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慢慢走——打你没得商量 ,撰稿人: 申时芳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2015年秋季学期期中考试,估计是我教学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次。登上领奖台的最后一站是十几年。不清楚我考了多少次。但是在语文考试中,总会出现填空或连线的问题,或者选择正确的拼音或单词的问题。总之,学习差的同学,总会遇到一分两分。然而这次,我终于打破了0的记录。最后有个孩子,整个试卷都填好了,但是没有一个符合,顺利得了0分。我对着试卷苦笑,问自己,我配得上这些孩子,但是0分的回报真的让我很惊讶。

没有批评,没有责骂,什么都没有,就像没考过一样。至于那个得了0分的创作者,我的话是对的,虽然他每天都会犯小错误:揪同学的头发,上课和同学拌墨水,别人做作业的时候他就干涉,不做作业,不写,不讲卫生,骂人,打同学等等。我一直和他讲道理,经常关心他,希望能影响他……

我照例走进教室,班长说昨天小任布置的生词还没写。我想发火,忍一会儿,但是这个班的孩子我能理解,大部分只会抄单词学习。其实小任写的也不丑。我鼓励过他几次,收效甚微。他还是懒。

我打算谈谈我的作业,但许多孩子还没有完成。我想我做不到。每次都会这样。我把答案写在黑板上,并指导他们一次纠正一个问题。我去了小任那边。他没有填补任何空白。他拿起一支笔,放在题目的空白处。有很多观点。我有点生气,但没有发作。我只是让他快点写。我继续说。正当我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小女孩叫了一声。我回头一看,又是小任。他把墨水扔在身后女孩的脸上……

忍无可忍,我把试卷砸在讲台上,冲下几步。小任大概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有些人惊恐地看着我。我不在乎。他捡起来,拖到讲台上。他大叫:“趴下,“马步”!试着移动。”我从来没有在这个班发过火。学生们屏住呼吸,教室非常安静。我手里拿着教鞭站在小任旁边。他动的时候我给了他屁股一棍子。一开始他以为我不会下狠手。打了几鞭子后,我感到疼痛,停止了移动。十多分钟过去了,教室里只有呼吸声。小任汗流浃背,泪如雨下。我觉得快结束了,马上下课了。我留下了我的狠话:“下去吧,我不想见你。”然后转身离开教室,虽然离下课还有几分钟。我不知道我离开后教室是什么样子的。听完同学们的反映,小任回到座位上真的哭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我没有和小任说话,也没有问他作业的事。但是,我走到他身边,我特别注意,他跟着写,不是跟着点。后来,他交了作业。虽然只有我一个人能知道单词,但我很开心。我很快和他谈了一次。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反正这年头投诉明显少了。

什么样的恋爱教育,缓刑教育,对于小任,我只有一句话:打你没得商量!就是有点麻烦。还有很多后续工作。比如和父母串通,也是电话费的一个重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