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太阳 写文: 树下的寞儿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看日出是现代人的时尚病。

城市里的人,出国旅游,对日出有很大的感情,所以借助文字和图片来表现日出是很自然的。同时,日出也成为很多景区的一大卖点。高山日出,草原日出,海上日出,各种各样。在家我起不了床,但为了一个日出而战还是挺辛苦的。——我凌晨三四点不睡觉,还有很多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去追太阳。

根本原因在于城市生活。

天地间,日出是永恒的事,日常的事。人在天地之间行走,看日出就像呼吸、吃饭、睡觉,这是一种基本的生命权。我们应该像我们祖先的祖先一样,随时随地,只要我们愿意,在村口的田野里,在山门口,在小渔村的礁石上,在草原的帐篷里,甚至在空旷的街道上,或者在我们家东边附近的阳台上……只要我们有闲有闲,只要我们睡到天亮,我们就可以迎接冉冉红日,开始沐浴新的阳光。

日出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它平等地对待所有的人,照耀着山海,照耀着村庄和城市,照耀着男人和女人。对人类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福利:你不用花钱,也不用到处跑,你需要的只是你对大自然的温柔和热爱。

造物主在生活中给了我们这种福利,从来没有剥夺过我们。但是,今天我们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那就是把土地画成监狱,把城市画成监狱,把绘画、学习、工作画成监狱。结果,向往日出的人最终远离了日出。我们不得不跋涉数千英里甚至数千英里来换取朝拜日出。

一步一步,我们干净利落地远离自然,一步一步,我们缓慢而艰难地回归自然。

我们生活艰难。我们对彼此分离的痛苦保持沉默。

2015年的深秋初冬,我努力挣脱世界的羁绊,去了一个景点——安福武功羊和狮子木大峡谷。有了它,有一个装满书的包。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同伴。我甚至禁止家人定期打电话。我拒绝了公司提供的一个又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我只想和自己在一起。每天独自在大峡谷来回二十里,漫步,发呆,晒太阳,晒月亮,看星星,看书,看日出日落,看云海,听海浪,听风,闻雨。在那个年代,哪怕是一个电话,一条来自山脚的消息,都被认为是多余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几乎独自拥有了大峡谷的日出日落。对我来说,这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和洗礼,是大峡谷给我的一大恩惠。我记得独自行走在大峡谷的分分秒秒——我眼中无尽的美,心中万千的云。秋天独自走在大峡谷,我获得了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富足和幸福。

人生一定有那么一段时间,独自走在路上,和大自然谈一场深沉而真实的恋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