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经常入梦来的东西 肯定在他记忆深处有深深的烙印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或许是上小学和初中的印象太深刻了,那些过往经常出现在我梦中。

我在家里是孩子们中间最大的,上学先轮到的是我。妈妈在夏收结束、打完麦场之后就给我做准备了。记得最清楚的是妈妈给我做的小书包。那是妈妈用她的巧手把碎布片一针一线拼成的,刚好能装下几个书和本子。那是妈妈用她充满着希望、包含着母爱的深情给他的儿子在晚上熬夜做的。书包长长的背带,上学时我斜跨在肩膀上,那书包在屁股上一荡一荡的情形至今还记忆犹新。

开学了,母亲把她和父亲攒下的几块钱交给堂哥和堂姐他们,让哥哥姐姐们带着我去学校报了名。从此以后,我就走进了村小学的大门,成了一名小学生了。

父亲和母亲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在我上学期间并没有很多的道理讲给我听,只是对我的要求相当严格。每天按时叫我起床,按时让我上学,从来不允许我无故请假、旷课。写字母就得写的有模有样,跟书上的没什么两样;写生字就得横平竖直,方方正正。我现在能写一手规范的拼音和汉字,与小时候的习惯是有很大关系的。昏暗的煤油灯下,父母陪伴我读书认字,有时还会讲一些故事给我们听。那时候,我能把课文背给父母听,他们给我最大的奖励是“好,继续努力”;在班里,我把父母讲给我的故事又讲给同学们听,同学们还经常围着我给他们讲故事呢。

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毕业,学校除了“六一”儿童节开展一些活动外,没有现在学生们那么多的文化娱乐活动。学习的科目基本上是早上语文数学,下午唱歌体育和图画,还有劳动。那时候没有教辅资料,就两本书。唱歌课上,老师教学生唱;图画课上,老师画在黑板上,我们模仿;体育课上,玩游戏和跑的次数比较多,滚铁环是体育课的主要项目。劳动主要就是给学校的田地里拔草浇水,把麦苗当草拔是常有的事,老师也没办法。

学校在各班教室前开辟了一个圆形的小花园,周围栽上了小榆树,中间种上了一些八瓣梅、大丽花、菊花之类的花儿。一到夏天,花儿渐渐开了,校园也美了,可小榆树长得并不茂盛。同学们急了,开始操心小榆树。大家从家中拿来装过高粱酒的瓶子,每天下课后就抢着给自己的小树浇水。校门外面是一条小水渠,只要在课间就会看到小同学们取水的忙碌的身影。有时我们还从家里偷上母亲的剪刀,按自己的心思给小树修剪,剪完了,看着自己的杰作,心里还挺高兴的,蛮有成就感。小学毕业时,那些小树长得比我们高得多,还真有些舍不得它们了。

那时候的学习,现在想来,还真让人有一种痛。一学期下来,发的作业本只有写字本和算术本两个本子,那是给老师交的作业本。草稿本是自己买麻纸用线订的,那麻纸就是烧纸使用的那种,后来经济条件稍微好了些之后才买了白纸订了草稿本。那时穷啊,买上一个本子写那在同学面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春末、整个夏天、秋季,听写、默写时拿上石头棒或者电池里的碳棒在学校院子里的地上写字演算,是家常便饭。但是在阳光下沐浴的我们,个个不甘落后,人人争当先进,学习还是挺高兴的一件事

太阳老高才上学,太阳离西山还有两间房子高我们就放学了。就这样,五年小学生活,在欢快的笑声里,在边玩边学的快乐里,在懵懵懂懂的成长中,在经济条件渐渐变好的春风里结束了。我们告别了启蒙老师,告别了母校,又走进了另外的一个天地。

我的初中是在三所学校念完的。

我家住在庄浪河的西面。那时节河水很大,时不时我们就会看到汹涌的河水咆哮而来,轰隆隆直响,让人心惊肉跳的。那时的夏天,我们经常趟水过河。到了冬天,村里的人们便集合起来,在河上搭上一个容得下一个大人过去的“独木桥”。他们走过来走过去的很是自如,可苦了我们这些毛头小子,看着桥下流动的河水,听见哗哗的流水声,上到那桥上早就两腿发颤,不敢向前了,趴在桥上不敢过哭叫的孩子很多。一回生二回熟,慢慢也就在大人的看护下走过去了,甚至以后跑到河东去那是轻松的事儿了。一到春上,河水涨了,不知什么时候那桥就不见了——被水冲走了,于是就又开始趟水过河了。这样年复一年的,好多人都落下了一些病。

我们小学毕业后,要任选一所学校去读初中。一所是乡中学,当时教学条件比较好,只是离家比较远,需要从下面的村子绕道过大桥才能到达,大约有八里路;如果趟水过河,也就四五里路;另一所学校就在下面的村子里,上乡中学是必经之路。在选择中,父母为了我的健康,居然决定让我去读下村的学校。毕竟那时我身单力薄,在同龄人中我的个头是最矮的,就在那儿读初中了。一学期下来,没有多大长进,第二学期下来,已经很糟了。老师们都是很努力的,只是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这期间,我曾经和同学们一起去过乡上的大商店买东西吃,一起到河里去钓鱼,一起到农民的地里偷吃萝卜,那都是我们不好好上课造成的呀!

眼看着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父母急了,开始和我的一个伯父商量,让我和堂哥到离家很远的姑父教书的学校去读书。这个学校是我们上村的一所学校,是另一个乡的学校。一路上要经过很长的一段山路,很是偏僻。但那几年这个学校的教学质量高,每年要考好多中专生和高中生,外村的学生是很难进去的。由于有姑父当老师,我们很容易的就到了那个学校读书了。我们基础差、成绩低,姑父让我俩留级,重新从初一开始了。这里的老师非常严格,教学一丝不苟,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慢慢的有了进步,到初二时已经成了班里的前五名了。我意识到,在这个时候正是我们需要督促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惰性,只有督促,才会有上进心、进取心。正是有了这种认识,那时的我便对自己严格要求了,我没有辜负父母和姑父对我的期望,学习也非常优秀。

在这两年中,第一年我们住在姑父家中,姑母既要操心表哥表姐们,还要照顾我和堂哥,忙得不可开交。我们小,又帮不上什么忙,可累坏她老人家了。父母和伯父也过意不去,第二年坚决要我们走读。我们这两个半大小子就早出晚归于家和学校之间,中午在学校里啃些干馍,每天往返二十里路走读了一年。这期间,我们学会了互相照顾,学会了吃苦,但学习始终没有落后。

尽管这样,到初三时,我们还是转学了。一是当时我们村在上级部门的关怀下,修了一座钢筋混凝土大桥,并且对岸的学校成立了初中,上学方便了,不用再受那份罪了;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当时上初二的时候受到了一次惊吓,不敢老早上学了,迟到次数多了,老师经常批评,让姑父也跟上丢了几回人。那个学期结束后,由于对岸的学校收我们村的学生,我们便离开了读了两年书的上村学校,离开了对我们无微不至关心的姑父和姑母,就在家门前上学,读初三了。

在这里,我又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由于前两次的学习经历,我更加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当时我的学习除了英语一塌糊涂,其他各科学得很优秀,这可以说是以后我走上教师之路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那时考师范学校是不考英语的。正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先天不足的原因,当年毕业时我决定报考师范。可是上天不佑,当年考试时发生了变化,要考英语。这让我傻了眼,无奈的参加了考试,结果我以英语44分的成绩而名落孙山,这是我参加考试以来的第一次印象至深的痛!记得当时看到自己可怜的英语成绩,看到其他的同学如愿以偿的笑容,我好几天没有欢笑,不想吃饭,觉得天空非常的灰暗,觉得生活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后来经过父母的开导和同学们的相劝,我振作起来了,决定重读,好好的努力一番。

当我再一次踏进校门的时候,我看到了老师们对我充满鼓励的眼神,兴奋不已。这次我是憋着一股劲来的,是带着一种誓不罢休的精神来的。每天我除了学习几门较好的课程外,其它的时间都用在英语的学习上了。每天上学放学,我独自一人沿着河岸,手里拿着英语课本,大声朗读;每天早自习,我拿着英语课本沿着学校东边的铁路线走着背着,往返将近三公里路;课本上不会的我会向老师和同学随时请教。就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能把当时五册英语课本上的单词、句型、课文都能滚瓜烂熟的背过去。

写到这儿,我还不得不感谢我的一个同学,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好朋友。她在我的英语学习上是帮了大忙的。她不仅给我讲好多的知识,还把一些资料给我,让我先做,并把不懂的详细讲给我。要知道,那时候是很少有一些复习资料的,得有在大城市的亲友才能买上的,我可没有这样的条件啊!老师们也把他们的一些参考资料拿给我让我学习。就这样,在一年的刻苦攻读中,在老师的关心里,在同学的热情帮助下,我终于以英语84分的成绩被师范学校录取了。

与那些一帆风顺的人相比,我在学习上是走了一点弯路的,但毕竟是殊途同归吧!我还是走上了一条让我一生自豪的路——从教之路。我当初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同时也就成了我一生认定的事业了。

我经常会给我的学生谈到这段学习的经历。其实我让他们懂得的不仅是感恩,不仅是生活,不仅是学习,还有许多许多……

也可能是我给学生说的多的缘故,那些经历很多次清晰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经常想:一个人的过往是很多的,能够经常入梦来的东西,肯定在他记忆深处有深深的烙印。这些或喜或悲,或爱或痛的过往,大概就是生活给我们的馈赠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