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市长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今天是“市长接待日”,被停职在家反省的郜峰一早就来到市政府大院,他要利用今天的机会向邹市长讨说法。原来,他是前任冉市长的秘书,两个月前冉市长的腐败行为被邹副市长向省里揭发,结果,冉市长锒铛入狱,邹副市长被任命为代市长。邹市长上任不久就让他停职反省,理由是:冉市长陷进腐败的泥坑,你这个“身边人”有推脱不掉的干系。他满腹牢騷:“桥归桥,路归路,冉市长犯错误是他的事,我一个听他使唤的小秘书能左右他的行为?简直是天方夜谭!我一不玩忽职守,二不贪污收贿,三不赌博嫖娼,四不卖国求荣,让我反省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冉市长的秘书?这不是株连九族吗!”他一次次想跟邹市长诉说心中的委屈,可邹市长不是下去视察调研,就是上省里开会,晚上在家里又不接待任何人。他连影子都摸不着,只好等今天这个“市长接待日”。

还未到上班时间,邹市长还没来就有不少来访者往“接待厅”走去。郜峰远远望见冉市长的妻子吴瑛也来了,不由暗忖:“今天够邹市长喝一壶的!”原来,吴瑛在市劳动局当科长,也被停职反省,她可是市直机关出了名的“吴铁嘴”。

郜峰想到厕所方便一下再过来。刚进厕所,邹市长也来了,他夹着皮包,行色匆匆。他尚未方便完,邹市长已诸事皆毕匆忙离去。他发现邹市长刚才站的地上有只手机,他想这肯定是邹市长不小心掉下的,自己对他意见再大也该捡起来送还他,待方便完便过来捡起。刚走出厕所,手机嘟嘟响起来。他把手机当成自己的了,习惯性地打开,只见机屏上显示出“收到一条信息”6个字,他揿动显示键,机屏上出现一段文字:“你说今天上午来看我的,还来吗?我已搬到永胜街21号,我在这儿等你。罗小倩。”显然,这个罗小倩跟邹市长的关系非同一般。她是邹市长的什么人呢?不会是“二奶”吧?他首先想到这个,因为时下当官的与社会上女子交往过密,十有八九是这层关系。他又不相信邹市长会包“二奶”,因为据他了解,邹市长无论过去做副市长还是现在做市长,除了这回向省里揭发冉市长的腐败行为扯旗放炮、无所顾忌外,一向谨言慎行,从未听说过他有绯闻艳事。可转念一想,邹市长为什么就不会包“二奶”?难道就凭他那副道貌岸然的好模样?呸,哪个腐败分子落马前不是衣冠楚楚、人模人样?他毅然决定暂不将手机还给邹市长,今天也不向邹市长讨说法,他要以手机为线索,顺藤摸瓜,揭开邹市长的秘密。如果这个罗小倩真是邹市长包的“二奶”,他就要战略反制:你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为什么包“二奶”?说不定你还涉嫌经济犯罪呢!你揭发冉市长不就是从揭发他私生活不检点、乱搞男女关系开始,牵出他经济犯罪的吗?我也来个照葫芦画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二)

郜峰打的来到了永胜街21号。这是一幢位于后街小巷的旧宅院,大门在里面闩着。敲门后有一个中年妇女开门问他找谁,他说找罗小倩,中年妇女警惕地望望他,摇头说:“这里没有罗小倩,你找错了。”他灵机一动,小声说:“是邹市长让我来的,今天是‘市长接待日’,他走不开,让我代他来看罗小倩,我是他秘书。”说着把自己的工作证递过来。中年妇女看了工作证,又看看他,这才让他进来,随即反身把门关好,叹口气说:“唉,小倩的日子难过啊!”他不由问道:“罗小倩怎么了?”中年妇女又叹口气:“唉,自从冉市长下大牢,就不断有冉市长的爪牙到小倩家威胁小倩,要整小倩出气,最近这些爪牙又逼小倩改变证词,说冉市长没有企图强暴她,可能冉市长想翻案。小倩不答应,他们就威吓小倩,说早晚要她的小命,小倩不敢呆自己家里了。几天前,邹市长到她家看她,让她先搬到亲戚家住,以后由他想办法解决小倩的安全问题。昨天小倩就搬我这里了,我是她表姑。”郜峰有些莫名其妙:“冉市长跟罗小倩是怎么回事?”“我们小倩可是清白无辜的,是那个畜生冉市长想强暴她,她一时心急,从宾馆三层楼的窗户跳下来,差点丢了性命,幸亏抢救及时,只断了一条腿……”不等罗小倩的表姑说完,郜峰就想起来了。两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他随冉市长到狮王宾馆陪台商吃饭,冉市长见一位服务员女孩长得清纯靓丽,十分抢眼,饭后就在宾馆开房休息,点名要这位女孩为他沏茶,女孩进房不久就从窗户跳下。当时他在门外等冉市长,听见女孩责骂冉市长不是人,并大喊救命,他都没有理会。后来女孩跳楼惊动了整个宾馆,他还没回过神来,冉市长就出来带他下楼坐车走了。后来,当时的邹副市长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他以此事为引线,亲自到省纪委揭发冉市长思想堕落、品德败坏、作风腐败。省纪委很快查清冉市长包养情妇、乱搞男女关系和巨额收贿等严重问题。冉市长出事后,他只是为冉市长担心,为自己的前途担心,从未想过这位被冉市长祸害的女孩姓甚名谁,命运如何。他想这个罗小倩肯定就是那个女孩,不禁问道:“罗小倩现在怎样?”“还能好吗?她一跳楼,她妈受到惊吓,心脏病发作去了西天,她爸早死了,就剩下她和弟弟。弟弟正读高一,为了让弟弟读书,她都读到高三了还辍学到宾馆打工,没想到遇上冉市长这条恶狼。幸亏碰上邹市长这个好人,他不仅给小倩买了轮椅,还包下小倩弟弟读书的一切费用,还要给小倩找工作,还买了只‘小灵通’给小倩,让小倩有困难就告诉他,费用挂在他家的户上。”听了罗小倩表姑的话,郜峰心情沉重起来,罗小倩一家不是被冉市长毁了吗!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当时我听到罗小倩的责骂声和呼救声及时推门进去制止冉市长的丑恶行为,罗小倩就不会跳楼了,她家也就不会灾难连连了。自己为什么不进去制止呢?不就是怕惹冉市长不高兴吗!难道当秘书就该对首长的可耻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第一次为罗小倩的事自责起来,同时深深感受到邹市长的高尚情怀和巨大的人格力量,开始为自己狭隘猥琐的心理而羞愧。他想见罗小倩,罗小倩的表姑说她才起床,近来她常受恐吓,夜里老失眠。说话间,一个脸色苍白、神情忧郁的女孩坐在轮椅上自己摇着出来了。郜峰一眼认出她就是那晚被冉市长点名叫去沏茶的女孩,料到她就是罗小倩,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罗小倩的表姑指着他告诉罗小倩:“他是邹市长的秘书,姓郜,今天是‘市长接待日’,邹市长走不开,让他来看你。”罗小倩莞尔一笑:“谢谢郜叔叔!”接着盯住郜峰看:“我好像见过郜叔叔。”郜峰不无尴尬:“有可能哩。”停一下,他说出了自己前一刻才产生的想法:“小倩,为了你的安全,我想接你到我家住,我家住在市公安局家属区,我爱人在公安局工作,冉市长的爪牙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那儿威吓你,欺负你,我爱人也和气、热情。”罗小倩摇头道:“我不去,我不想麻烦更多的人。”郜峰眨眨眼睛说:“这可是邹市长和我商量好的,不信,你可以问邹市长,最好发短信,他今天忙,可能不会及时听你电话。”表姑也劝她:“小倩,你就问问邹市长,如果真是邹市长的主意,你就听他的,他一切都为你好啊!说实话,你住我这儿我也有点担惊受怕,就怕你再遭伤害。不是姑推你走,你去那儿住几天,等风平浪静了姑再接你回来,就是一辈子住这儿姑也愿意。”罗小倩想了想说:“好吧,我问问邹市长。”说罢摇着轮椅进屋,表姑也跟了进去。

不一会,邹市长的手机响了,是短信告示。郜峰打开一看,短信写道:“是你让郜叔叔接我住他家的吗?罗小倩。”郜峰转过身悄悄回了短信:“是的,郜叔叔有正义感,妻也为人热情,住他家我放心。邹。”又过了一会,罗小倩的表姑出来告诉郜峰,罗小倩同意去他家了,正在收拾行装呢。

(三)

罗小倩收拾完毕,郜峰租了辆面包车,将她扶上车,又将她的轮椅搬上去,往他家开去。经过市政府大院门口,郜峰对罗小倩说:“我们去看看邹市长吧,他今天可能有麻烦。”罗小倩点头说:“行。”

接待厅里还有不少人挨次坐着等邹市长接待,邹市长坐在里间的会见室里一个个跟人交谈。郜峰推着罗小倩刚进来,就听会见室里有个女人大声吵起来:“邹市长,你可真够狠呀!将我家老冉告进牢,又让我停职反省,我问你,下一步还想干什么?是不是也想让我去坐牢?你这是斩尽杀绝!”来访者立即拥到会见室门口看热闹。郜峰一听就知道是冉市长的妻子吴瑛在向邹市长发难,也推着罗小倩凑过来。只听邹市长说:“吴大姐,你冷静些,今天是市长接待日,按常规,我接待的应该是普通市民,听取他们对市政府各方面的意见和要求,而不是你这样的机关干部,你有意见和要求可以在另外时间另外地点跟我谈。但你既然来了,我就跟你说几句,让你停职反省只是让你在你丈夫犯错误的过程中找到你的错处,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水平,决不是处分你。冉市长在腐败的道路上走那么远,你是他的身边人,又是党员干部,劝诫过没有?阻止过没有?你要是劝诫了,阻止了,他或许不会犯错误,或许不会犯这么重的错误。”吴瑛情绪激烈:“他犯错误跟我没关系,我只管自己不利用他的权力收礼收贿,也不用他收贿的钱,不帮他干一件坏事,你让我反省什么?”听到这里,郜峰抑制不住大声说:“你要反省什么我知道,我告诉你。”接着让围在门口的众人让开,将罗小倩推进会见室。吴瑛没见过罗小倩,盯着郜峰不解地问:“你这是干什么?”邹市长也狐疑地看着他。郜峰指着罗小倩对吴瑛说:“她就是反抗冉市长强暴,从宾馆窗户跳下楼的罗小倩,这么年轻就跌断一条腿,她妈受惊吓心脏病发作死了,真是家破人亡啊!她弟弟原来靠她打工挣钱读书,现在要不是邹市长资助,他就读不成了,冉市长的一些爪牙还时常威胁她。”吴瑛尴尬地说:“我……我可不知道这些。”郜峰说:“你怎么能知道呢?冉市长出事后你跑上跑下,只顾要保住冉市长不倒和保住你那个家,哪有心思顾别人死活!我跟你一样,冉市长出事后也只担心冉市长的命运和自己的前途。”吴瑛一脸委屈:“这是人之常情嘛!只要老冉犯错误我们不知情、没参与,我们就不该被停职反省。”郜峰摇摇头:“不是这个理。我原本也想不通,今天看到了罗小倩才想通。我在做冉市长秘书期间,对他收礼收贿、包养‘二奶’、乱搞男女关系的行为,是有所察觉的,如果我不怕得罪冉市长,及时制止,冉市长就可能不会走到这一步。冉市长企图强暴罗小倩那晚,我就在门外,要是我听到罗小倩的呼救声,及时敲门进去制止,罗小倩就不会受到如此大的伤害,我已经不像个党员干部了,现在我对停职反省心服口服。”吴瑛仍然梗着脖颈:“你服我不服。”郜峰笑道:“我的好嫂子,你就不要耍牛脾气啦,冉市长收贿的赃款虽然没拿回家,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也不会告诉你,可你跟他同床共枕、朝夕相处,也会发现过蛛丝马迹的,只是你不愿过问罢了。你曾亲口跟我说过,当官的搞女人是种时髦,只要我这杆家里的‘红旗’不倒,出了门槛有人尊重,遇到事情有人效劳,坐在单位有人奉承,他在外面‘彩旗’飘飘就让他飘吧!你忘记了自己还是党员干部!如果你时常在他耳边念紧箍咒,让他警钟长鸣,对他的言行举止严加监督,他就可能有所顾忌,不会见到漂亮女孩就心猿意马,就不会收礼收贿包养‘二奶’,就不会残害罗小倩。”吴瑛一时无语。郜峰继续说:“嫂子,回去好好想想吧,我和你都是冉市长的身边人,对冉市长的腐败难脱其责呀,我们应该从罗小倩一家的不幸中彻底省悟,深感愧疚。”说完用目光寻找罗小倩,却不见罗小倩踪影,有人说刚才他们说话时,罗小倩自己摇着轮椅出去了。郜峰赶紧出来寻找,接待厅里没有,大厅门外也没有。这时,邹市长的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收到一条短信:“你是好人,郜叔叔也是好人,你们让我对生活有了勇气和信心,我相信有你们在,坏人会越来越少。现在我什么也不怕,我回自己家了,哪儿也不去,我要愉快地活下去。罗小倩。”他赶紧回来告诉邹市长:“罗小倩回家了。”并把手机还给邹市长:“这是你的手机,早晨在厕所捡到的。”邹市长接过手机看了看,笑道:“这是我的备用手机,丢了这么久还没发现呢,谢谢你!”郜峰说:“我应该感谢你,是你的‘秘密’引导我认识了自己。我接罗小倩来是想让她住我家,现在我就去找她。”站在一旁的吴瑛说:“我跟你一起去。”

望着郜峰和吴瑛相跟着走出门外,邹市长由衷地笑了。接着大声说:“请下一位来访者进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