下人最大的乐趣。特别是和小商贩,因为这种赌博往往和商品交易有关。如果你赢了这场赌博,你可能会得到一点便宜。今天这个人拿起一瓶芝麻酱直接倒进嘴里。芝麻糊和唾液混合后,迅速吸水,反应变成又硬又干的坨,粘在破房子的嘴上——呛!他上气不接下气,躺在地上,向光头伸出手,示意光头帮忙。光头也不敢耽搁,背起安定直奔乡卫生院。到了乡卫生院,医生用胃镜设备帮破房子取出芝麻糊疙瘩,救了他一命。从此光头又来到了这个村子,或者一如既往的大声喊叫,或者一如既往的被人群迎接,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光头芝麻酱和芝麻油。

还有一个故事,让人不忍提起,却不得不提。他是我们村的残疾人,已经失声了。在村民们也缺乏的词汇中,他被称为哑巴。哑巴从小就很聪明,学习好,只是哑巴,没有其他问题。但是,似乎厄运还是不肯放过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患家族遗传的疾病——血管炎。症状从手脚等神经末梢开始,稍微溃烂,甚至更严重,直至腐烂致死。很多哑巴家庭的人都患有这种疾病。这种全家患怪病的被诅咒的现象,据说是因为农村近亲繁殖的泛滥。哑腿烂了一半,手严重变形。幸运的是,他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留下了半条命。等到伤口渐渐愈合,他已经半死不活的活在世上,没有亲人朋友。后来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牛车车轴,两边各一个轮子。稍加改装,就成了他的轮椅。坐在上面,哑巴不仅可以去地里做农活,还可以出去做一些商业活动。当葡萄在秋天成熟时,他们每五天在家乡赶上一次市场。哑巴坐在轮椅上,步行“ ”到十五里外的申家庄,从田里的农民那里拿到几串葡萄。然后“步行”十五里到县城卖。街上的人看到他时,偶尔会指着画画,叫他“瘫子”。他还指画,说一串“ ABBA ”来回击。有个客户来问葡萄怎么卖,他还是指着画用一串“ ABBA ”回答。“亚的斯亚贝巴”是哑喊,不断迷失在电子高音喇叭肆意的噪音中。每次听到一个哑巴喊,我就忍不住想,这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和别人交流的机会了。这里指的是绘画和“Aba/Aba”这两种世界上最苦的语言。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已经被锁在一栋高楼窄门铝窗的新房里。浑浑噩噩中,渐渐与外界疏远,连自己都不知道,风雨飘摇,令人不快。没人骂我,没人跟我打赌,没人指着我画画。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像一个哑巴一样,没有机会和别人交流。如果我也讲“ ah ba ”,谁能听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