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在这时乐时忧、时晰时惑里度过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船下了高岩,过了峰子滩,河床便陡峭起来。真难想象,两岸白云深处竟有人户居住?于是,谁都会在这里动了心,想弯住船儿,去看看那酉水两岸人户的情景。

尽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尽管搞得精疲力尽,可在这段湍急如箭飞的酉水河中,船儿是怎么也弯不拢岸。好不容易,等船儿弯拢岸边时,举头一望,两岸人户早已如过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懒懒地下了船,又懒懒地沿着石梯往上走。爬到约摸几十米的高处,想着要坐下来喘息喘息,忽地,眼前的山凹里便有了人户。定眼细观,人户还不少,一条窄窄的街犹如一条绳索,像串鱼般将两旁的一栋栋比肩而立的洋房子或小木屋串起。有人说,这就是比耳。

怎么也让人体味不出“比耳”这个地名的来历。就去《说文解字》中寻找答案,“比”字,“二人为从,反从为比”,本义是并列、并排之意。“耳”字,“耳,主听也”,但也有位置在两旁的,如“耳门”“耳房”等。看来,这“比”字与“耳”字大概都有同酉水并列、紧挨和位置在两旁的意思。但这样作释,或许有点牵强附会。可等后来到处看了看,还真有这么点意思,因为,比耳不仅仅是指山凹里保靖的这块小小地盘,也同样包括河对面与之并列的龙山的那个小山村。在酉水两岸,像这种河两边同叫一个地名的廊场,有许多许多。

其实,比耳是土家族语意“一块小小的地方”。关于比耳地名的来历,还有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说法。是不是那么一回事,也从没有人去考证过,用当地人的话来讲,你就是去问个究竟也是空卵的。传说,那是远古时代,土王禾撮冲、惹巴冲和春巴冲在酉水一线联合,与帕卡(汉人)争战,为防止帕卡沿酉水而上,沿岸险要的地方都派了人守护。当时管辖里耶一带的女土王春巴冲,便也在酉水两岸一处极为险要的岩坎边设了哨卡,派人日夜守护观察。守护的人每天都要站在岩坎两边,竖起耳朵听下游的动静,以便及时报告。可不久,帕卡还是攻了进来,占据了整个土王的地盘,建立了8八百多年的土司王朝。而这个极为险要、曾派人在此竖起耳朵听动静的岩坎,便也叫成了“比耳”。

若说比耳地名如此来历,信不信无所谓。但到了比耳,还是要在比耳街上走一走。假如是冷场天走进比耳,街面上就清静极了。偶尔,有一两人从街上走过,走过后便又悄无声息;偶尔,有三五声吵闹飘起,吵过后又复入宁静。店铺照样开着门,馆子照样生着火,有没有生意,老板们好像无所谓,他们都乐意这样哑等。最让人注目的还是那些两人一对三人一伙闲着无事的婆婆客。她们坐了一张张松木扭成的靠椅,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或许是议论别人家媳妇的长短,或许是数说自家媳妇的过失,让人不得而知。但那种神秘兮兮的样子,总觉得她们不可能是讲那光明正大的话。

可是,也有不宁静的片刻,那便是哪家婆媳拌起嘴来。婆婆舞手跺脚地一个劲地诅咒谩骂,媳妇也不甘示弱一口口地尽力回顶。直急得公爹和儿子如热锅上的蚂蚁子团团乱转,束手无策。这时,一街看热闹的人拢来了,扯劝人也拢来了。年轻人使着劲便将媳妇推进屋里;老辈人便劝婆婆莫生气、少发火,免伤了身体,不划算。也只一杆烟功夫,还没等人看个明白究竟,吵闹停息了,街上又复入宁静。

当然,逢场的时候走进比耳,那份拥挤实在令人难受,又令人享受。附近几十里的山民云集这里,使得一条窄窄的街,像灌香肠似地将整个空间胀得随时都有爆裂的危险。这份拥挤也吓得一些体弱的人望而止步,只好在街头寻一块树荫坐下,等散了场再进街去,办自己要办的事。

但不管怎样,好力气爱热闹的年轻人,还是要使着劲儿往街里钻。假若碰巧被几个丰腴俊俏的姑娘涌在胸前或挤在背后,柔柔软软的身体与其时而紧贴,时而擦触,竟害得人整个身心痒痒地、酥酥地,惬意极了。尽管可以放怀畅想,但万万不可放荡不羁。如此种种,虽是亲身感受,个中滋味是无论如何也难用笔所描述的。

还有人说,比耳这地方没出个大角色,也就是大人物,唯独出篾匠。也真如此,满街的篾货使人目不暇接,大的有竹床、竹簟、簸箕、箩筐,小的有刷把、筷子、竹篓、饭篮……篾货便成了比耳人的致富门路。汉子们人人都有两手,粗糙简单的谁都会织,玲珑精巧的便要选人了。有终生以织篾货为业的,串东家,走西家,靠此为生。这几年,更有人将玲珑精巧的篾货带到沿海一带,喜滋滋地捞回了大把大把的钞票。

到比耳,不买几个篾货是说不过去的。选篾货也让人左右为难,难分伯仲。当拿起一个做工精细的背篓时,眼睛又盯上了一个玲珑的竹篮,不忍心放下背篓,偏又想看竹篮,像猴子切包谷似地切了一个丢一个,挑来挑去,满街的蔑货都觉好,又不可能都买下。最后,随便取了一二,丢下钱,抱着遗憾的心情离开去。

如今的比耳已有了一个现代化广场,叫作“周易广场”。进入广场之后,最吸人眼球的便是“艨艟战舰”,其势扬帆待发,威武耸立。这“艨艟战舰”是根据历史记载而复制。据传,在明嘉靖年间,保靖宣慰使彭荩臣在酉水练兵而造艨艟战舰,后奉明朝廷调令,与永顺宣慰使彭翼南两度率士兵奔赴浙江抗倭,力挽战局,平息了倭患,立下了“东南战功第一”。广场还有五根石兽立柱,环绕圆形五色土。而五色土的中心则是盘龙造型石像,惟妙惟肖,仿佛一条蓄势腾空的巨龙,比耳人个个都有了龙的传人的自豪感和归属感。比耳人还将竹编发挥到了极致,搞了个么子地景艺术,编织有人物、动物、景物,大的有十数米,栩栩如生,楚楚动人

实际,比耳这地方多岩坷,要找一块大一点的地,很难很难。过去,这里也很穷,用当地人的话来形容,便是“穷得卵拖灰”。但是,还有穷酸轻狂的人编了几段“锅罗句”:比耳这里岩坷多,早吃红苕夜抱锅;织得几床竹席子,依然睡在草窝窝。竹席子哪里去了?都拿到街上换成了油盐钱。

可如今,在国家扶贫政策的滋润下,比耳这地方家家户户都种起了柑桔树。这柑桔树种在这黄泥巴的岩坷地里,非常适宜,加上酉水雾气的滋养,无论是蜜桔、椪柑、脐橙都独具风味,甘甜无比。满山遍野的柑桔,让比耳人摆脱了穷境,走向了富裕。比耳人到底有多少钱,别的不要看,只要看酉水两岸的洋房子有好多。那洋房子一栋接一栋地比肩而立,挤挤扎扎,密密麻麻,全部拥聚在岩坎上,只差要挤掉进酉水里。前些年,下游修了电站,这段湍急如箭飞的酉水,却成了平湖,如一面长镜嵌在大山中间。岩坎上的洋房子倒映在酉水之中,飘飘荡荡,晃晃悠悠,幻眼极了,满河都是五彩缤纷的颜色。酉水点美了比耳,比耳也靓丽着酉水。

然而,不光是比耳人靠种柑桔富了,这个柑桔产业也富了一大片人。据说,前几年外地有位破了产的老板,在这山里偏僻的亲戚家躲债。当时,他忧心忡忡,困惑难解。有一天他吃了亲戚家种的脐橙,觉得甘甜无比,不亚于他风光时在国外吃到的纽荷尔柑桔,于是,他脑壳里顿时闪现了商机。当年他就从比耳赊了几车脐橙拉到天津、北京销售,赚了一大把钱。第二年,他将比耳脐橙打上洋货标签,销往大型超市,还买了一个天价。只几年功夫,这位破了产的老板,又成了千万富翁。实际上比耳脐橙的品质并不比洋柑桔差,这些年,还多次在农博会上获得金质奖章,也获得了农产品地理标志。因地域关系,现在已冠名为“里耶脐橙”。如今,还有许多电商也加入了销售行业,“里耶脐橙”更是销往了巴黎、莫斯科等世界许多地方。那年,原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到比耳考察时,也赞扬比耳发展“一村一品”的农业产业模式,值得全国农村推广学习。

但有点可惜的是,现在比耳人有了钱,虽然安了网络、装了电视,却仍有不少人迷恋上了麻将,特别是年节之时,麻将机“咣啷咣啷”通天通夜作响,还有什么“翻坨子”、推“牌九”,有的人一个晚上将一年的收入输光了。这一切,让人生出了许多困惑,也让人有许多忧虑。过去年节时候的玩龙灯、玩狮子灯、跳摆手舞,都到哪里去了?这无不让比耳人或走进比耳的人感觉到,生活上是富足,可精神上却空虚,这也是当今中国农村一个普遍现象,尤以偏远的山村最为突出。由此可见,除了物质上的扶贫,精神上的扶贫更为重要。这精神上的扶贫怎么扶?还真是令当政者头痛的事,值得好好思忖。好在去年政府开展了“扫黑除恶”行动,取缔了所有的麻将馆,使麻将之风得到了遏制。然而光靠扫除,不去引导或扶持,仍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精神食粮这个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比耳人或所有农村人需要关注的一件不小的事情

这样,匆匆走一趟比耳,无不让人觉得时间就在这或动或静、或挤或散中流去,人生就在这时乐时忧、时晰时惑里度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