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鲜艳山花 |本文作家: 荒原狼1213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你离开了。

月光下,一条白色的围巾消失了,消失在山路的弯弯曲曲的树丛中。站在深秋凉爽的路上,听见建水轻轻而亲切地提醒我,你走了。

第二天晚上。

收获了白天忙碌的所有成果,我拖着沉重的脚步从山上下来。上坡下坡,转身慢慢走回自己的山舱。在街角,房东的二女儿正漫不经心地拉着野花和植物。看到我走近,她鼓起勇气把头凑近我的耳朵,小声说:“姐姐今天砍了她的手,左手上有两个血痕。”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吃完饭,我去了房东的厨房,故意大喊大叫。果然,阿岳出现在楼梯上,一只手搭在栏杆上,另一只手挂着纱布。我赶紧瞥了她一眼,然后嘲笑她爸爸——“守财奴”: “ Ayue是个好女孩。”在回家的路上,Ayue悲伤的眼神似乎在追踪一路敲我的罪恶感。

坐在床沿,看着窗外渐暗的天,我的目光穿过过去,慢慢寻找我认识她的那些灿烂的日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上小夜班的时候,我敲着头盔,哼着小曲,走在离店不远的一条小路上。一个岳从一个小店走出来。她低着头,拿着一根小树枝,刷着路边经过的嫩花嫩叶。“ Ayue!你在做什么?”小女孩吃了一惊,鹿从我身边跳了过去。这个小家伙!你在想什么?我看见阿岳向后跑,看着我。之后,她转身脸红,跑得更欢了。一瓶酱油在我怀里随着黄昏摇摆。半年后,阿月初中毕业,一次屋檐下的闲聊让我知道了她的未来理想。她说她一定会冲出大山,在外面的世界做一个真正的医生(她妈妈是村里唯一的兽医)。

冬去春来,暖风激荡。又是五一节了。

我受过河流和水的洗礼。当我再次见到阿月的时候,她是全新的,似乎比这座山还要美。“我想跟你学钢琴。你想要吗?”一天晚饭后,在休闲路边,阿悦盯着我说,“好的。”我很乐意答应。无聊不做傻事不是更虚荣吗?我仔细调弦后,发现楼主的大妞一点痕迹都没有……

随着星星的移动,时间飞逝。和老家和邻村的一个女孩订婚后,我坐车穿越四川,穿林莽,第六次步行九公里来到这片矿产丰富的森林的深绿中心。

这是一个迷人的夜晚。天空中,月娥倾泻下一片痴情;大地上,风童送来了一缕缕清香;一眨眼的小水遮住了偶尔林间鸟的鸣叫;嘿嘿冷笑的灌木丛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听说你在家里订婚了。祝福你,快给糖果!”二楼阳台上,阿悦靠在闺房外阳台的木栅栏上,一只手在地上伸出来抵着我的头;她踩的木板是我小屋的掩护。她手里拿着满满的糖果,蹬着车走进了阿月的房间。我还没放下,阿岳就从我手里抓了一把。她剥了一个嚼了嚼,斜眼看着我说:“外面的东西不都好吃。”这个奇怪的女孩!我刚要说凡是甜的东西一定好吃,突然听到楼下有‘守财奴冷笑了很久的声音:“你在干什么?”吓得我又跑了。

明天,所有的钻机都将从山里转移到地里。我必须给自己充电,快速上床睡觉,这样我才能和同事一起克服泥泞的小路、茂密的杂草和崎岖的角落99次。

晚上十点左右,我背靠着竹墙昏昏欲睡,被泥巴愚弄,显然是被床上美妙的诗句蛊惑了。突然,随着一声提醒般的吼声,我在霍然坐直了身子,竖起了耳朵。“来吧,姐姐,人早点睡,别出门。”我清楚地听到房东二女儿的声音。“不,不,我要,……找到他,问他清楚。你让……让路……小家伙,哈哈!我心里得意地笑了。去年我赌喝酒,但是夜班的饼干全输给了她。——又是一声巨响,接着是门栓噼啪作响的开关声。今晚姐妹俩怎么了?头发这么大的上帝!“我不在乎。你,你放我出去。我想出去找他……说我……我……。“听我说,姐姐。他明天要上白班,早点睡觉。不信我就叫你‘阿洪——阿绍——/[/K13。是阿悦偷偷想着我……,为了什么?但是,这,这可能吗……

岂有此理!那天晚上,我每个月都去晨曦,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失眠。

很多年后,当我抬头看月亮时,我会想起阿月,她被群山环绕,在几英里之外。我不知道她是否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不知道她的孩子是否像她一样纯洁可爱,不知道她会不会不小心记住我的外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