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元宵节现在取消了 ,作家: 今生有约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定海正月十五日上午,天地都在下雪,我和妻子却在雪中送别儿子。我大学最后一年的儿子受不了还没大病初愈的父亲。他的眼角和外界一样:潮湿潮湿,迷茫分离。

他妻子把他送到楼下。一把破花伞遮住了缓慢而沉重的归途;巷道深,子三回。

我站在后窗,望着飘落的雪花中渐行渐远的身影,终于我正要在巷子的北端转弯,儿子却再次向我招手……雪破了他的全身……

我妻子上楼来,轻轻地拉着我的背。很久了,老婆说:“我儿子不在了?”我没有回答。过了一会,老婆说:“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雪下得又紧又慢,巷道里已经积满了厚厚的一层。老婆撩起躺在我背上的头发,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找老人吧。我们既是父母又是媳妇!”

落雪中,街上锣鼓喧天,时而缓慢时而病态,夹杂着零星的鞭炮声……

现在又是元宵节了。往事历历在目,人却在两个地方。已经参加工作的儿子独自漂泊在南疆边陲,一场罕见的大雪一次次耽误了他的归期。鼠年的第一天,儿子打电话给爷爷奶奶和父母拜年。他喜出望外,但老人说,因为缺少儿子,今年特别冷清。我儿子去年读的是“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去了省内一家大型矿业集团建筑公司。经过15天的训练,他赶到贵州丘陵边境的一个建筑工地,半年多没有回来。这些年,员工陆续回家,但儿子说年底值班,后来回家过元宵节。但一场大雪过后,回家的员工无法如期返岗,返岗的儿子多次推迟返岗。已经是第四天晚上8点半了,儿子突然打电话问我妈怎么宰活鸡,说工地的菜菜都断掉了。今天去苗家岭买了一只活鸡,值班的三个男生都不会杀鸡。电话里,老婆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说着,我眼里流出的泪水却悄悄的流了出来……我们这个在暖风细雨中长大的儿子,如今却一个人独居千里。父母一方面担心,另一方面又无比欣慰。毕竟,鸟类必须离开它们的巢穴。鹰只有在蓝天上展开翅膀时才被称为鹰。只有“土鸡”在地上滑行。

元宵节又到了,儿子和我们分开了。其实分开的只是身体,紧密相连的是我们的灵魂。王波有一首诗说:“然而,虽然中国保持着我们的友谊,天堂仍然是我们的邻居”,更不用说他自己的血肉了?只要世界是永恒的,世界上伟大的亲情和爱情就永远不会停止;只要彼此心中有永久的眷恋,何必日夜计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