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树 ,撰稿: 周百义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茭白是大别山最常见的树木。在我家乡的土地上,有这样的树随机生长在山脊和山坡上。

在我的家乡,没有人专门栽培梓。不知道是贪吃的鸟,还是秋风吹来的种子,这样一不小心,田埂上或山坡上就会到处生长一两棵梓树。

茭白幼时树干嫩滑,当年可长到一米多高。它成年后,树皮不规则,充满了岁月的沧桑。壮年时,楸树在空中疯长,枝干无数。它不像松树或柏树那样直,深受人们的喜爱。梓的材料不能用来盖房子,也不能用来做各种家具。当生命结束,只能送到农家乐的炉子里。

春天来了,杏花盛开,梅花盛开,杜鹃花把整个山坡染成红色,整个村庄被鲜花包围着,梓树依然安静,甚至一片点缀的绿色叶尖也没有出现,黑色的树枝延伸到春风。如果有路过的人,这时他们的眼睛也不会瞥它一眼。等到春天生机勃勃地过去了,夏天蝉鸣着来了,茭白慢慢地开了花。这时,它的绿叶在浮雕,大树像一幅写意的水彩画一样留在田野里。

茭白的花藏在郁郁葱葱的绿叶中。如果你不小心,你不会看到它正在绽放。微小的花序像北方土地上的玉米一样排列,下垂,像处女一样害羞。这时,自然界的各种花卉早已谢幕,带着鼻子的养蜂人将来势汹汹——,整棵梓树将成为蜜蜂的天堂。农民在树下散步时,会听到蜜蜂在窃窃私语,还有翅膀振动的声音,仿佛在举办一场小型音乐会。

夏天多雨多风。风来时,茭白看起来很孤独,它靠自己抵御风雨。风雨过后,一个地方的枝叶断了,但它不抱怨,反而生长,结果也是一样。树上的果实,像一串绿色的珍珠,伴随着绿叶。秋天是百花齐放、千树万树凋零的季节,但秋天是家乡梓树展示青春的跑道。楸树的叶子破坏了它们的力量,它们精心打扮自己。叶子先是有一种淡淡的黄色,不是枯褐色,而是像是用油画颜料画出来的。然后是红色,一种透明的红色。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色逐渐变暗,变成赭色。但是树叶似乎知道如何搭配颜色。起初,整棵树的一小部分变黄了。这时,树的主色调仍然是绿色,而黄色是点缀。等到黄色染成红色,绿叶又开始变黄。整个秋天,梓树五彩缤纷。此时,田野里的庄稼已经收割完毕,田野和山坡上的梓树也成了大自然的主角。沿着整条河看,你就像一幅开阔的油画,映衬着远处淡绿色的山丘和白墙黑瓦的农舍。这时,远来近往写生的画家们会准时到来,摊开画架,把家乡的美景收藏在心里,收藏在画中。

冬天,寒风呼啸时,梓树开始陆续卸下华丽的外衣,但此时,一束束像花一样的白色果实正在杂乱的树枝间绽放。这是苦子树一年奋斗的收获。这种水果里里外外都是油,但用途不同。外面的白色层叫皮油,硬壳叫籽油。皮肤油可以用来制作蜡烛和肥皂,而种子油过去主要用于照明。

茭白的学名是乌桕,但我的家乡不这么叫。因为,茭白不仅仅是指一种经济作物,更是游子心中家乡的象征。桑园,父母之地。就像“诗歌和middot潇雅&米多;《小华》里说:“维桑和梓须互相尊重。”所以,家乡田野里的梓树,永远是游子的向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