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照在棵棵枇杷树上 散发出神奇的光芒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五六月间,最惹眼的水果,莫过于枇杷了。在这青黄不接的季节,从北方来到了南方,大街小巷都是枇杷的身影。北方的梨、苹果、枣、杏倒是不少,至于枇杷,似曾记得,在一厂的后门种有二三棵,也结得果子几枚,零丁地挂在枝梢。若无人指认,却是无论如何也认不出的。今儿个,看见满街的枇杷,才知这里是它真正的故乡。

年轻时,为了美,总是不顾热冷地穿衣,落得个久咳的毛病。念慈庵的枇杷糖,据说效果很是不错,买了几盒,剥一粒入口,甜中略带几丝苦味。枇杷止咳露,带有一种粘粘的苦涩味,辣得直呛喉咙。可这些,最终让我的病也未见好转。如今,若能用新鲜的枇杷,亲自熬制成枇杷膏,岂不比药店里的强百倍?枇杷立马在我的眼里变得格外高大、亲切。

正想的出神,一抬头,山口不远处,一位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蹲在两个大筐前,天然色的藤筐把枇杷映衬的金黄透亮。遂走上前去,随口问了价,这个小的四块,大的六块。中年男子操一口重庆地道方言。是四块吗?说来好笑,每次碰到四和十的数字,总是怕听不清,都要像复读机一样,再复述一遍,以免落下笑话。话音还未落,一个枇杷已然硬塞到了手里。尝一尝。阳光下,中年男子脸上堆满了笑容。山民们的朴实纯净,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这种热情,逐渐习惯并享受其中。剥了皮,轻咬一口,满口的汁液,甜甜酸酸的,聚满口腔。不住点头连说,味道不错,味道不错。只想等下山时再来买。中年男子却并不介意,脸上写满了闲淡。待下得山来,却未见其人。

要做枇杷膏,只需花个五六元,挑那些光滑、大小适中的,称上几斤,剥掉外衣,掏了核,撕掉内膜;锅内添得少许水,将其倒进锅内,再放入冰糖,一定要买黄冰糖,这样熬制出来的口感更好;量的多少全按自己的喜好,再加以搅动,慢慢地枇杷的果香味就散发了出来,漾满小屋。听着白居易的《琵琶行》,闻着枇杷的果香,琵琶女幽幽怨怨的情愫跃然心头,再看看尚未剥的枇杷,果真形如琵琶,落此美名,也算名至实归了。

来重庆不吃火锅,可算白来。去南山接了孩子,直接前往琵琶园。南山琵琶园闻名全国,现在成了网红基地。一路说说笑笑间,来到琵琶园,立即被眼前的繁华景象所迷住。夜色中,毛毛细雨在空中飘舞,衣衫并不曾被打湿。只见彩灯闪烁,银光点点,如千万颗星星把南山点亮。琵琶园三个大字镶嵌在空中,熠熠生辉。

南山琵琶园的火锅生意,一年四季都很好尤其是到了夏季,人们不远百里驱车而来,主要是为了赏景。沿着石阶环形上山,周围全是枇杷树。有的坐在洞口,有的坐在树下,有的坐在吊脚楼,人是那样的自在。最顶上有几个亭子,上面视野开阔,每个亭子里有一张桌子,如包间般惬意,观景吃饭两不误。

在这青涩的季节,坐在南山的半腰处,火锅冒着热腾腾蒸气,看着四周迷离的幻景,不时传来的笑语,这一切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

梦中,走在有月光的枇杷林,月光照在棵棵枇杷树上,散发出神奇的光芒,和许多人一起跑过去,摘得枇杷几枚,吃后,病居然奇迹般地自己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