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 、大桥未久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思念家乡的胭脂河

正文/蝶恋花。杏花雨

我的家乡是一个四季分明、山水相连的村庄。世世代代,他们安居乐业。流经村庄的胭脂河孕育了河岸旁的绿色走廊。太阳的阴影遮住了在地上乱觅食的鸟儿……

五颜六色的野花在树林里盛开,许多鸟儿日夜歌唱,成群的鱼在溪流间漫步,为家乡穿上美丽的衣服。

春天,呼吸新鲜空气去河边郊游,坐在露出绿芽的河岸上,看着蓝天上的鸟儿飞过;夏天,贪恋野花的芬芳,去河边放松,躺在绿草如茵的树林里,看虫鸟窃窃私语的声音;秋天,沿着河边跟随收获的脚步去收获,蹲在金色庄稼的波浪中去触摸收获的喜悦;冬天,亲吻飞舞的雪花,去河滩看雪,站在银装素裹的河床上约会同样的浪漫……

如今,每当你沉思喝茶,看到窗外的树荫,你就会想起家乡的河流,建立起对家乡的依恋。相思成灾,泪流成河……

怀念家乡的胭脂河,怀念河堤森林的麻雀窝……

思念家乡

文本/赵可心

我的家乡在长江以南。总是下着小雨,滴落在青石板上。家乡最独特的青石路,波折重重。闪闪发光的青石板就像被酥油沾湿了一样。历史上沉淀了多少年的古老城市建筑,把小镇分为城市和城市。每到下雨天,看着塔在雨中晃来晃去总让我觉得很美。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我很喜欢这个雨天,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借奶奶珍藏多年的油纸伞,然后躺在镇河的石拱桥旁边,看着雨篷船在桥下缓缓驶过。有时候船夫看到我会跟我打招呼,然后扔给我两块糖。我拿着糖果,开心地吃着。然后我把包装纸折成小船,顺流而下。

沿着弯曲的道路向镇外走去,镇外的后山上有一个湖。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镇后墙长满青苔,整面墙都是绿的,山是绿的,连水也是绿的。有时候天气好的时候,爷爷总是烧一壶绿茶,带几个小瓷杯,奶奶带几个我喜欢吃的蛋糕,带我去划船。我的篷船从来不是用来赚钱的。它被我爷爷保养的很好,小船在湖上划着悠悠前行。我总是坐在船头,把脚伸进水里,享受寒冷的舒适。船停在中心。时间固定的话,就像泼墨山水画。那条弯路通向我家乡的泼墨山水。

在我的记忆中,我家乡的每个人都喜欢笑。我们家那条弯弯的青石路连接的巷子里只有几户人家。好几个家庭经常吃米串。每次总有几个男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抽水烟。别忘了督促屋里的女人赶紧做饭,我就数着瓜子等着吃饭。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小组桌,每个人都围坐在一起。我姑姑总是揭我小时候的糗事。每次我红着脸低头看脚趾头,他们总是笑到我忍不住笑。夕阳透过屋檐懒懒地洒在我的脸上,时间停止了。南方老家的人笑倾城,再笑乡下。

有人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我的家乡已经变了。可能一直没变,但总觉得怀念家乡的一切。

思念家乡

文本/丁梅华

谁把鱼饵放在水里,让我的思绪变成一条来回游动的鱼。我嚼着奶奶蒲扇的故事,被你轻轻提起。

于是,我在家乡的河滩上搁浅,觉得只有一个雨季才能诠释我人生的辉煌,只有一股意想不到的潮水才能让我在幸福中挣扎。

必然会有一种命运的起伏,在怀旧的天空中涌动。那是你无声的诗句,撩起我夜的影子,让我无法判断回家的路有多长。

必然会有生命的祈祷,在青翠的春光中摇曳,那是亲人的呼唤,激荡着我的灵魂,让我无法记起那一望无际的麦田,和养活众多流浪者的梦想。

坐在家乡的田埂上,我看到自己的嗅觉在蠕动,气息在滞留,一直出不了村,但一个燃烧的音符在昏昏欲睡的土层里萌发。

真的想这样做,放开你的手,我亲爱的乡亲们,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是你用这个季节的第一缕阳光装饰了我的家,你用飞翔的高度托起天空中的太阳。

感恩生命的翅膀,感恩花园的春光,从春天开始。是你用真诚的微笑和善良的心来装扮我永恒的根,是你用一种热情来关心我,让我的等待被一种语言唤醒。

当所有的鸟儿在我的夜晚发出潮湿的声音时,我看到你的手穿过我熟悉的歌谣,在我观察我的家乡和我的生活时,每天都在流动。

家乡的尾烟不见了

文本/杨慧峰

现在是秋天的晚上。

田野里沸腾的声音和咆哮声逐渐平息,秋虫到处发出声响。它夏天玩牵牛花,一天到晚还是满腮,穷的一直吹。黄昏时分,还是意犹未尽。

果园里,那些腐烂的蔬菜藤和辣椒纠缠着,结出了一堆来自科巴纳瓦的薄瓜。

我一直在秋天散步,MoMo的天气有点凉。那堆废弃的稻草点燃了一些烟火。这个秋天的思想慢慢地展开了。是一首失传已久的儿歌,恋家情歌。我们在城市间漫步。烟囱里的烟和柴火消失了。在回望的表情里,一堆篝火足以燃烧内心的想法。那种莫名的冲动是分不开的。花藤就像烟花,藤蔓和烟雾,缠绕着你的乡愁。在渭北的大山里,我一次次远离古典的味道。一次次拒绝痛苦的滋味。那些黄昏燃烧的火焰在记忆的河流中一次又一次升起,在灵魂的顶端载歌载舞……

我们像鸟一样在这片土地上迁徙和漂移,带着悲伤的翅膀和梦想碰撞和栖息在任何地方。

经常像小鸟一样呆在云里,看家乡顺眼。任何麻烦都是影响我灵魂的运动。

和我爸妈一样,在深土里忙碌的村民,一辈子都读不懂自己翻的地。

思念的尾巴被风一次又一次的切断。在信息高速公路让人们贴近世界的时代,做饭的烟雾越来越短,我们也逐渐有意无意地排斥它。它卡在角落里不肯起来,迈着优雅的微步。它粘在水泥路面上,挡住了我回家的路。但是看不出是不是农村时代。我不能拒绝,也不能拒绝。这是一个包在我骨子里的终生咒语,秘密地遍布你生命的任何阶段。

村子挨着村子,田挨着田。小路通向小路。如此细心,如此热情。即使农村没有收获,秋天也有一种五颜六色的担心。那些辛苦了一辈子的老人心里想,秋天只是锄头休息的地方。废弃的田野里经常有兔子和野狗的影子。父亲不止一次背着母亲在村东的水沟里的大坝上开荒,准备来年种什么,蝗虫或者柏树,豌豆什么的。母亲不厌其烦地批评:家里的地荒芜了,还想穿?唉,你在鬼混吗?!在炊烟的黄昏。母亲是个忙碌的人,从一根烟跑到另一根烟。

妈妈永远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天快黑了,她还在找没吃午饭的爸爸。炊烟弥漫在整个村庄的神经上。父亲还在沟里忙,秦腔露出了它的剧情。父亲终于被母亲找到了。难免会有激烈的争论和牢骚。

我们都在一条没有家乡的路上忙碌着,渐渐忘记了城市流水线和红绿灯里炊烟的样子。在任何一张生活地图上,炊烟都是生活的大动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