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昨夜梦还乡捉迷藏打野仗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每逢春风拂面庞,花芬芳,十里香。一片盎然,吹绿到苍茫。樱杏桃梨次第开,满春意,嫩芽黄。

忽如昨夜梦还乡,捉迷藏,打野仗。两小无猜,唯爱暖阳光。记得那年上学时,翻蜈蚣,在山岗。

每到清明前后,已是春回大地了,你看,花儿在暖阳下浪漫,流水在春风中徜徉,云朵在双眸里温柔,大千世界,好像因为冬雪的融化而变得苍翠欲滴,生命的气息随处可见。此时熟睡了整个冬季的蜈蚣已经苏醒,爬出它的暖巢四处觅食,随处可见它的踪影,在这个时机里便是捕捉蜈蚣最好的季节了。

在我的家乡捕捉蜈蚣也叫翻蜈蚣,说起翻蜈蚣,在我十岁左右便有其经历了。工预善其事,必先利于器,所以在翻蜈蚣的季节到来之前,我会用几把废旧镰刀在铁匠铺打成的挖耙(一种适合小孩使用的比较轻巧的锄头),作为翻蜈蚣的利器,因它轻巧实用方便携带,几乎成了我们那时翻蜈蚣的标配。每当翻蜈蚣时,我总会扛上挖耙、瓶子(用来装蜈蚣),随着包叔上山去寻宝。在包叔的指点下,总会有意外收获,如能够翻到一两条蜈蚣是件非常激动的事情,特别是翻到老蜈蚣,总会引起一声尖叫“我翻到一条老格子”(老格子是对老蜈蚣的另一种称谓),从而引来同伴的的围观和羡慕,并在我翻到蜈蚣的附近也试试手气,希望自己也有如此好的运气。

翻蜈蚣需要一定的经验,随便乱挖是翻不到蜈蚣的,做到有的放矢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有高人指点是件求之不得的事情,好运气总会光顾我,邻居包叔是位翻蜈蚣高手,有首打油诗对他如此的赞美:包叔捕捉技艺高,上山一遭百来条。经验总结很到位,分享秘决要知晓,一看二探三心细,众人点赞蜈蚣佬。

所以当年入门时向我传授了一些秘籍,授用至今。诸如蜈蚣喜好阴暗的地方,大多栖息在山坡上的枯叶枯桩下、田野路旁的松土里、乱石堆及瓦隙间。白天蜈蚣的视力很差,稍微远一点的东西就看不清楚,因此难于觅食及防御敌害,它只靠头上一对细长的伸向前方的红色触角探路行动,晚上也要靠触角来搜捕猎物进行觅食,所以它们白天在窝内栖息,夜间出来活动,晚上8-12时是蜈蚣活动的高峰,一般到鸡叫之前又陆续回窝了,天亮以后就难以再见到蜈蚣,因此还有一种捕捉方法就是晚上用灯光照射,收获将更多。蜈蚣喜欢群居,有时一锄头下去很可能跑出两条蜈蚣,那么恭喜你了,这是块风水宝地,继续下去将会有更多的收获,蜈蚣胆小怕惊,稍微受到惊吓,就会舍窝亡命逃走或蜷缩不动迷惑你,这时要眼疾手快用锄头按住蜈蚣,趁它头部不再上扬时,用大拇指和食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式将它头部掐住,摘掉头部两个毒螯,此时蜈蚣的多条瓜子会使劲的抓住手背,留下一道道血痕使人疼痛,但比起被蜈蚣咬伤,这根本算不了什么。蜈蚣怕蚂蚁,而蛇又怕蜈蚣,所以在翻蜈蚣时遇到蚂蚁和蛇,则此地不宜久留,请马上离开为妙。

是不是了解这些经验技巧后就能翻到蜈蚣了呢?答案是否定的,既使翻到蜈蚣还是有会被咬到的危险,所以还需要上山进行实操。我总以得到包叔的真传而洋洋自得,有次和小伙伴们与包叔再次上山翻蜈蚣,发现了一个枯朽木桩,一锄头挖下去,果然有蜈蚣,并且还是两条,一阵欣喜,迅速用脚踩住一条,另一条用锄头将其按住,但由于用力过猛,蜈蚣被挖断了,沒想到蜈蚣居然还四处逃窜,情急之下我顺手将蜈蚣抓起,以为它早已没有咬人之力,没有想到此时蜈蚣用它的双钳狠狠的夹住我的手指,瞬间鲜血直冒,那种刺心的痛也没能让我松开手让蜈蚣逃脱,好在身边有包叔帮忙,将这两条蜈蚣收入瓶中。我手被咬后包叔迅速帮挤压伤口,以便挤出毒液,但实在疼痛难忍,只好作罢,我只好用嘴吮吸伤口,但也无济于事,小伙伴们说童子尿可以消毒,于是他们对着我的伤口一阵扫射,仍然不起任何作用。不一会儿手就肿得像馒头似的,浑身起了大大小小的痒疙瘩,腋下也起了一个大包(俗称性痒子),使胳膊不能抬起。小伙们见我如此惨状,就把我扶到一块平坦的草地上躺下休息。有小伙伴说中毒深了会被毒死,吓得我魂飞魄散,感觉此时天晕地转,呼吸也不能自已,包叔安慰我说没那么严重,不过要等到天快亮公鸡打鸣时就不痛了,为防止我睡着了,包叔便又给我们讲起关于蜈蚣的故事和字谜,像随州民间传说中的随州三宝:飞来土自来钟岁丰桥下铁蜈蚣的传说便是从那时而得知,再比如百条蜈蚣打一汉字,谜底为趸(因蜈蚣又叫百足虫)。再后来又听说用乳汁或公鸡的唾液涂抹可以消毒,于是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里,涂上小猪崽吃的奶水和公鸡的口水,甚至还用白酒和菜籽油来涂抹伤口,希望自己快点康复,可是疼痛依然涛声依旧。那夜痛得我彻夜末眠,只有默默的祈盼天明时公鸡的叫声快些到来。果然到了天明,伤口的疼痛有所缓解,现在想想当时疼痛比起被蛇咬或其它伤心的疼痛根本不值得一提。经过一周的休养,肿痛消失,但伤口有时奇痒无比,但已经不妨碍我继续翻蜈蚣了。

经过那次的惨痛经历,在以后的翻蜈蚣中总是小心翼翼,再也没有被伤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自我总结经验教训,慢慢的我也成了一名翻蜈蚣的高手,一些翻蜈蚣的心得也分享给其它小伙伴,在每天放学的路上总有我们在山岗上翻蜈蚣的身影。那时最激动人心的事情便是卖蜈蚣了,我们将翻来的蜈蚣从瓶中取出,用合适的篾片将蜈蚣撑起,以蜈蚣的大小长短进行分类,依次夹在竹条中,梱绑牢固后将其卖掉,换些钱财购置些铅笔或作业本,此时总有种成就自豪感。现在想想在这春天里翻蜈蚣,要比夏天里钓黄鳝、秋天里捡木子更有趣味性和挑战性,更值得让人留念,更是人生历程中永不抹去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当年的小伙伴们,清明节快到了,请你准备好你的挖耙和瓶子,让我们再次相约在家乡的山岗上田野里,重温当年翻蜈蚣时的童真和友谊,亲,我们约起,共同编织这美丽的童画,咱们不见不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