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坨 只是高大上们最基础的原材料而已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历史悠久、世代草根、虽曾辉煌的 “ 三大坨 ”(红薯、土豆、玉米三种农作物,不知是雅称还是俗称) ,于卑微中却霸蛮傲娇,然而在当今却于自信中迭代成生物链中的“ 准天之娇子 ”!
真乃世事无常,谁能看清前后五百年? 我的老家就在这么一个最适合、最离不开 “ 三大坨 ” 的乡村,以致许多家庭几乎都处于它们 “ 霸(饭)碗 ” 、“ 霸腹(肚子) ” 模式,许多人特别是正 “ 吃长饭 ” 阶段的我们,无不对其爱之妒之怨之兼具——因为它们可以让我们聊以充饥裹腹,却单调而寡唠唠地占据我们肚子大半年的空间,那么单调乏味还不带星点儿油腥,关键是“ 三大坨 ” 还那么傲娇至极!
在那漫漫岁月里,“ 三大坨 ” 虽是草根农家赖以生存的必备,却又如它们的 “ 主人 ” 一样,挣扎地占据在生物链的末梢;它们霸凌蛮横,也只能面对社会底层的穷苦大众! 城里人和乡村里的大户人家自不必正眼瞧瞧这 “ 三大坨 ”。
但穷乡僻壤里 “ 子孙满堂 ”、“ 人丁兴旺 ” 之家,倒弄得整天为维持生命的最基本卡路里而焦头烂额——他们不得不陷入“越生越穷,越穷越生 "恶性循环中,哪有心思、时间和精力来把 “ 三大坨 ” 做的有滋有味儿、有款有型?甚至在饥渴汹涌、交迫难耐时,只能把红薯、土豆洗净泥土生生地塞进嘴里粗粗地咀嚼后就咽进肚里,或一锅烩裹腹、或切片晒干、或磨粉、或做丝,或备青黄不接荒月之需、换点儿钱以做孩子学费或家庭用度开销;玉米费事点儿,磨成面或熬一锅糊糊,或蒸一笼粑粑,将就着
也许,它们亦如世代于社会底层的人们一样,总是一遇点儿阳光就灿烂,给点儿颜色就开染房,仗着它们那点儿让人饱饱肚子的功劳呈凶撒气。
随着70年前那举世欢腾的隆隆礼炮,爷爷奶奶们也终于可以“ 傲娇 ” 地对它们讲:我们终于站起来了,而今即使没了你们,也至少不会饿死了!

但是从那以后,爷爷辈和父辈们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 “ 三大坨 " 们顽强的生命力——它们不用象水稻必须充足阳光、灌溉和肥料;不象小麦只在冬春才能生长,还娇滴滴地渴求人工去松土、除草、施肥、除虫,收割时也只那么几天黄道吉日,一旦错过,几个月的艰辛和期待、一年的生活,全都化作无尽泡影!
但在那个特殊的时间段里,刚刚才打退了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军队的短短一年后,又要开赴朝鲜去“保家卫国”——这不仅是排除的身强力壮、文化素质高的中青年“精英”,还要拿出更多的粮食、武器以最基本的保障;随之又是天不作美的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和那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特殊十年,使原本靠天吃饭的广大农村还必须把不多的稻谷、小麦等 “ 细粮 ” ,用于缴纳 “公粮 ” 和“农业税 ”,真正的农民们还是必须依靠“三大坨 "弥补口粮的不足,或将它们加工成淀粉、粉丝换钱,以做家庭开销……
尽管如此 ,“ 三大坨 ”也不再那么牛逼轰轰了。 红薯和土豆,几乎都只有下种和收获的忙碌,不用中途的管护和辛勤劳作;几乎一年四季都有它们的身影,即使是这几十年里都以不同的频率、只要有点儿泥土的土地乃至田边地角,就或以更多变的面孔、也摒弃了它们的祖先的霸凌蛮横傲娇的心态,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日常生活里!
40年前,小岗村那张印满鲜红手印的纸,再次开启中华大地活力四射的春天——
从此,原本都以为 “ 三大坨 ” 会很快就象恐龙般,从饭碗、餐桌和记忆中消声匿迹。人们回过头来惊奇地发现:这次可真正是判断失误了!
它们不仅没有消声匿迹,反倒没过多久,却一个华丽转身,由原来的只在人们无可奈何地借以裹腹的灰姑娘角色,跃变为时尚人群或高端食府的白天鹅——
以土豆制成的薯条薯片——成了新新人类的伴手食品、KFC、麦当劳和星巴克们的不二搭配。
玉米粒儿嘣出的爆米花儿成了时尚男女观影标配、连高大上的酒楼食府都有它高贵的身影——黄金玉米饼。
五大三丑傻大黑粗的红薯也不示弱,一会儿是羊肉格格的垫底料,一会儿又简单烤制就香喷喷、甜蜜蜜、软舒舒的烤红薯,粉丝、拔丝、面食……连一直都只是作猪饲料的红薯叶、红薯尖,竟然还一跃而为 “ 生活品质 ” 顶尖 “ 有机食品 ”之一。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 :并不起眼的 “ 三大坨 ” ,竟然撩拨起教授、研究员乃至院士们,成群结队地从土壤、气候、育种、营养、产业化、食品工程、消费心理、色彩与造型、时尚流行等一系列广泛领域着手,进行实验室、规模化、规范化的研究,推广。
银行、证券、私募基金等资本大鳄和在房地产、IT网络及电商等行业挣得盆满钵满的商业巨子们,也以矫健的脚步,抢先闯入 “ 三大坨 ” 研发、种植、加工、销售的或关键环节或干脆就一条龙……
不仅是我老家,越来越多的贫困山区的政府也对 “ 三大坨 ” 们春心荡漾,从资金、人才、灌溉及交通设施及 “ 一村(乡)一品 ”,规模化、规范化种植、加工、网络化智慧化销售,出台令人惊讶的政策,要使之成为带动一方致富的“ 金元宝”!
有人惊叹:长期只有红心、白心、黄心,更多食用其根茎的红薯、土豆,只有黄色、白色籽粒的玉米,却通过提纯、杂交、优化等现代科技手段,形成了不仅适应不同土壤、气候、水分、光照条件,甚至加工不同下游产品的不同 的品类,或针对不同年龄、不同体格及健康状况的消费人群、形成更加丰富的营养成份、品质结构甚至外观造型和色彩的产品细分新 “ 三大坨 ” 了。
这奇特怪异的 “ 三大坨 ” 迭代升级现象可让多少从生物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到芸芸百姓都为之纳闷了——庞大威武的生物物种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交易的出现和升级而被绝迹,非洲象、印度象、大熊猫和许多高贵的生物物种们因 “人类的交易而惨遭伤害 ”,但人们为保护它们投入了多少的资源,也只是苟延残喘般地延续着!
原本人们满以为:我们肚子里没 “三大坨 ” 们的位置了,可是它们却比打不死的小强还顽强——它们不仅顽强地占领了人类的胃,还抢占了人类的视觉、味觉,硬生生地以色香味形的全新“高大尚”、“白富美”,直捣你的视觉、嗅觉、触觉和味觉 ……
只是人们却又惊奇地发现:“ 三大坨 ” 们虽然越来越多地闯入了时尚人群的生活,却又变得越来越神秘,而且反而没了它们曾经的霸气和傲娇——是不是它们也象人类一样,不断进入一个个新的层面、新的时代,却忽然发现——
我 “ 三大坨 ” 只不过是高大上们最基础的原材料而已,何况山外青山楼外楼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