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心灵上的至交也许不仅仅是一个人 有时也可能是一种风景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那是一次心灵的约会,就像一场梦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却时常回想起那短暂而又难忘的相守

我所约会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还有那座山中的白玉兰。

2011年早春,我带领十几位同事去安徽考察学习,完成考察任务后,大家一致要求去附近的黄山一游,我尊重了大家的意见。来到黄山脚下,我告诉同事少买一张乘索道的门票,我走着上山。这位同事摸摸我的头夸张地问:你没发烧吧?我开怀大笑。

一个人做孤独的跋涉,一连走了三个多小时,终于登上光明顶。虽然走得浑身是汗,双腿有些发软,我却乐此不疲。站在山顶,环顾苍山如海,群松起舞,别有一番风味。我又选择了一条下山的小路,朝下一个目标挺进。

也许是路况不太熟悉,误入一段幽长的山谷,我惊奇地发现,山谷里是一大片玉兰树,满树素洁,开满了大朵大朵的白玉兰,清香远溢,如云如雪,仿佛一下子跌入一个童话世界

我在一棵白玉兰树下坐下来,饕餮着人间的美景,心在那一刻也卸下了所有的世俗的铠甲,变得柔软而纯洁。

仰视天空,蔚蓝洁净,不染纤尘,叫人想起婴儿的眼睛。那些玉兰树的枝头,没有树叶,只是开满一朵一朵洁白的花朵。白玉兰花的绽放是那么的不显山不露水,在那光秃秃的树枝上,没有绿叶,只有洁白的花萼,圣洁的精灵,高雅地绽开亭亭玉立,袅袅身姿,风韵独特,每一个花瓣上都凝着一层淡淡的从容,有着玉一般的质地和高雅。

喜欢玉兰花,喜欢它纯洁高雅,弃妖冶之色。去轻佻之态,无意与群芳争艳,不惹蜂蝶狂舞。它不选择在温暖舒适的暮春中吐艳,而在三月料峭的春风中挺立,在峡谷中怒放。无论高缀枝头,还是飘落在地,始终保持着一尘不染的品格。即使埋入泥土,也是一片芳心一片情,洁白无瑕。

每一朵玉兰花又好似一个小巧玲珑的酒杯,里面盛满了春天气息。白色的花瓣,衬托着淡黄色的花芯,在微风中摇摆着,像一条条黄白相间的小裙子旋转着,把童年的笑声散播,给看花的人带来无尽的快慰。有微风拂面,花香四溢,他们有的好像在低着头窃窃私语,讨论着春天的到来。还有的朝着蓝天,好像一只鼓着劲儿的小喇叭在吹奏着春天的乐曲,还有的玉兰花摇摆着像一群群白蝴蝶在翩翩跳舞……

玉兰花开,预示着一轮新的希望在升腾,一种内在蕴藏的力量在厚积薄发中得到新生,一切是那么自然,在自然中走向瑰丽。

看着白玉兰花,叫人想起一群身着旗袍的江南女子,优雅动人地从古老的小巷移步而来,在白色的衣服衬托下,有些孤寂,细碎的步子便轻柔地醉了一地的风情。似乎这些女子离你很近,你几乎能够感觉到有玉的温润和馨香,淡定而又清晰,只有惊心的美丽,而绝无任何俗念,让人感觉到了某种生命的温暖。

一阵料峭山风吹来,几片玉兰花的花瓣纷纷飘落,如滑落的小帆船。我俯身拾起一片花瓣,如削切的薄薄的玉片,晶莹夺目,还散发着阵阵清新、淡雅的幽香,即使坠落也丝毫没有伤感。白玉兰花是优雅的开,沉静的落,一切都那么的安静,真正的宠辱不惊。绽放时,享受春风的吹拂;飘零时,祝福着万物的复苏。每一片花瓣,都渲染着一份和谐,书写着一段雅致而又寂静的心事。

玉兰花开,亭亭玉立。它向往与蔚蓝的天空接得更近,向往和风息息相通。永远那么意趣盎然,永远那么勃勃生机。没有艳丽的色彩,没有多姿的身段,惟有一身洁白告之万物,永远高擎着向上的酒杯。

白玉兰由于花朵的洁白如玉,深受人们的喜爱,在文学作品中有很多描写白玉兰的诗句。春秋时代大诗人屈原的离骚中就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菊之落英”的佳句,以示其高洁的人格。明代沈周在《题玉兰》中写出这样的诗句:“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简直是神来之笔;清代查慎行《雪中玉兰花盛开》中写道:“阆苑移根巧耐寒,此花端合雪中看。羽衣仙女纷纷下,齐戴华阳玉道冠。”;我还记得哪位诗人曾有过这样的诗句:“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须琼浆液,醉倒赏花翁”。所有这些古今的诗作,无不透露着对白玉兰的深深喜爱。

白玉兰,仿佛是特别能理解你的一个异性知己你可以对她尽情倾诉,她在春风中倾听,总是无语含笑。又一阵山风穿谷而过,满树玉兰簌簌有声。又有些花瓣被风吹落,飘洒在我身上,如母亲的手温柔地抚摸着一个疲惫的游子。

人生充满遗憾,完美总是很难。但,白玉兰似乎做到了一种完美的境界。每一次美丽的绽放,都要经过严冬漫长而苦涩的等待。在一个个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的日子,白玉兰有尊严地开了,有尊严地飘落。所有的等待与苦涩,都不屑于去赘述,只是用震撼你的美丽,去书写一段心灵的传奇。

我停留在玉兰树下,良久。心灵的跋涉,无论走多远,也需要一个宁静的驿站。这次,邂逅白玉兰,似乎就找到了这个驿站。站在这里,想一想自己青春即将逝去、生活诸多无奈、工作压力很大、健康隐忧重重、女儿面临高考、前途云遮雾绕、挚友水远山遥、人生困惑太多……理想与现实,纠结成块垒;健康与打拼,拧成了麻绳。在这样一个峡谷,在一片白玉兰下。走出这片峡谷,惊心的美丽就会远去,世俗的尘埃就会扑面而来。而面对山外边那一个无比庞大的社会机制,我们常常是弱者。面对白玉兰,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人生很多的困惑与委屈,都想在这里宣泄。

古人说:“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之曲,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从天堂跌落,坠入尘寰,也许只隔着这一段山谷,只隔着这片玉兰树林。但在这里,我们又学会了坚强,学会了风雨之前或风雨之后,我们应该怎样从容而优雅地活着。

我依依不舍地走过这段山谷,终于走出了玉兰树林。归途中,我忽然有想作诗的冲动,思考之后,吟成一首七律:“深山举盏叹应难,碧宇晴空白玉兰。肃涧寒林风瑟瑟,清溪雅韵影团团。纤尘不染凭开落,知己难求任简繁。千里奔波寻挚友,春风一盏诉悲欢。”

自从那次与白玉兰邂逅,我对格物致知又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也觉得,一个人心灵上的至交,也许不仅仅是一个人,有时也可能是一种风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