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但给我以感动 更给我以启迪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我们镇和大多数重庆的小镇一样依河而建。保持着3,6,9赶集的老传统。一到了赶集的日子,虽称不上“市列珠玑”,但各种地摊却是琳琅满目,最先拉开序幕的是豆花,豆浆,油条的叫卖,紧接着就是山上的菜农挑着扎成一把一把的新鲜蔬菜向镇上的中心地带集结,青绿色的菜叶上还挂满了露水。几个肉案子开始忙活了,不管剔骨刀是否锋利,袖口一挽先把刀与铁钎相互磨上几下,似乎是为了定下决心,或这已经是肉案开张约定俗成的序曲。天麻麻亮,各种竹制品,背篓,凉席一类的东西陆续到场。于是整个场子就鲜活起来了:“话说天下大式,合久必分……三国时期,有一员猛将,他跨马横刀,豹头环眼,一声断喝,吓退曹操百万大军,此人是谁?猛张飞!这张飞一拳能打死一个人,而我张医生一幅药能治好一个人。”这是卖狗皮膏药的开张了。我总是喜欢到他们中间去感受那种喧嚣,有三个人给我印象最深,可以说是我的老师

擦子,他的双腿先天残疾,行走的时候手里拿着个小凳,屁股下面垫着一块橡胶皮。先用手把凳子向前一放,再用力拉动屁股贴着地擦过去。走得累了就把凳子往屁股下一放,原地休息。所以大家管他叫擦子。他经营着两项营生,一是补鞋,二是用一辆电动三轮车载客。他那种坚强乐观的心态,和朴实的价值观,不知要让多少正常人汗颜。我有一次坐他的车,下车后给了他五元钱说“不用找了”。他也不拒绝,也不是千恩万谢。而是笑着说:“那我就拣了两块钱便宜哟!要得,让你下次再坐一趟”。说完,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发动车子走了。还有一次,我正在一个小面馆吃面,突然听到擦子一贯的爽朗而且很大的声音“老板,来碗牛肉面,一瓶小诗仙。”然后所有人才低头看见他进来了。看见我,先是一笑,发现我有想去扶他的意思,连忙用凳子在地上一撑,轻轻巧巧的爬到椅子上坐起。我忍不住问他“你一天高兴得很哟?”他笑着说“是啥,吃的牛肉面,喝的小诗仙。”我故意吃慢点等他,等他一吃完喊结了帐,没见他怎么用力就溜到地上来了,拿上自己的小板凳,又是回头冲我一笑,说“走了哟?开工了!”……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没有资格同情他,残缺的双腿是上天给的,牛肉面和小诗仙是自己挣的!

癫子,五六十岁左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衣着也与常人无异,只是经常在头上戴着一件自制的别致头饰。头饰用破纸壳圈成的,上面绕满了各种鲜花,粉的月季,红的玫瑰,黄的野菊……他走在街上自然而从容,顾盼之间甚有傲色,嘴角上总挂着自信的微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有人说他是感情受挫;也有人说他是老军人有战场后遗症;还有人说他是怀才不遇高考落弟。但人们都说他胸中自有丘壑,往往语惊四座。有一次,与他擦肩而过终于忍不住搭话:“到那儿去呢?”他回头看着我很认真的说:“你不知道啊,我心里难受!”虽然答非所向,但我依然很认真的问“怎么了?”他以手扪胸,很深情的说:“咚的一枪把我战友打死了,我哭了!”说完这句话,我看到他眼中隐隐含着泪花。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居然在我脑海中瞬间构筑成了一幅恢弘惨烈的战争画面,让我有些感动。我不知道这是他的真实经历,还是他受了刺激后,把感人的电视情节拈进了自己的生活。但至少一点,他心中充满了爱!从那以后,我看他的眼神中少了一份嘲弄,多了一份尊重。我想,心中有爱的人,值得尊重!

叶子烟,其实是要说三个人,在小镇的中心有一座横跨南北的石桥,据说始建于清道光年间,是各种小商贩争抢的“战略要地”。其中有三个常期占据石桥北头的有利地形。一个是牙医,牙医只不过是对他工作性质的概括,要说行医执照或是医师资格证,不用问,他一定是没有的。一张小方桌上摆满了假牙,和十几年来被他薅下来的牙齿,既亮明了身份,又起了很好的广告作用,再加一套老式的器械,就算是齐备了。一个是算命先生,坐在一张小凳上,脚前面放一张纸壳作为招牌,正面写着“铁嘴神断”,反面则印着“鲜鸡蛋,小心轻放”几个苍劲的红字,手拿一把筮签,戴着一幅墨镜,作瞎子状打扮,脸上随时挂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笑容。仔细观察那神情仿佛就是在脸上刻了三个大字~~了然也!还有一位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叶子烟。他是一个精神旺健的老人,叶子烟是我这样叫的,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主要是卖一种没经过烤制的原生态烟叶,就是一决塑料布平铺在地上,上面摆着几把叶子烟。从不主动招揽生意,时不时的掐下一片,卷上一枝悠闲的叭嗒几口。这种烟叶的消费群体正在逐渐的渐少,我观察了很久,发现少有人问津。忍不住问:“大爷,生意好啥?”“还行。”“卖了好多钱了?”他呵呵一笑:“卖了50多了哟!”我想这要散场了,才卖50多,去掉成本有几个钱?正准备又问,听见瞎子哼,哼…一阵冷笑,脸上那莫测高深的意味似乎更深了。忍不住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牙医,牙医笑着说:“他,他屋头后人在外挣大钱,一个月给他一两千,他钱用斗用不完。”那他还来卖这玩意干啥?我疑惑更深!这时,瞎子把他的招牌翻了过来,拿出一个饭盒摆了上去,一打开,里面是炒的嫩胡豆。叶子烟提了一壶老白干。牙医拿出一盒焦麻牛肉。老哥仨就拼坐在一起,斟满了酒,就一人拿了一片叶子烟慢卷细聊,低头抿酒时,眉头,脸上所有的摺子都挤在了一起,又随着嘎的一声舒展开来。一边唱酒一边谈笑,说不出的开心快活,洒脱自在。这幅场景让我脑海中瞬间闪出了一篇唐传奇的名字“风尘三侠”!刚才的疑问也随之释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叶子烟之乐不在钱啊!

我喜欢那个喧闹的小镇,常年的出门在外,总是忍不住想起这些人和事,他们不但给我以感动,更给我以启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