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亲情和淡淡的乡愁全在我的感觉里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入冬的早上院子里很冷,我伸了伸手,冒着冷气搓起盆里的脏衣服。平时都是早出晚归,脏衣服已经积攒了一周了,管事的在微信里说周日不让休息。我打算趁着周六把家里杂事办完,不然,过了今天想找空闲时间需要等到下周。
外面有声音,停下手打开院门一看,一位老人正在门口。她要找我母亲
“我妈现在住我弟弟家”。
“认不出我了?我是你香花姨”。
噢,我恍然想起,她是我亲戚。小时候跟着母亲见过她。
她和我母亲年龄相仿,现在都已经七十多岁了,相隔几十年,容貌变化太大,一时没有认出来。
我长大后,先是在自己的前途奔跑再是忙为生活打拼,几乎和香花姨没有什么来往,她的到来让我有点诧异。
“呵呵,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弄不清楚你和你弟谁是谁了,你洗衣服吧,我们到你弟家去看看你妈”。
香花姨转身的时候我发现她走路拖腿跛脚。“姨,你走路咋这样”?出于好奇,我冒失的问了一句
“前几年得过脑病,落个半身不遂,经常锻炼,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送您去吧”。听到这里,我再无心洗衣服,香花姨走路都不方便了还惦记着我的母亲。这么多年来我却没去探望她一次。今天要不是找到我家来,我似乎忘记她这门亲戚的存在,我感觉到有点失礼。
“不用,我们自己去,你姨夫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我和你妗姥娘,你妗姥娘想你妈了,非要见见你妈不可”。
“妗姥娘”?
妗姥娘是我母亲大舅的遗孀,今年已有88岁高龄,她的到来使我我更加诧异。
妗姥娘的子女都上了岁数。她的儿子,也就是我母亲的表弟年龄也过了60岁,年迈体衰无法再用劳动挣钱,没有收入的老人再赡养老人显得力不从心。香花姨把妗姥娘接到她家住一阵子,是想尽尽孝心和为表舅分担些赡养义务。

我家虽然属于乡下,但是村子比较大,有固定的集市。若是母亲遇见妗姥娘村子的人来赶集,她一定会打听妗姥娘的情况,捎信的人也会给妗姥娘说说我母亲的消息。
妗姥娘被我母亲惦记,妗姥娘也惦记着我的母亲。亲情就这样维系着。
妗姥娘离开老村庄,住在香花姨家里与我母亲却断了联系,这使她心里空唠唠的有点不适应。今天,妗姥娘耐不住了,她支挥闺女和女婿带路,要找外甥女也就是我的母亲说说话。
我一溜小跑在前面引路。一是怕母亲出门闲游,没具体地方寻找。二是电动三轮车车速比步行快,我若正常步行,车子要走走停停,频繁的晃动会使妗姥娘和香花姨感觉不舒服。
母亲和父亲在我和弟弟两家轮流居住,想来来,想走走非常方便。居家养老没有忧虑,这多少也引得同村个别老人羡慕。
其实,我和弟弟家里房屋都是父母当年置办,直到为我和弟弟都娶上了媳妇,各有了孩子才开始分家。他们今天的安逸得益于早时间有意识的安排。
母亲还在厨房忙活,听到妗姥娘的声音喜出望外,急忙跑出来将妗姥娘搀扶到堂屋坐下。
母亲问妗姥娘:“妗,你身体好吧”。“我吃过饭了”。“早上都吃些啥”?“我身体可好”。耳背的妗姥娘总是答非所问,引得屋里人发出一阵阵笑声。
虽然弟弟家里没有暖气但是屋里一点都不感觉冷,特别是心里,暖暖的让人似乎忘记了季节正值冬天。
农村淳朴的乡风需要后人在继承中延续,国家提出“老有所养”不仅仅是句口号,更是能让所有老人有尊严,有体面地活着。这不仅需要晚辈的孝善之心,更需要唤起社会责任。总之,需要有一定的经济投入和一系列的制度作保障才能全面实现。
亲戚真是越走越亲。浓浓的亲情和淡淡的乡愁全在我的感觉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