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桃花什么时候你才能一如既往地盛放在蕉门河畔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春日,蒲桃花曾盛放在蕉门河公园的河岸。

它们像被遗忘的爱情一样被随意地闲放在蕉门河公园的两岸。它们没向谁打招呼,也没有人去管它们,春风来了,它们便任性地在南沙润湿的空气中自由地生长着。它们随心所欲地沐浴在像被洗过似的空气里,像披着洁白婚纱张开了屏的孔雀似,在枝头上迎风梳妆。一树的花,在娇柔的阳光下幻化成一片白色的花瀑,绿道两旁蜿蜒而立的数十棵蒲桃树,便是一个连绵的瀑布群。鸟儿欢快的鸣叫声在蒲桃枝叶间流淌,黄莺等鸟儿娇小的身影在枝头间穿梭。

也曾沉浸在蒲桃树下浓郁的芳香里,回忆起童年时候。老家也曾有过一棵蒲桃,种在厨房后面,那里紧邻着二叔的鱼塘。蒲桃婆娑的树身斜斜地伸向鱼塘里,蒲桃花开时比这里的要好看多了,因为那棵树又高又密,白色中略带一点淡淡的几乎分辨不出的黄的蒲桃花挤在树叶之间,从上至下,形成一大片的花瀑,成群结队的蜜蜂在花瀑中嘤嘤嗡嗡。很喜欢站在树边看它在落日时和着满树的花倒影在鱼塘里的情景,虽然无法说出它的美妙,但心里装满了一个乡村少年的喜悦。花期过去,一串串青涩的蒲桃挂满枝头。一树的蒲桃,母亲就等着用它来换点油盐酱醋或者是扯几尺白布做件衣裳了。好不容易等到它们熟了,趁着母亲在地里忙,无暇顾及的时候,便和弟弟一起,弟弟在树下把风,我在树上摘,偷偷地摘一点,赶紧的走到镇上,在集市里找个地方摆卖,没有秤,就以个数计,多少个一分钱。卖完了,给放哨的弟弟买一根冰棍解馋是必须的,然后到百货商店里那个摆着为数

不多的书籍的角落里,买一本早已向往了很久很久的连环画。《三国演义》和《林海雪原》就是在那个时候看的。书买回来后,又不能给母亲发现,只能偷偷地躲在禾杆堆的后面看。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在做饭的时候,偷偷地一边看,一边烧火,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不小心把饭烧焦了,挨了多少顿打和骂也记不清了,但对于能够看一下书,那一点虚张声势的皮肉之苦,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几十年过去了,老家的那棵蒲桃早就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只剩下一片清晰的记忆,时常温暖着一个游子在异乡漂泊时特别疲惫的心。上天对我好像特别眷顾似的,居然在我白发满头的时候,又繁华出一片茂盛的蒲桃树在眼前。于是我时常在它们身边散步,看着它们开花,看蜂在它们身边飞舞,听鸟在它们叶间鸣唱。看着它们结果,也看着它们的果一颗一颗的掉在地上。后来,放假的时候,这一片的蒲桃树林,就成了我读书的伴侣。

我曾时常带上书本,带上一瓶水,把手机的网线掐断了,在它们身边席地而坐。陪伴的时间长了,看到了很多平时匆忙中无法看到的景致。那里有日落时旁边蕉门河面上一道残阳铺水中的诗意,有两岸高大楼房和树木倒影摇曳的情思,有白鹭独自在河上飞翔的悠闲,有有人摇着小舟撒网捕鱼成画的韵致。树荫下花开有花香,果熟有果香。花香有蝶,果熟有蜂,幽静中也有热闹。蒲桃林里一年四季浓荫蔽日,最美的是秋日。在秋日的阳光里以油画般厚重而热烈的色彩沿河岸延伸而去。叶子间溢满了秋日耀眼的暖,枝丫间挂满了黄金般明晃晃的光。那一刻,似乎连呼吸也停顿了,生怕自己稍一不留神就会与这样迷人的美景失之交臂。冬日在它身边停留,收获更多。因为清冷的冬季里,少有行人的蒲桃林益发的清幽秀丽,北方来的候鸟在林中跳跃,在叶绿枝繁间婉转鸣唱,烦嚣的尘世也仿佛被完全挡在了蒲桃林外面。在温暖的阳光下,一切都仿如连环画里的童话似的。有它们陪伴的日子里,我的岁月多了一份特别的芬芳,心田也收获了一份特别的宁静。

离蒲桃树十来米处就是波光潋滟的蕉门河,河边时常有人在那里垂钓。他们专注的坐在河边,根本没有理会蒲桃的花开花落,果黄果落。也不会理会树间的蜂飞蝶舞,更不会理会像我这样常常在树下痴痴看花的过客。他们只是专注于他们的钓竿和他们眼前的一汪清水。

终于,有一天明白了,其实蒲桃也何尝不是像他们一样?它们自在的开花,自在的结果。彼此各自在自己的生命轨迹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能做的事,做能够为自己带来欢悦的事情。它们从不计较有谁会来看自己的花开,也从不在乎有谁会来摘它们的果实。它们任由风吹,任由雨打,任由霜欺,任由蜂蝶在面前飞舞,任由鸟儿在身上跳跃。它们轻轻的抖落一身风尘,又继续让自己的生命在风雨中丰饶,并恬然地安度着自己的岁月。

我也以为自己余生的岁月就是在这样的一片蒲桃林里在赏花、忆花、伴花、悟花中度过的了,谁知道有一天,勾机开进了这一片的蒲桃林,在轰隆声中,花残树毁,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改造工程。站在桥上远眺这一片被舍弃的蒲桃林,没想到它这么快就走到了它的尽头了。目送着一棵一棵的蒲桃树倒下,目送着那些树叶的灰烬随风飘扬,

我却无力去遮挽它们的消亡,一股悲怆油然而生,没有比望着美景在自己身边落幕更遗憾的了,这世上有一些东西注定不能永远地拥有,如果有一天再也看不到这一片的美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记住它最美的样子

每隔几年就改造一次的蕉门河公园,总是在人们习惯了它的宁静的时候,甚至是当它成为了一种精神的寄托的时候,历史又循环往复,几年积淀下来的美丽顷刻间毁于一旦,于是这种寄托越走越远。这块土地在给你留下美好的同时,也会给你留下久久不能愈合的伤痛。尽管我明白,自然总是一边在创造,一边在毁灭,亘古以来,从未停歇过,所有从尘土里来的,最后莫不是又回到尘土中去。但我最担心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建设和毁灭中,蒲桃林里曾经闪耀过的斑斓色彩,壮丽景色,和那些曾经的最美好的记忆也将渐行渐远……

蒲桃花,什么时候,你才能一如既往地盛放在蕉门河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