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桑树是深紫色的 |投稿: 祝宝玉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每次听到蚕啃桑叶的声音,都会怀念古代男女耕田织布的场景:三间房子,一个小院倒,七八亩良田,四五棵桑树,耕读传家宝,其乐无穷。

好在父亲是个有点古文背景“不一般”的农民。当然,这是因为他的祖父是男孩。半个世纪以来,在离方圆不到50英里的地方,我的家庭是一个书香门第。初夏的五月,农活并不繁重,难得有闲暇的父亲坐在门前的桑树下读着:“桑叶还活着,小鸟在啼叫,没有桑树了……”看看头顶的桑树。它变成紫色,即将可以食用。长大后才知道父亲在读《诗经》里的莽章。

诗中还说:公鸡打鸣桑树。这是一首初中课本上的诗。用在我家门前的桑树上是不现实的。我家桑树都七八尺高,枝叶茂盛,公鸡不会飞。但打不过我哥。他有个外号“马猴”,意思是他很会爬树。桑葚一煮好,他就迫不及待地爬起来品尝新鲜。看着他大口吃着,我着急了,求他给个奖励。哥哥留给我几片青桑葚,酸酸的,没味道。我快要哭的时候,他已经从树上下来,在裤兜里搜了一遍,神奇地翻出了几片紫红色的熟桑葚,又酸又甜又好吃。

桑葚好吃,鸟自然知道。为了多吃些桑葚,我自告奋勇去接驱鸟的任务。每次看到鸟落在他们身上,我就大喊一声,给一个灵,给两个测试,三次四次他们都不注意我。他们比我高,我又矮又弱,所以我不能带他们。我向父亲求助,父亲安慰我:让他们吃吧,当然大家要分好东西。你看,桑树上桑葚那么多,吃不了几个。听了爸爸的话,我挺舒服的。与其处处较劲,不如给它三分。

当桑葚可以吃的时候,我哥哥在树上摇了摇,开始下雨了。我们小哥哥小姐姐在下面又喊又抢,都是紫唇紫指,小肚皮像胀鼓鼓的桑葚。

桑椹是中药。小麦收获后,一些小贩去乡下买桑葚干。我小三丧偶多年,田地不多。每年当桑葚成熟时,她会到处采摘桑葚。她每天早起,提着竹篮,掖着布袋,在田埂沟边的桑树下捡桑葚,然后落在烈日下暴晒。在妈妈的催促下,我们兄弟姐妹也去捡桑葚给自己赚零花钱。最后能卖十块八块,一下子成了土豪,而吴奶奶每次能卖几百块。她真是个“有钱人”。

我在一本医书里发现了桑椹的属性:富含维生素,可以弥补肝肾不足、血虚所致的头晕、腰酸、耳鸣、头发早白、失眠多梦。

如诗所云:“感情酝酿成深紫色,可以知道味道酸甜。”我觉得桑葚有感情。吃桑葚,重新品味生活。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酸甜苦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