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乐此不疲地等待那片瑰丽天光的动力所在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照例的,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天色。天边有淡淡的云彩,这是我希望的天象。阴霾蔽日的天自然不好,没有一丝云朵的天也过于单调,只有薄云轻抹,雾霭飘渺的天气,海天交际的地方,在太阳喷薄欲出的时候,才会出现那种奇幻瑰丽的画面。

我就是要记录那美妙的瞬间,留住那些奇异的天光云影。去海边的路上,我不时的张望天空,拂晓的天空竟然瞬息万变,天际边刚刚还透出一点粉红,这会儿却布满了阴云,眼见得期待的美景只能出现在我的想象之中。当然不会回头,我执著地走到海边,走到我观海看天的最佳位置,架好相机,等待那撩人心际的天光一现。海浪轻轻地拍打着眼前的一片礁石,远处海天交际的地方格外的宁静,阴云翻滚,越积越重。小渔港早出的渔船顽强地轰鸣着,根本就不顾忌这天公不作美,迎着浓重的云天驶去。海滩上有零星的游人在漫步,犹犹豫豫的脚步,捡拾着散落在沙滩上的贝壳,不时地抬头望望凝重的天色。只有我一个人在等待,等待那海天交汇处的突变。我充满着期待,做足了准备,想象中的神奇却在这个充满希望的早上藏匿着。有那么一点失望,却没有丝毫的遗憾。

机会从来都只给预有准备的人。倘若这个早晨,真的天光奇异,瑰丽如画,我却沉湎梦乡;抑或犹豫彷徨,在霞光纷呈的时刻,我尚在踟蹰前行的路上;还有那乌云消散,天日顿开的瞬间,我却已在回家的途中,那才叫真正的遗憾。我准备了,我等待了,机会没有来,而不是与我擦肩而过。没有来的机会还会再来,只要我预有准备,只要我耐心等待。我在许多个充满希望的早晨,耐心地等待那奇幻瑰丽的天光......。

我等待天光一现的地方,是那个叫做石老人的著名海湾。

在午山脚下濒海断崖南侧,距离海岸百十米的海水里,伫立着一座形如老人的石柱,人称“石老人”。那碧波中的老人以手托腮,注目凝神,每天晨迎旭日,暮送晚霞,伴着潮起潮落,不知度过了多少沧桑岁月。这个由大自然鬼斧神工雕凿的艺术杰作,有着一段凄美的传说。相传,石老人原是居住在午山脚下一个勤劳善良的渔民,妻子早逝,与聪明美丽的女儿相依为命。不料有一天,女儿被龙太子抢进了龙宫。孤独可怜的老人,思女心切,每天站在没膝的海水里日夜呼唤,直盼得两鬓全白,腰弓背驼,仍执著地守候在海边。后来趁老人坐在水中托腮凝神之际,龙王施展魔法,让老人身体渐渐僵化成石。姑娘得知父亲的消息,痛不欲生,拼死冲出龙宫,向已变作石头的父亲奔去。当姑娘走近崂山时,龙王又施魔法,把姑娘化作一座巨礁,孤零零地定在海上。从此父女俩只能隔海相望,永难相聚,后来人们把那块巨礁称为“女儿岛”。

传说自然凄美动人,但那毕竟是传说。石老人其实是中国基岩海岸典型的海蚀柱景观,是千百年的波浪侵蚀形成的。在那处背倚花冈岩组成的基岩海岸,其画龙点睛之笔便是浅海中那座高24米,长10米,宽5米的巨石。它远远望去像一尊老人的雕象。任凭风吹浪打巍然不动。石老人中部有一个高8米,宽3米的鸡心状海蚀洞,当海上掀起大风浪时,汹涌的海水冲过海蚀洞,发出哗哗的声响,这便是石老人的呼喊。因为海中伫立着石老人,日出大海的时候,瑰丽的的天光便会多了一份神秘奇幻。我曾多次捕捉到太阳跃出海面的瞬间,大海与太阳缠缠绵绵,丝縷不断,像似海不忍太阳离去,亦像似太阳不舍海的怀抱;当太阳升到与海蚀洞同高的时候,金灿灿的阳光会穿洞而过,像似石老人满含怨恨的眼里喷出的火光:更多的时候,天海交际的地方,先是一抹淡淡的红晕,继而变得淡黄,再后来便是金黄色的一片,那是太阳将要喷薄而出,天上的云朵也会由浅淡的红变得浓烈起来;海在这个时候也会渐次演变,天光映照在洁净的海面和潮水退去的沙滩上,这一片海滩便充满了欢愉,海边上观景的,戏水的,晨练的,人人的脸上都被天海瑰丽的颜色涂抹过,像朝阳中绽开的花;那时节,人人手里或是相机或是手机,或是拍景或是拍人,或是景中有人或是人融景中,人们贪婪地摄取美妙的景色,尽情地释放着心底的欢乐。

这便是我乐此不疲地等待那片瑰丽天光的动力所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