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撰稿人: 于小燕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被男人爱的女人多幸福啊!

爱与不爱只有两种,两者之间更多的是谎言。我不能说爱,也不能说不爱,但我终于爱了。因为大家都老了,才体会到对方的好。

但是,有一种爱,却很难理解。爱,不择手段的爱,却不仅进不去对方的心里,反而越来越远。

说不,他们眼中的世界,除了彼此,还是彼此。

说到爱情,他们的思想就像两条平行线,从来不相交,似乎也从来不相交。

这是怎样的爱情?爱对别人来说是幸福,但对他们来说是折磨。天啊,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这就像一棵杨树和一棵拉秧。拉秧和杨树都是植物。不考虑经济价值,谁高贵谁贫穷都无所谓,但杨树长高了,想遮荫脚下的拉杨;拔苗自由散漫,慵懒稀疏。它生长在东方,伸展在西方,哭在西方,诉说着白杨的偏离。她爱白杨,但她不知道如何缠住它们,即使它们是微小的茎蔓,但她认为缠住别人也是她的能力,但她不想缠住她的爱人。她想给他空间,也想给自己空间。如果她真的爱她,何必呢?她想。白杨和她想的不一样。她走得越高,看到的风景越多。他想告诉幼苗。幼苗躺在地上,听不见也听不见。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身边的东西还有什么美好的东西。杨树长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孤独。他想和一个人说话,但是星星和月亮会听他的,甚至风也不会为他停下来。至于他拔苗,白天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晚上玩得不亦乐乎。他们没有语言迁移。杨树疼,拔苗不知道他疼。从拉拉幼苗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关系已经达到了我感觉到神圣独角兽和谐心跳的状态,所以没有必要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她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白秧歌,而白秧歌低头看到了自己,那么天上造,那么和谐美好,那么萌动,还应该说什么?白秧歌说了他的烦恼,他无事生非,烦恼自找的,他不仅有我和我们的小喇叭花,他还有星星和月亮,他还担心什么?

白杨变得焦虑起来。他甚至怀疑自己选择的道路。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高。十年前,他应该像拔苗一样在地上爬。然而,他心里知道,他是一棵树,他生来就是一棵树。他后悔不该选择拔苗助长作为自己的搭档。但是,当他看着幼苗天真单纯的笑容时,他彻底明白,即使再要选择,他还是会选择拉幼苗。他爱拉秧。没有理由。就这么简单。

夏天杨树长得硬,秋天黄叶落满地。冬天,幼苗长满黄叶,沉入梦乡。白杨在寒风中一丝不挂。他的心早就随着黄叶一起走了,那都是他拉秧的爱。

这样的爱情,如果认识,是很幸福的。不懂就惨了。

拉苗,她就像一个不抱怨的孩子,却不贴心。白杨有时候懂她的心思,有时候不懂。不懂就不懂。每个人都有保留自己想法的权利。但他很担心,拔苗的心也没有她出现的那么简单随意。她的树枝是新的,但她的根是旧的。活了几年的魔鬼!白杨笑骂。她害怕自己打破了世界的局面,顺应了自然,默认了命运,不再去想他们的关系。

人只要活着,就要进步。夫妻关系更是如此,以至于有利益有利益。“明年想住什么样的房子?”白杨大声要求拔苗。

我头都不抬:“我家在地下,不用你自己操心!”

这种爱也是爱吗?这样的爱情能长久吗?这样的爱情能持续一辈子吗?

既然都是真爱,那就当是爱吧。如果你爱对方,你希望他们有长久的生活。希望他们牵着你的手一起变老,在一起一辈子,永远幸福。当他们活到九十九岁的时候,白杨还在问:“老太太,你明年要住什么房子”拔苗还在说:“管好你自己吧,老先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