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军旅生涯难忘部队的大锅饭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光阴荏苒,一晃转业离开部队已经十五个年头了,火热的军旅生涯烙下了我青春的脚印,留下了我成长的日记,而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有周末和战友们一起包饺子的回忆。

我是个北方人,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同,北方人较南方人普遍喜欢吃饺子。北方人对于饺子的喜欢程度,南方人是很难理解的。在北方有这样的说法: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是的,在我的记忆里,以前各家生活条件都不是很好,但即便如此,过年也都要想办法吃顿饺子。人们对于饺子的喜爱程度可略见一斑。

我的童年时代是国内物质相当匮乏的年代,在贫瘠的乡村一般人家平时连填饱肚子都很困难,能吃顿饺子更是奢侈难求的事了,自然我家也不例外。每年最盼望的是春节来临,一家人能够吃顿美味的饺子。

记得有一年春节前几天,母亲小心翼翼地从箱底包袱里翻出生产队发的8两肉票和2斤粮票(当时计划经济时代,肉、面需凭票购买),让父亲去公社供销社买回猪肉和面粉。大年初一早上,按照当地习俗,父亲起早放完高升,母亲把生产队配发的2颗大白菜和肉分别剁碎混合在一起,加上少许菜籽油、生姜丝和食盐拌匀,全家人一起动手,分工协作,大约一个小时,一锅热腾腾的饺子就出锅了。饺子散发着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醇厚的浓汁顿时冲击了我的味蕾,趁热吃下去,好一个过瘾!舌尖上的美味、心灵上的愉悦让人欲罢不能,全家美美地享受了一顿美餐。

1989年秋收以后,我投笔从戎,参军入伍,来到地处皖南的白茅岭劳改农场担负武装看押任务。

白茅岭,地处安徽省郎溪县境内。农场所在地属于丘陵地带,部队营区驻扎在山坳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见店,交通闭塞,通往山外的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林间小道。战士们购买牙膏、信纸等生活用品都要请假半天跑到十几里山外的农场场部购买。当地流传一句形象的顺口溜:“三个蚊子一盘菜,成群的老鼠装麻袋”。部队官兵自嘲“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白天数光头(犯人),夜晚泪花流”。

面对艰苦的生活环境,官兵们没有消沉,发扬“南泥湾”精神,扎根山区,自己开荒种地,养猪种菜,自给自足。无私奉献成为一茬又一茬官兵的人生信条。

生活上单调枯燥,部队的领导想方设法调剂改善伙食,增强大家的集体荣誉感和归属感。连队官兵都来自五湖四海,虽口音各不相同,风俗习惯各异,但上至连队首长下至刚分配的新兵,大家的共同爱好是喜欢吃饺子,于是每周六下午连队各班包饺子成为雷打不动的固定餐饮习惯安排延续下来。

饺子虽好吃,但包饺子是件很麻烦的事。吃顿饺子,前期准备工作非常繁琐,于是连长布置每个班出一名公差到炊事班帮忙。猪是连队饲养员喂养的,每月一头保障供应,为此憨厚的饲养员连续3年胸前挂上了三等功奖章,平时当宝贝一样珍藏,每当看到战士们羡慕的目光,他倍感荣耀干起活来更加起劲了。韭菜是厨师班从各班生产地地里现割的,新鲜脆嫩,散发出诱人的韭香。

几个班出公差的战士通常就是帮炊事班择菜、洗菜,至于剁馅、拌馅、和面等硬技术活就有炊事班兄弟承包了。

又是一个周六午饭后,炊事班的战士们顾不上休息,忙着为一个连队百十号人准备包饺子的馅料,他们圈起柚子有的剁肉,有的切菜,有的和面揉面……等到下午喇叭里起床号响起的时候,一切准备工作就绪。

午休起床后,各个班长排队从炊事班领回馅料和发好的面团,相互提议包饺子比赛:谁的班饺子先包好先下锅。我所在的班10位战友都是包饺子的快手,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聊天,有说有笑,还有人小声哼唱着《打靶归来》,真是其乐融融,好不热闹!包饺子繁琐的工序一下子变成了一种享受,大家乐在其中。约莫半个小时功夫,300个饺子就突击完成了,我班夺得包饺子头名,自然全班战士也个个兴高采烈,看着那胖鼓鼓的饺子在沸腾的锅里翻滚,突然觉得这一刻锅碗瓢勺交响曲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岁月悠悠,洗去了铅华。战友情谊仍如一杯浓茶,馨香萦绕,引人反复回味。离开部队多年,时常回忆火热的军旅生活,挂念回归各地的战友,更难忘那周六集体包饺子的欢乐情景。由于工作任务繁重,至今我再也没有亲手包过饺子,偶尔也下饺子馆点碗饺子,但完全品尝不出当年军营饺子的味道。恍然明白:回忆军营包饺子,不仅仅是一种品味上的感受,还有一种对青春深深的眷恋,更有对“同吃一锅饭,共举一竿旗”的浓浓战友情谊的回味。

回味昨日的温馨,满载着今日的情怀,回味着饺子的醇香和那藏在饺子里的感动,饺子的味道带给我的不仅是味觉上的满足,更是精神上的享受。

回忆军旅生涯,难忘部队的大锅饭,我更忘不了当年军营饺子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