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中的春运热潮 ,创作: 雨林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春节旅游高峰如火如荼的时候,远离家乡的游子踏上了回家的路。这条路可能有风,有雨,有雪,有灰尘,但在流浪者的心中,它是最美的风景。

中国人历来有除夕团圆的传统,出门的家人都要在除夕之前赶回来。“春节出行高峰”诞生。如今,春运催回家难,古人春运催回家更难。与今天相比,古代的交通运输非常落后,基本上依靠畜力车或船,一路回家,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很多外出学习、经商、担任官员的人好几年都回不了家。游子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一年比一年好,在唐诗中生出许多离别的思念,引起一代又一代游子的共鸣。

“这将是一年中夜晚的结束。”唐代诗人戴叔伦在他的《除夕》中生动地描述了他的孤独和辛酸。这是成千上万家庭团聚的时刻,但诗人整夜坐在驿馆里,只有寒光相伴。回首往事,原来什么都没有,让人感到心酸和难过;孤独的诗人只有苦涩的微笑和苦涩的味道。愁容渐老,白发遮鬓,一声叹息迎来新的一年。诗人写的诗,大多是思想感情的自然宣泄,这就是乡愁。此外,诗人晚年被任命为福州刺史时,内心受到了虚妄的质疑、担忧和克制。他的诗包含着无尽的悲情和无尽的辛酸,不难理解。

除夕夜,唐代诗人高适也彻夜未眠。在全国欢庆团圆的日子里,我们依然可以看春晚,玩微信,抢红包。他一个人住在客栈里,想着千里之外家乡的热闹景象,心中感慨万千。“酒店的冷灯一个人睡不着,顾客的遭遇让人痛心。我的家乡今夜思乡千里,霜焚明朝又一年”。

大诗人白居易也遭遇了古代的春运热潮,无法回家过年。“老的时候,他卖掉了旅行的样子,风景打动了他的乡愁。囚禁在江湖,新年去了楼。”年龄无情地侵蚀着旅行者的容颜,他所看到的触动着诗人长久的乡愁。失意时没有志气,只好去宇楼解闷过年。

王维成为状元后在北京做官,后来又在济州、凉州等地做官,苦于路途遥远,几乎没有机会回到家乡。然而,诗人总是记得家乡的人和事。当一个村民来到北京时,他迫不及待地想问“你从我的故国来,告诉我那里发生了什么!。”但是该问什么呢?“当你经过我柔软的窗户时,韩梅开花了吗?”问事不问人事。这一刻梅花开了吗?乍一看,好突兀。但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很有纪念意义。其实诗人真正的目的是梅花。不知道从何说起诗人想说什么,想问什么,但他对家乡的思念就在这些漫不经心的问题中。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流浪者形象。尽管历经沧桑,他依然超然于世,保持着自由的心态。

因为有一个家在等着你,有亲人的呼唤,有对爱情的牵挂,所以春运奔涌之路漫漫,乡愁绵长,古今皆是如此。血脉相连,这是我们归家急行的终极目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