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蔼可亲的外婆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磨灭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头上出现的第一根白发,让我产生了回忆,时间倒回我的童年时代,那时外婆还健在的时候,记忆中的她满头银丝,白胖的脸庞布满了皱纹,说话不紧不慢,走路亦如此。不知为何,当我从镜中看到自已头上的白发我就想起了她。
我的童年,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每年寒暑假在外婆家的点点滴滴,外婆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她家坐落在两山之间的半山腰上,八十年代时期还是“L”形的土坯房,我有三个舅舅,外婆跟小舅一同生活,一套房便分为两家,外婆跟小舅分的是正房和一间卧室,灶在屋外。小舅那时没成家,外婆便里里外外地操持家务,因地处山村物资匮乏,等把公粮交完,家中便所剩无几了,经常吃些粗粮裹腹,每当这时,外婆就会到我家借粮,说是借其实是不用还的,为此我爸常跟我妈说:“你妈又到我家来,准是来拿米的。”外婆听到了也不会吭声,我想当时她心里有多难受。
外婆属于典型的农村妇女,不识字,会做针线活,她的衣服、裤子、鞋子等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手工了得,我小时候穿的布鞋多出自她的手,穿起来舒适、好看;她手工缝制的衣服现在恐怕没几人能做的那样好了,合身、得体,关键是针脚平整,现在想想我会不会也遗传了她的手工,耳儒目染之下的我也会些针线活,不过只是些皮毛。印象中外婆都是穿她亲手缝制的蓝布衣服,黑灯芯绒布鞋,头顶是黑色的头帕,头帕的周边把她的白发衬托的更白,我只知道外婆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她不识字,但她会讲许多故事,比如“熊家婆”之类的,每当她讲这个故事我都会吓的钻进被窝睡觉,怕的把头蒙上,现在想起来觉得好温暖,如果她还在我还想听她讲“熊家婆”。

从外婆的白发,到她最后没有牙齿,她每次说话都十分吃力,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红红的牙梗,我从来也没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外婆开朗、豁达、待人热情,虽然她贫苦,但在他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她很爱干净,而且教导我们说人穷,志不穷,水不穷,每天把脸洗干净,把衣服穿干净,是做人的根本,她就是这样生活了一辈子。
慢慢地我们长大了,她却越来越老,当她老的不能走动的时候,我们都不在身边,外婆是1997年的冬天去世的,我记得当我赶到时,她已经下葬,埋在了她家后面的山上,孤伶伶地躺在了那个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我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外婆去世了二十多年,我怀念了她二十多年,每当想起她,我就十分难过,想对她说的话太多太多……
外婆是我脑海中的一段眷念,那个满头银丝,满脸皱纹,和蔼可亲的外婆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磨灭,对她的怀念更加强烈,正如我头上出现的白发,一点一点地漫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