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明叔叔 |创作人: 邓春贵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阚明叔叔是我的家乡。他从小外出,大哥回到家乡。这几年和他接触的比较多,逐渐了解他之后,对他的形象也越来越难以忘怀。

2008年9月,我从外地调回县城工作。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向他表示祝贺,说叔伯叔伯都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很好,事事有个照应;此外,我们还可以规划家乡的未来和发展。

我笑着说:“我是一个过河的泥菩萨。如果你在单位外租房子,你就没有能力规划你的村庄。”他说,别着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接触。当时,他已经在县电视台工作了几十年。刚回老家的时候,家里住的是简陋的出租屋,正处于适应环境的阶段。

10月,他突然打电话来,说我宿舍楼有一间空房,领导已经同意租给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他的宿舍楼环境不错。住进去之后,我发现生活和工作都方便多了。

A叔住在单位外面,单位一周有一两个晚上值班。每次他来值班,都会提前到我家,从门口冲过去。有时他带一些水果,有时他带花生或玉米,说我们村长大了,有家乡的味道。它新鲜可口。因此,他们经常一边吃当地特色菜,一边愉快地谈论村里的人和事。

2009年凉爽的夏天,一个周末晚上,A叔值班,他让我一起在值班室看电视。大叔和大叔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一边看抗战电影。我盯着重炮火力的屏幕,漫不经心地说,战争是残酷的。听到这里,他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春天很贵,真正的战争比电影残酷很多倍。”……在越南战场上,我连队的战友在一次自卫反击战中几乎没有生还的。

“和平相处不易!”他停顿了一会儿,嘭,嘭,打开罐装啤酒,递给我一瓶,自己举起另一瓶,看着我,深情地说,“开始吧,儿子!为了那些死去的人,我的同志们!”

直到那天晚上,我才突然意识到A叔原来是个军人!携带枪支在边境保卫国家的士兵。

那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部队在我老家征兵,18岁的叔叔背着家人报名参军。我不想通过体检,但几天后我离开村子去参军了。临走时悄悄给家人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雷州半岛离越南不远,战后回家。家里的老母亲只好默默祈祷,默默流泪。

他以前从未提到过战争。那晚的谈话是唯一的口误。之后,虽然我拼命想知道更多,但他应该淡淡地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人需要向前看,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过去……”

他没提当兵的事,但每年建军节都参加战友聚会。当家人有时劝阻他时,他低声说:“你去哪里有时会在一瞬间发生。有空就聚一聚。”

两年前,A叔叔退休了,定居在村子里。当乡亲们认出他是个男人时,他们选他为“首领”(村长)来掌管村里的风俗。他高兴地接受了,高兴地告诉我,他终于可以为村子做点实事了。半年后,A叔成立了“村外出人理事会”,说要把村务处理好,首先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叹了口气说,春天贵,村子的未来堪忧。学校小学生少,村民好赌。七拐八弯的村道没有规划。我沉默了一会儿,对他说,叔叔,如果你真的想改变村子,希望在年轻人,长远在教育。他说,让我多引导我以后的朋友。不久后,村里微信群里有人上传了他和村哥敬酒的照片。

理事会成立不到一个月,坏消息传来:回市区的路上,A叔突然心肌梗塞,竟然死在车门前。有人说他之前发现心脏不好,医生警告他戒酒多休息……

2017年1月的一个晚上,我回村参加了他的葬礼。面对他魁梧的精神形象,我一边鞠躬一边在心里不停地哭泣——

“阚明叔叔,你是个好人。村民们记得你!/[/k13/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