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农田的名字 :发布人: 谭启东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人老了,记忆力差。昨天的事,今天都忘了。然而,小时候家乡的人和事却历历在目,令人难忘。可以说新的东西记不住,旧的东西忘不了,这可能是人进入老年后的普遍现象。

最近时不时想起老家的田的名字,可以说记忆犹新。甚至当时村里有多少块地,叫什么名字,都能记住。甚至这些土地都在村南坡或者村北坡。那片土地与那片土地相连,有眼睛和水井,那片土地上有一座坟墓,那片土地上有一棵树。每当你冥想的时候,比如一幅画或者一部电影,它就会出现在你的脑海里。家乡的山川水草树木在记忆的波涛中翻腾跳跃。……家乡的善良和可爱让我这个离开家乡很久的流浪者难以忘怀。

我的家乡在淄川区西北部,叫王年沟。这是一个神秘的村庄。据说村名是以传说中的“七仙女”在村北一条大水沟里的石头上登天而得名。我们村是张店、淄川、周村的交界处。弯弯曲曲的“七星河”从村北缓缓向东流去,河水清澈,鱼儿游动,九弯十八弯汇成符晓河。清秀翠绿的峨眉山和仙鸡岭位于村的南北,为古村落增添了色彩。老淄周公路穿过村庄,是淄川到周村的必经之路。交通便利,山川秀美,风景秀丽。

我所在的村子是典型的丘陵地形,平原和丘陵交错,平地和山地并存,所以地势崎岖起伏。地块不能相邻,大小和长度不同,不均匀“瘦肉和肥肉”。它由平地、山地、灌溉地、旱地和涝洼地组成。大的土地几十亩,小的土地不到一亩。我们村虽然只有七八百人,但是有近百块地,而且大部分都有地名,有的还挺精致的,有来历,有文字。这是因为当时的生产队为了方便生产,记录生产情况,对每块土地都有一个名称。有些地名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有些是新的。这些地名已经使用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虽然有一部分土地因开发利用而消失,但其原有的位置、地貌、地质条件却经常被村里的老村民提起。

我们村的农田名称都很合适。听起来甜甜的,很坚定,很难忘记。总共有几种方法。一个是根据地的方位。如:大路北、南丫头、西北坡、北行、老石窝。第二,根据地的形状。如:二片布、折腰地、三角地、棋盘地。第三,根据思路。比如:顶山,对了,狂沟。第四,按祖传土地。如张家墓、夏佳墓、胡加墓等。第五,根据地的质量。如:内涝,孙家破人亡。第六,根据目的。如:东官地,西官地。其他可能是基于地理形式,或其他特殊标志。如:小皇后、小路口、王娘石、土地庙、各处等等。总之,地名是多样的,鲜明的,不同的,有特色的。印象深刻,难以忘记。

业余时间想知道这些地名是谁,什么时候起的,说什么,什么意思。这可能是祖先故意命名为世袭传承,也可能是多年来,人们按照惯例建立起来的。但都刚刚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比如棋盘地,方方正正,平整整齐,形状像棋盘,所以叫棋盘地。当然,这块地也是村里最好的地。地势平坦,肥沃,有灌溉,是优质的旱涝保收良田。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土地。三角地,地形看起来像直角三角形,直角,平坦,三角形,所以叫三角地。二丈布,形似长方形的棉条,狭长,故称二丈布。腰地,由于地中部凹陷成细腰状,故称腰地,又称蛇腰地。顶山,这里在山脚下,西高东低,有一个长方形的斜坡,看起来像是靠着山的门板,所以叫顶山。官场,从字面上讲,可能是老“官家”的土地,土地上没有坟墓。在古老的大土地上,很少有土地上没有坟墓的。因为在过去,那是谁的土地,埋葬了谁的人。“官地”没有坟,说明“官地”没有埋“私人”。当时人民公社划地的时候,因为这块地比较好,邻村从中间划了一块,所以东边的地叫“东关地”,西边的地叫“西关地”。为什么我对我们村银行家的地名感兴趣?这是因为当你在生产队做农活时,你必须记住地名。如果你忘记了,听错了话,你就不能去上班了。你去了这片土地。当你知道了自己的错误又回来的时候,人家已经下班了。当时每个制作团队都有计时员。计时员记录了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以及做了多少工作。在农业合作社做农活的时候,记地名是为了方便生产队统计和成员以后查询,这是生产环节的需要。所以当时地名很重要。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化,我们村的一些地方已经消失,现有地名的功能正在衰退。但是发生在这些土地上的故事将永远留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忘不了在棋盘地里收割小麦,北方套种玉米到田里,晚上下班把庄稼从官地运到生产队院子,晚上照顾山顶的红薯。我忘不了朋友们开心玩耍长大,玩猪草,放猪放牛放羊的场景。虽然这些都是过去的云,但毕竟发生过,和地名有关。

这些农田名称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产生,也可能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消失。但是,作为一种民间流行的社会文化现象,它们会在特定的社会发展历史时期留下一些印记,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抹去。也许是人类社会漫长历史中的一朵小浪花,随着历史的发展,在逝去的岁月里飞溅。然而,它的作用和历史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我家乡的田的名字,可能是一个符号,一个标志,或者一个思想,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里。它让我回味,让我联想,让我年轻,让我回到童年和青春期。是家乡地域文化大家庭的一员,洋溢着浓浓的乡愁和甜甜的家乡味,成了我的乡愁。无论它存在多久,持续多久,如何运作,永远都是我的留恋和怀念。

记得家乡那片田的名字,记得家乡的味道,记得自己的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