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心灯的人 ,投稿: 马如麟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我父亲是个老学者,60年代被聘为私教。在教学期间,他编辑简单的教材,设立扫盲夜校,每天晚上在村里给青壮年教授读书,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他教了村里80%的人。他教的很多学生后来都考上了中专和大学,成为社会的栋梁。今天一个想退学被父亲劝回国的学生也在闲聊中提到父亲,说他的语文知识是父亲为他打下的基础,父亲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逢年过节,村里的人都找他帮忙办红白喜事,写对联,送礼书。村里人都叫他“马老师”,应该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我记得有一年冬天,我父亲去陶萍林场工作,赚了一些钱,买了一些甜根和杂粮,步行带回家帮助他的生活。回到家,脚起了很多血泡,脚后跟磨红了。即便如此,父亲还是很关心亲朋好友的生计。四叔长期住在四格山,年老体弱,没有孩子,父亲就把他带到我家,好好照顾他,养老。父亲还把钱和食物给了其他叔叔的家人,帮助他们生活,让他们都度过了困难时期。一个表兄英年早逝,留下孩子无人照看。父亲把家里准备好的棺材给表姐用,叫我们照顾表姐的孩子,直到结婚。提到这种往事,表哥家的孩子也高呼:“刘烨很善良,对我们很好!”

我父亲早年接受的是比较传统的教育。他对孩子很严格,很少和我们交流。我们晚上只睡在土炕上。他要求我们一般不要去炕上或坐在正厅的椅子上。他说只有长辈和客人才有这个“特权”。

他经常对我说:“用心学习,一个老师没有自己的心,呆在肚子里也是闲的。”除了备课教书,父亲平时也很安静,有空写毛笔字,或者写一些古诗,或者在家忙着帮家里做庄稼。因为这个原因,我从小就学会了工作。我会放驴,会割草,会割土肥,会拔草,会做一些简单的农活和家务。如果我有什么心事,我会告诉姐姐。她是我最忠实的听众。大姐聪明伶俐,缝的衣服也不错。她为我缝制了所有的新年新衣服。我妈妈经常生病,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只偷偷希望她能像邻居阿姨一样健康。也许是因为母亲的病,也许是因为父亲的挫折,我慢慢明白了父亲在我走向社会时的良苦用心。他之所以对我这么严格,是为了让我以后自食其力。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家的生活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穿着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衫,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我可以和我哥哥一起在县城上学。手里有零花钱,穿上三节皮鞋,骑着“红旗”自行车,我更开心。上了高中,成绩越来越好,过去害羞就变得胆大了。这段时间应该是我最难忘的记忆。

高考的时候化学生物不及格,压力很大。我爸还拉着我的手说:“没关系,你一定能考上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考上了天水师范学院数学系。当时父亲病重,声音微弱地说:“你是我们家学历最高的,我和你哥哥都是师范生,你是大专生,好好学习吧。”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有多想送我上学。我报到的时候,哥哥陪爸爸看病,姐夫送去天水。一个大木箱、一床被子和一个书包是我的财产。正是这三件财产陪伴我度过了作为亲戚的三年大学生涯。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我含着眼泪看着我的父亲。到了学校,我只会写信。记得上了天水师范学院一个多月,父亲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是父亲的启蒙教育让我和他一样,是父亲的智慧点亮了我的心灯,照耀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