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种陌生人的关怀我有些不知所措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周五去济南考心理学,“考”的不怎么样,可“赶”的路上却是喜悦的。
我是个路痴,出了邹城和济宁,其余陌生城市均不分东南西北,但此一行却不闷。
早上八点四十多在站台紧张地等车,一只手轻落在我肩膀上说:“大早上不去上班,闲逛什么?"我回头看是楼上陈姐,天天见面,还跑火车站见,真好!真好!
我去济南考试,陈姐去济南看病。同去济南,我们索性换了票坐在了一起,这一路上可算是有个伴了。陈姐翻了翻心理书,以为我会懂她的苦恼,便向我诉说起她家长里短中的“委屈”。我听了一会,由于道行太浅,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她。便直接将她引荐给了王姐,一位资深的心理咨询师。于是她俩到一旁火聊去了。

这一路上真正感染到我的是对坐这位48岁头发乌黑却蓬松的大姐。她面容很好,算不上漂亮,但她的笑容和眼睛里,却透着真诚与善良
大姐坐下的第一句话就是:“真贵,坑人不,我把杯子落家里了,又花八块钱在车站里买了一个,你说值不?”
“值,用得着就值。”我随口答道。
她把大包、小包、尼龙袋紧紧地靠在自己腿边,然后对我说:“你给俺照应着点,我去接水”,我点点头。
她接水回来的第一句话又是:“哎,你说我把杯子落家里了,花了八块钱买了这个熊塑料的水杯,值八块钱吗?你说?”
我思忖着说:“呃,有点不值吧,在集市上买也就五块”。
“你的呢,你不去接水?”大姐问我。
“我的也忘家里了,杯子、伞、苹果都装好了,全忘了!”大姐听了,哈哈大笑。
“我是个忘事精!”我也咯咯地自嘲起来。
大姐从衣兜里掏出瓜子,放在桌子中央,热情地让我吃,我礼貌地捏了几粒,见我停止,她便把瓜子从桌子中央推到我的胸前,并反复强调:她的瓜子好吃。
接着,又捧起一大把花生米送到我脸前,边推边说,花生是用沙子炒的,又脆又香。这种热情是不容拒绝的。我撵破皮尝了一个,她应了个“别”字,吓了我的心猛地一跳,“别剥皮了,皮些有营养来,听人家说还治贫血来”,她憨厚地笑着说。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皮吃了。
我还陶醉在花生的美味中,大姐又从鼓鼓的包里掏呀掏,掏出了四个小冬桃,塞到我手里说:“你尝尝,可甜了”,此时的我,脸烫烫的,被大姐的热情羞赧住了,一时竟无言以对。萍水相逢……
我的心被她盛满了,“八块钱的水杯?”一把把的“热情”,一阵阵的笑声,一波波地推送,她到底是大方呢?还是小气呢?
我好喜欢这位“刻己宽人”的大姐。
之后的谈话中我了解到,她是尚河的,到潍坊去看孙子,过年再回老家。我真想把电话号码留给她,说等她年底回家,我可以到车站接她,再请她吃顿饭。可我没有,我知道她不会打电话给我,也不会……
是的,下了这趟车,也许永生不再见,这就是缘。
想到这,我有一种莫名的难受,这种滋味叫无以回报。
我是从来不怕欠人情的,就怕欠的少,呵呵,因为来日方长嘛。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没有牵扯就没有联系,没有联系又何来情谊?可对于这种陌生人的关怀,我还真不知所措。我正想着,感慨着。
大姐递过她八块钱的水杯说:“喝点吧!"
我,真的不知所措了!
她就不怕我有病?……
这样的人,这样的社会,我好感动!

临下车我突然很担心她,同样的话说了两遍:听清报站,别坐过了,别忘了你的三个行李。
从济南火车站到采石镇,好长的公交车程,全程用一个“挤”字概括。好在半途挨上个座,腿脚还没歇过来,上来个老太太,我义务般的起身让座,老太太却一个手势过来说:“你坐吧,我不累!”我半起的身子又缩了回去。这个坚强的声音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仔细一看,她的头发近乎全白了,至少也有七十多岁了吧,我不忍心继续坐下去了,使劲起身让出了座位。没想到,倔强的老太太还是不坐,反倒问我:“你到哪下?”我也不清楚在哪倒车,直接说:"会有人喊我的"。白发老太太依然没有就坐。
一片沉默后,老太太示意我坐下,我摇摇头拒绝了。
位置空了几分钟,一位青年起身喊道:"我到站了”,老太太依旧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坐了。回到座位上的我不禁感慨:省城就是省城,市民素质真高啊!
汽车一路晃晃悠悠,我也迷迷糊糊地前行着。
辗转到了宾馆,已是下午两点多钟。我把包一扔,去了离宾馆最近的一家羊汤馆。一碗汤、两个烧饼,算是犒劳一下劳顿并不乏味的行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