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我是个孤儿。也许是偏袒和不负责任的结果。

[/h/

是小川哲也把我接回家的。

[/h/

那一年,当他执行政策,从农村回到城市时,他看到了我,一个美丽、安静的小女婴,周围有很多人。当他走上前时,女婴对他微笑。

[/h/

他给了我一个家和一个美丽的名字,姚涛。后来他说,当初我笑的时候,可以称之为桃之死,燃烧它的光辉。

[/h/

哲叶的一生是极其悲凉的。他的父母都是归国学者,但他们没有逃脱文化大灾难。两人都是气死的,哲也自然不能幸免。他被送到农村,和相恋多年的女友老严分开。他从此一个人,直到35岁回到城市找到我。

[/h/

我叫哲叶叔叔。

[/h/

童年在我的记忆中不算太不愉快。只要摆脱一件事。

[/h/

上学的时候班里有几个调皮的男生骂我“混蛋”,我哭着回家告诉了哲烨。第二天,哲叶放学接我,问男生:谁说她是混蛋?小男孩看到高大魁梧的哲野,不敢出声。哲烨冷笑道:“谁再这么说,让我听见,我就揍他!”有人小声说她不是你生的就是私生子。

[/h/

小川哲也拉着我的手,微笑着回答:但是我比我自己的女儿更珍惜她。我不相信哪个站起来给我看,谁的衣服和她的一样漂亮。谁的鞋子和书包比她的好看?她每天早上喝牛奶,吃面包。你吃什么?孩子们突然泄气了。

[/h/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叫我混蛋。长大了,想起来总有一颗心。

[/h/

我的生活比普通孤儿幸运多了。

[/h/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书房。房间里堆满了书,明亮的大窗户下是哲烨的书桌。有太阳的时候,他兢兢业业工作的宏伟剪影就像一幅有背光的画。

[/h/

我总是自己找书,找到了就窝在沙发上。每隔一段时间,小川哲也都会回头看我。他的笑容比冬天窗外的阳光还要温暖。当我累了,我躺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安静地画画写字。

[/h/

他笑:等你长大了,你也会做我的工作?

[/h/

我撇嘴:不,太黑太脏了。

[/h/

啊,我忘了提到小川哲也是一名建筑工程师。但是风和太阳一点也没有损害他的外表。他在温雅总是干净优雅。

[/h/

断断续续,不是没有女人想进入哲烨的生活。

[/h/

当我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小川哲也几乎想和一个女人谈婚论嫁。那个女人是老师,聪明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她,但总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像是贴上去的,哲烨就在那里。她对我甜甜地、温柔地微笑。如果她不在那里,笑容会像魔法一样消失。我害怕她。

[/h/

有一天我在阳台上看绘本,她问我:你爸妈呢?没来看过你一次?我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啧啧了两下,然后说,这孩子,傻,怪不得他们不要你。我怔住,突然哲野铁青着脸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一言不发地回到我的房间。

[/h/

晚上我一个人在被子里哭。哲烨进来抱住我说:“别怕,别哭。”。

[/h/

后来,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来我们家了。

[/h/

后来我听到哲烨的好朋友邱飞问他,怎么又分手了?哲烨说这个女人心不好,娶了她。她将来不会有好的生活。邱飞说,你还是忘不了文竹。八岁的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长大后才知道蜘蛛抱蛋是哲叶的女朋友。

[/h/

我们一直住在一起。小川哲也处理好了一切,包括让我平稳健康地度过青春期。

[/h/

考上大学后,因为学校离家远,就留在校园里,周末回家。

[/h/

小川哲也有时问我:你有男朋友吗?我总是微笑着保持沉默。学校里有几个优秀的男生总喜欢围着我转,但我一个都不喜欢:A又高又帅,成绩却是三流;b功课好,口才极好,但外表真的很普通;c的作业看起来不错,但他的气质就像一个任性的丈夫……

[/h/

我很少和男同学说话。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幼稚肤浅的,来不及在人前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所以太过显著,失去了稳定性。

[/h/

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小川哲也给了我一枚红宝石戒指。哲烨很久以前就开始给我买这种零星饰品了。他说:女孩子年纪大了,需要一些像样的东西来装饰。晚饭后,他陪我去了购物中心。我马上买我喜欢的。

[/h/

回到学校后,发现同学们都喜欢在背后议论我。我也不在乎。因为自己的出身,他已经习惯了人们的讨论。直到有一天,一个好的女同学私下拉我:他们说你有一个比你大很多的男朋友?

[/h/

我很困惑:谁说的?她说:据说有好几个人看到了。你跟他一起逛街,亲热得很!说怪不得你看不上这些穷小子。原来是孔方兄弟!稍微思考了一下,脸就红了,过了一会我笑了,他们误会了。

[/h/

我没有解释。静静地坐着看书,脸上的热度永远不会消退。

[/h/

周末回家,像往常一样打扫卫生。哲叶的房间很干净,经常在床边穿毛衣。是一个米棕色的瓶领。买的时候在找一个灰色的鸡项圈。我选择了这个。这时候,哲烨笑着说:“好吧,由你决定。看来小夭夭对我来说太老了。她希望我穿得更年轻。”。

[/h/

我慢慢叠好衣服,微笑着想着一些琐事。

[/h/

我想知道。

[/h/

我周五接到小川哲也的电话,让我早点回家,和他一起出去吃饭。

[/h/

他刮了胡子,换了衣服。我很怀疑:有人把你介绍给你女朋友?哲烨笑了:我是个老人了,但我还是谈女朋友。是你秋叔叔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以后可以叫她叶阿姨。

[/h/

我知道,一定是芦笋。

[/h/

在路上,哲烨告诉我,前段时间他通过邱飞和叶澜取得了联系,她的丈夫几年前去世了。这次我们又见面了,他们感觉很好。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会结婚的。

[/h/

我漫不经心地听着,渐渐觉得脚凉了,慢慢散了开来。

[/h/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到了饭店,我很客观的打量着叶兰:微胖,但并不臃肿,眉宇间尚有几分年轻时的风韵,和同年龄的女人相比,她无疑还是有优势的。但是跟英挺的哲野站在一起,她看上去老得多。

她对我很好,爱我的狗和我的狗。

[/h/

到了家哲也,问:你觉得叶阿姨怎么样?我说:你们都打算结婚,我当然答应了。

[/h/

我直到凌晨才睡着。

[/h/

当我回到学校时,我生病了。我发烧了,不肯教,只觉得头重脚轻,最后掉进了教室。

[/h/

醒来时,我躺在医院里,挂着吊瓶,小川哲也坐在我旁边看书。

[/h/

我疲倦地笑了:我在哪里?小川哲也紧张地摸了摸我的头:我终于醒了,病毒感冒变成了肺炎。你总是粗心大意。我笑:想生病就要小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