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办事须得讲究分寸 一是一二是二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这人还有点才华:尚能写点东西。写出来的作品,见诸报刊的算起来还不少。这还不包括在那些数不胜数且没有什么稿费的大众平台上登载的一些玩意。当然除此之外,我还会修理钟表和无线电电器。我在农村呆过数年,所以对于犁田耙地和栽秧割稻这行我也称得上是个行家里手。我在部队服役时当过两年炊事员,故而做出来的面食和菜肴也是色香味俱全。而且是有模有样。我还会点乐器,什么弦乐、管乐、民乐、洋乐拿起来就能演奏。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要文有文要武有武是个不可多得的全才。他们说像我这样的人,无论天塌地陷抑或漂洋过海也不会饿着肚子。
其中有一个姓黄的朋友,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还到处去启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对别人吹嘘说我是个著名作家,已出版了20几部长篇小说、和数十部诗集以及一大些子的楹联词赋。还说我获得过茅盾奖、冰心奖、鲁迅文学奖什么的。(我还真有点担心怕他说我获过诺贝尔奖)不仅如此,他还说我是个高级厨师,说我是个久负盛名的演奏家和书画家等等。反正什么头衔中听,他就给我吹捧什么。搞得很多人天天给我打电话,要我给他们赠送我出的书籍和画册。并要我请他们到饭店去吃饭喝酒到洗脚城去洗脚按摩到歌舞厅去唱歌跳舞。还有一些不明事理的女性,竟然三天两头地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说要当我的押寨夫人抑或给我当个“小三!”她都情愿。
“谁叫你的名气有那么大呢?”她们说的几乎都是一个腔调。
那天,省作协的黄副主席还把我叫去盘问了一番。他说:“你是杨XX吗?” 我回答说:“是呀。我是杨XX!”他瞪着一双大眼问:“你什么时候当上著名作家了? ”我说我什么时候都没有当上著名作家!他又问:“那你获过奖没? ”我笑了一下:“当然获过!证书摞起来有一尺来高。但我没有获过茅盾奖冰心奖鲁迅文学奖! ”见他盛气凌人居高临下像审查案犯似的审问我,我索性豁出去了:“我乃一介草民,文章写得再好,倘若没有关系,没有背景,又岂能获得如此殊荣?”
“那你就不要在外面乱说!”他拍着桌子大声吼道:“你这样造谣生事信口呲黄,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说谁信口雌黄啊? 你亲耳听我说过没有?那都是别人说的!与我何干?

“你不叫别人说,别人会说吗?不定是你指使的呢? ”
你看,他这一说,我岂不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 不是屎也是屎了?唉,这可真是宽枉死我了!
是,我是个作家。但我绝不是著名作家! 充其量也只能算个知名作家。至于说我出版了20几部长篇小说和一大些子的楹联书画,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乃无中生有了。我是出过书,但只出了两本。而且还是自掏的腰包。委托新书华书店让他们帮我代卖他们也不同意。说我这样的人还不够档次。要我自产自销。送给朋友朋友大部分都揩了屁股。后来堆在家里虫蛀鼠啃的都长霉了,最后索性一把火将它烧了个净光。我也不是什么高级厨师,只是能把生的变成熟的抑或做出的饭菜还看得过去而已。更不是什么久负盛名的演奏家和书画家。我那天画了一幅《乌鸦筑巢》,拿到街上叫卖时,一位买者看后这样对我说:“先生,你画的这幅张飞的胡子多少钱一幅啊?”
我吹拉弹唱确实也会一点,但我拉起胡琴来邻居们听了全都会捂起耳朵说:“瞧,隔壁的老杨又在杀鸡宰鸭了! ”可我这位姓黄的老兄,却在外面到处散布说我这行那好。真是让我如瘸子唱戏----下不了台面。
那天,越想越气的我当着他的面质问他说:”你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啊?”
他说:“还能为什么呢?你我是多年的朋友了。朋友之间不就得互相吹捧互相抬举么?”我说你把我抬得越高,我就会跌得越重!人都知道一个鲤鱼一个泡。你是一个鲤鱼八个泡!”
“八个泡?什么八个泡?”他先是没有听懂,有点不解其意。后来他省悟过来说:“是是是。你这人确实有些才华。不过我在对别人说的时候,作了一些艺术点缀,有点添油加醋言过其实,无限度地夸大了一些。”我说不是夸大了一些。是夸大了很多。我告你一个污谄之罪我看也不为过!朋友叹着气说 “是的是的!说话办事须得讲究分寸。一是一,二是二。坛子就是坛子。水缸就是水缸。否则,于人不利,于己也不利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