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息息这是大自然多么神奇而伟大的爱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郁江和黔江不约而同从千里之外往桂东南奔袭,到了桂平遇到西山便戛然而止,盘旋汇合形成的浔江便从此发端,向东奔流,直至接连西江和珠江,通达粤港澳地区和大海

桂平,自唐贞观到民国初年称浔州,因地处浔江水涯之地,故以“浔”名。这里也是大瑶山的落脉之处。

大瑶山,北起荔浦——三江地质断裂带,延展到260多里的外桂平西山落脚,宛如一条蜿蜒巨龙在这里突兀抬头,接受两江朝谒。

而西山,是一座东低西高的浑圆状花岗岩山体,海拔678.6米,与东部海拔仅35米的浔江平原相比,俨然是横亘于桂平市城西的一道巍峨天障。

民国孔文轩有云:“苍梧偏东,邕宁偏南,桂林偏北,惟此地前列平原,后横峻岭,左黔右郁,汇交廿四江河,灵气集中枢,人挺英才天设险”,极形象地点出了桂平的形胜。

《易经》上说:“一阴一阳之谓道”。水柔为阴,山刚为阳。两条大江在桂平这里与西山相会,阴阳互存交合,这就是天道合一的神奇魅力。

郁江、黔江、浔江,在桂中盘旋穿梭300多里,成就了广西最肥沃的浔江平原和最重要的粮仓。

自古民以食为天,而人之初以乳汁养命。如果说郁江、黔江和浔江三条大江就像乳汁一样滋养着桂中大地的话,作为阳刚十足的西山并不显得会领情。

西山之脉自遥远的200多里之外款款而来,一路蓄气藏水,到桂平城西山脉落处更是蓄锐待发,溪流纵横,甘泉四溢,不可收拾。众多甘泉中,尤以半山腰的乳泉为甚。

清同治版《浔州府志》云:乳泉“清冽如杭州龙井,而甘美过之。时有汁喷出,白如乳,故名乳泉。”桂平县志亦载:“泉清冽如杭州龙井,而甘美过之,时有汁喷出,白如乳,故名乳泉,冬不枯,夏不溢”。

最近登临西山到乳泉处正值冬月,所见只是一口古井,一棵根须裸露的古榕盘踞环抱在一块浑圆的花岗岩巨石上,巨石形态怪异,突兀岩体,如金蟾望月,其下便是乳泉井,花岗石砌成的井口呈圆形,径约一米有余,井深二米有余,井底碗状,水深约半米,清澈见底,不枯不溢,水量稳定,神态安静平和,颇有一番“静里乾坤不知春”的况味。

井上后崖壁有民国十三年蒙文伟摩崖:“泉边有石为吾友,客里逢人说此山”,字迹清逸秀丽,笔画雄浑洒脱。其左侧壁上摩崖 “乳泉”二大字,上款“乾隆戊寅六月”,下款“郡守豫章胡南藩书”,笔法苍劲,功力深厚。北崖壁有“盘石茶芽咸称美味,深溪乳水众试皆甜”。 离井约十余米石壁上还有清同治广西候补道张荣祖的《乳泉铭》:“乳泉涓涓兮不竭不停,可以洗心兮可以鉴形。照山间之石壁,对江上之峰青……”。

乳泉井西侧还有乳泉亭,亭高六米,东西长九米余,南北宽八米余,干栏式,下有五条大石柱支撑,柱高二米余;上是阁楼,周围是回字形走廊,外围以朱漆栏杆,廊内围以雕花屏风。均为1917年两广巡间使陆荣廷驻师桂平时重建。亭中挂陆荣廷所书“乳泉亭”三字匾。当时,陆荣廷还在西山龙华寺内重建了文昌阁。

泉四周叠置着浑圆的花岗岩,傍以苍松古榕,兼有花卉相衬,游人至此,坐石可以品泉,凭栏可观花,是怡情悦性的极佳胜地。刘禹锡、苏东坡、周敦颐、程颢、徐霞客、孙中山、李宗仁、李济深、陆荣廷等名流曾畅游西山,并多留有摩崖石刻。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历过多少人为因素的改造和变故。我们只能从这些斑驳石刻中参详乳泉的过往的巅峰时刻和光辉岁月。就像一个刚刚醉醒的人,只能通过他睡过的地板,或手机的最后纪录,甚至身上某个伤疤来推断昨夜的疯狂和不堪。和乳泉一样,无数“谜”一样的掌故都令我惊诧而好奇。

首先是乳泉喷汁奇观。据载, 2000年、2010年、2011年,乳泉都曾出现过喷乳奇观,观之白色乳状,饮之清醇甘津。这其中有很多种奥秘。

一种说法认为,乳泉是由钟乳石上的滴水形成的。唐陆羽 《茶经》云:“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唐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云:“岩中有丹灶盆,乳泉滴沥。” 明徐弘祖 《徐霞客游记·游嵩山日记》:“中有乳泉、丹灶、石榻诸胜。” 清孙嘉淦 《南游记》:“巖壑空幻,石骨玲珑,乳泉滴沥,积而成池。”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乳泉就是甘美而清洌的泉水,宋郑瑶等《景定严州续志·祠庙》云“山有乳泉,溉田甚多。”元王恽云《东坡汲乳泉图》诗之二云“道宫独发乳泉香,似与坡仙养浩方;井洌不从炎海瘴,味甘还比上池觞。”清魏源 《重游百泉》诗之四云“固知空洞腹,乳泉满其穴。”

据考证,乳泉那白色乳状的泡沫其实是氧气泡。然而氧又是如何跑进泉水里呢?西山由庞大而坚硬的花岗岩体构成,花岗岩裂隙发育,纵横交错,相互连通,有利于大气降水的渗入与流动,形成裂隙含水质。桂平雨量充盈,四季湿润,保证了乳泉的水源补给。而花岗岩体又是富含放射性元素的铀岩石,铀经过系列衰变,可产生无色、无臭、无味的惰性气体氧。生成的氧一部分溶于水中,一部分存身于裂隙壁上,当条件适宜时,裂隙壁上的氧进入流动的地下水,形成汽水混合物泄出,使泉水跳珠走沫,呈现色白如乳的“汁”液。但由于受岩石裂隙系统制约生成的氧数量有限,不能连续不断地进入地下水中,所以“喷汁”过程历时短,一般仅几分钟或数十分钟,且只能偶有发生。1975年8月的一天早上,涝沱大雨之后,乳泉曾发生过一次历时两小时的“喷汁”过程,实属罕见。

水乃酒之血,酒品之高下,结穴在水。佳酿出处必有名泉。如果酿酒能取用乳泉井之水,一定绝妙。广西的丹泉酒、乳泉酒,其背后不正是有一眼名泉吗。

从现代科学角度来看,水是一种极好的溶媒,对酿酒的糖化快慢、发酵的良差、酒味的优劣,都有很大的关系。乳泉泉水不仅水质好,而且入口微甜,用这种无溶解杂质的水经过蒸馏酿出的酒一定会很甘美。有人曾做过化验,西山乳泉水矿物质含量约占一般江河水的7%,每百个小气泡含氧气泡量比普通江河水多出70个,达到85个。这种天然氧能把茶和酒中的杂质挥发净尽,所以早在宋代时桂平人就学会用乳泉水作为礼品送人或上贡。难怪桂平采茶调有云:“花罐石,石罐花。乳泉水,西山茶。此话不与俗人讲,俗人听了要出家。”

其二是关于乳泉的种种神奇。相传很久以前,浔州古城曾一度爆发瘟疫,城里死了好多人。有一小孩在西山脚下放牛,看见一长者驾鹤而来,说:“小娃仔,请转告城里人,西山有一口会喷乳汁的泉,只要找到它,喝上一碗便能治好瘟病! ”此消息传开,众人皆大喜,乃随小孩攀藤铲棘上了西山,历尽艰辛,终在半山腰的山岩下找到了这口喷乳汁的泉,喝到乳泉的人都恢复了健康。这传说无可考究,但至少也说明老百姓对自然神力的崇敬和向往。

民间传说往往也是人世间现实的反映。史载唐昭宗乾宁年间,山东人李明远在任大中中监察御史时,为直谏被贬岭南道,任浔州剌史,为官清廉,德化于民,颇有政绩。《桂平县志》云:“郡昔患虎,民祷于神,虎死庙树间,益信其灵应。”传说,西山乳泉上方的吏隐洞,便是唐亡后李刺史隐居读经并羽化成仙的地方。后人感念他的善政,在西山山门处给他立祠塑像,奉以香火,敬为神灵。清王俊臣《唐御史李明远西山都主庙游记》有云:“苏东坡在赴贬所琼州途经桂平,睹此佳山水,度先百年恋恋于此”。

可见,一个人只要处事为公,哪怕只干过那么一件很小的事,老百姓都会把他捧做神明,永远敬拜和铭记。做人做官应如此情怀。全国各地有关公庙,南宁有六公祠、董泉,柳州有柳侯祠,宜州有山谷祠,桂林有伏坡山,横县有伏坡庙,都是后人籍此兴建的。我们常常多愁善感,就是因为有些人私心太重,却总站在老百姓的对立面。

其三,就是乳泉周围的佛教建筑及其文化。乳泉下方不远处是始建于清顺治三年的洗石庵。庵址旁有一块唐突巨石,相传此石很有灵气,听说能理会人话,想必是身居瘴乡,需得雨露反复濯洗,洗石庵也因此而得名。洗石庵往上,乳泉的左侧,就是始建于唐末宋初的龙华古寺。据《桂平县志》载:“宋姚坦,字明白,曹州济阴人。宋太宗太平兴国初年,知浔州府,卓有惠政,盗怎民安。公余游思灵山(今西山),尝与高僧唱和于一石岩下。”俊人名之曰“姚翁岩”,此岩即在龙华寺背后,这是龙华寺以及有僧侣住持的最早记载,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现在的洗石庵和龙华寺都有三进,依山凭险,前有门楼,中设大厅,后立高阁,几乎涵盖大雄宝殿的设计脉络和人文精髓。并巧妙结合南方环境气候和苏州园林风格,以回廊花墙和院落有效衔接佛殿和主要建筑,形成一个个廊院空间,并布局山石花木,使幽静深沉的宗教气氛和轻快明朗的园林空间渗透融合。

古浔州虽偏居南蛮之地,但中原的教化在一千多年前就传到这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闭塞。因为浔江往上8公里外是大藤峡,下游的船只难以溯江而上,可下游河段没有急流险滩,早年的传教士、文化人、商贾可以通过珠江,沿水势平缓的西江和浔江而上,为桂平源源不断送来外面最新的思潮和文化,使这里不至于被中华文明所忽略。

所以我们看到,历代王朝制度都毫无例外地延伸到这里,对这一方水土进行有效地统治。

明初,中央通过设立土司来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统治,当地农民不仅需要缴纳沉重的赋税和服劳役,于是大藤峡爆发了大规模的瑶族农民起义,凭借特殊的石山地形,大大小小战斗持续打了近两百年,波及平乐的府江、桂北的永富古田、宜山的怀远等大藤峡地区,成为广西历时最久、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

如果说大藤峡起义只是动摇和削弱了中央朝廷在广西的统治基础,那么发生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太平天国运动则差点掐断了一个王朝的命脉。

出生于广东花县的洪秀全,溯浔江而上,在桂平金田村创立了拜上帝教,滴血乳泉之水为盟,拉起一支数十万人的队伍,于1851年发动了金田起义,开启了天平天国运动的序幕,横扫了大半个中国,在中国农民起义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同一时期的1855年,以陈开、 李文茂为首的广东农民起义军也溯江而上,攻克浔州府城,建起的大成国竟能与朝廷整整对抗六年。

古往今来,大山大川聚首之处,必是风云际会之所。在那些动荡的岁月里,桂平总是挺立潮头,集天下之群英,匡持正义之举,力揽时代狂澜。像西山上浑圆的花岗岩体一样,三江两岸英雄豪杰辈出,性情如山,浑然不动,其志坚不可摧。这,就是这一方面水土的品格意志吧。

这里,不得不提及两位佛界大师。

一位是周恩来亲书“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相赠的巨赞法师,1942年,他应邀到龙华寺任住持,一面弘传佛教,一面从事抗日活动,为救国呐喊:抗日救国乃救苦救难之举,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行为,完全符合佛教大乘精神。1944年,日军大举进犯,浔江平原一带难以幸免,使巨赞法师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开国大典时,他作为唯一的僧人代表登上了天安门。此后,主编《狮子吼》月刊,出版佛学书刊,创办佛学院,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等职,1984年圆寂于北京。乳泉进门处由三大块浑圆的花岗岩组合而成,上有巨赞法师“揽胜”摩崖石刻。

另一位是洗石庵住持宽能法师,法号妙虚,在广东曲江南华寺受戒,1949年受巨赞法师引荐主持西山佛务,驻洗石庵,潜心研读佛家经典,帮助善男信女指点迷津,为后世留下《三乘教义》一书。建国后,带领比丘尼开办宗教用品、素餐、食品、旅游工艺品、茶叶种植加工等生产服务项目。她把西山茶生产做到了极致,并三赠开国领袖毛泽东,得到回信称赞好茶,鼓励继续努力以适应人民生活的需要。毛泽东明示,中央有规定,领导干部不能收礼,于是折价付了茶款。法师1989年圆寂火化后,留有灵骨舍利三颗,是世界上第一位圆寂后留下舍利子的比丘尼。

直至今日,龙华寺和洗石庵佛殿生辉,香火鼎盛。在原生态的自然美景,深厚的历史积淀及佛教文化交融烘托下,桂平西山已成为北回归线上的一块佛灵圣地。每年的观音诞、浴佛节等盛大佛事,更是人山人海。 特别是浴佛法会很神圣,由龙华寺和洗石庵大师主法,在大众“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号声中,恭迎释迦太子圣像,僧众信众依次举勺,以乳泉圣水(也称九龙圣水)沐浴圣像,接着进行泼水仪式,大众自由泼水,其势如临倾盆大雨,籍此洗净众生尘垢,获得佛的圣洁和启迪。

一滴圣洁的乳泉水,参悟着千年的偈语,从西山出发,流入 黔江,再与郁江和浔江相会,像母亲一样哺乳着广袤肥硕的浔江平原,让各路英雄豪杰在这里相亲相聚,演绎历史,世代繁衍,生生息息,这是大自然多么神奇而伟大的爱。人类向往的佛,我想应该像巨赞法师、宽能法师、李御史那样,有菩萨心肠,有情怀,有大爱,若水向善,至善至臻,自有老百姓拥戴和敬重,又何须终日烧香抱佛脚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