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梅没有因为我们的无终爱情而淡出我的脑海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喜花草,工作之余,常常侍弄几盆,以赏心悦目。本以为只要用心呵护,花花草草便会以绽放回报,其实不一定。也不是你不够用心,更可能是你没有把握某花草的秉性。待你有了足够的经验,是可以把它养得很好。养好一盆花,可以从头来,但爱情婚姻不可以,失去了,就再难以回来。

第一次见到三叶梅是在2007年正月十五,深圳。此时江淮大地还是冰封雪冻,南国却已鲜花遍地,生机盎然。那年那一天我和琪去南方旅游结婚。

我没有呵护好第一次婚姻,一头地工作,只想着让爱人、孩子过幸福富足的生活,不想,当老师的前妻嫌我缺乏情调,心越走越远,于是陌生地相见,朋友般分手。再陌生相见的琪也是在第一次婚姻中败下阵来。其实说败也不客观,因为失败的婚姻没有赢家——两败俱伤!琪关于她的第一次婚姻三缄其口。只知道,她前夫是大学毕业,一个很不错的事业单位,收入也比较可观。结婚仅仅几个月,男人便开始不回家,宁愿睡办公室遭罪也不归家。我开始也闹不清楚,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后来慢慢明白。还是他三十六计学得好。半年,便陌生相见,至于是不是朋友般分手,就不知道了。

琪是高干子女,长女。已退休的父亲曾是她现在单位的一把手。她大专毕业,在她那个年代也算是才女了。人又长得皮肤白皙,小巧玲珑,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碧玉型女人。工作很不错,工程师。和琪交往时我心里很忐忑,怕门户不相当。我是农村穷孩子,虽然如今终成“凤凰”,虽然脑海里也有“诗和远方”,但没有“李刚”式的爸爸,仍底气不足。于是想,既然她愿意和我相处,且多次强调:和父母的心愿一样,就是想找个医生!我若潇潇洒洒大胆爱一回,真心相待,一定能成善果。这次我也挺起腰板,浪浪漫漫爱一回!前妻在我和琪处得差不多时曾经要带着孩子道歉求复婚,都被我义无反顾地回绝。我有老母,八十多岁,和我在一起,琪说有位老人,多不方便,于是我很内疚地和母亲商议,想不到母亲说,我还能活几年,只要你能过成一家人,我睡着都能笑醒。于是母亲便回了老家。琪说,我父亲给我买了房子,没有钱装修,你的房子离得远,住不着,卖了吧。这可是我一分一分积攒下来的钱买的,虽然有痛苦回忆,但也有酸甜苦辣的创业幸福。既然第一次婚姻解体了,卖就卖吧!如此以诚相待,一定能弥补我的先天不足,和琪幸福地过日子。但我心里有隐隐的痛,特别是送走母亲。为人子如此无能为力,如此失去担当,这是何其的汗颜!可我实在很喜欢琪,走一步是一步吧!

我们经常约会,谈心。一年时间,终于琪说可以见见她父母了。她说她家是个体面的家庭,第一次见面,按当地规矩要四样见面礼。好呀,正正经经人家,规规矩矩办事多好!这次以后,我觉得我们心更近了。离谈婚论嫁不远了。一天晚上,我们散步后有点晚,我送她回家。快到家门口时,我忍不住拥抱她一下。想不到她躲坏蛋似的地躲开。但仅此而已。她在她家楼下给我讲了一个她以前处朋友的事。她说她曾经处一个朋友,都处近一年了。有天男的送她回家,路上趁她不注意亲了她一下,被她冷不丁一耳光,结果男的跑了,永远。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没有被赏耳光,但挥之不去的阴影已经在心里游荡,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就在这个阴影里,我们跨上了去南方旅游的路。

2007年的深圳是我眼里迷一样的城市。年轻、大气,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早春里更是花团锦簇,一派生机盎然。我们带着美好的心愿,徜徉在花海里、人流中。以花卉命名的街道,在春天的气息里让人情迷。南国不同江淮,一年基本没有霜期,难有寒冷,在北方花盆里小巧的榕树、橡皮树,在南国都能长成参天大树。一棵榕树居然能成林,南北差异,真是不可思议。人行道旁的榕树,气根飘飘洒洒,如少女青丝一般垂在行人头上,彰显不尽南国的秀美与浪漫。更美的是三叶梅。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见到这种花,在浪漫的季节里,在梦幻般的南国。三叶梅叶绿如纸,花絮聚如冠,或红或粉或紫,蕊浅黄,探出阳台如炬,盘聚山顶如霞,挂在墙头如火,漫山遍地,仿佛整个深圳就是一棵红尘滚滚、如诗如画的三叶梅。我和琪的爱情也美好如三叶梅。

我穿着短袖单衣,与琪在欢乐谷、在锦绣中华、在玉兰树下,在花海里留下一张张弥漫着喜气的数码照片。在广州美食街,琪在前面任意买小吃,不过瘾,再买,吃不完或不好吃,交给我,我在后面拎着包,解决剩余问题。琪说在家放不开,现在一定要放松一把,疯一下。我说,行,放松,怎么开心怎么吃,不好吃的交给我。广深之行诗情画意,不管以后的日子有多少荆棘,此行都是快意人生!

浪漫过去了,我搬进了琪的家,和她父母门对门。我们开始了柴米油盐的平常百姓生活。琪说她不会做饭,没关系,我会。琪说她不会买菜,没关系,我会。琪说她白天累,想让我给她按摩按摩,没关系,医学出身,修过中医,又是中医传家,我会。于是每天晚上半小时按摩。我翻看资料,用中国传统的捏脊疗法还治好了她的慢性结肠炎。以前她不能在外面吃饭,一吃就腹泻,很灵。三个月捏脊疗法补法,好了。我甚至还琢磨出了胸腰椎小关节半脱位(即老百姓讲的“岔气儿”)急诊推拿的治疗方法,为琪用过,立竿见影。并写成论文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琪说要替我管钱,好吧,钱都给了她。但后来拿去工资后,给我留的钱连吃饭都不够,更是断了离婚协议时给女儿的供。我感觉好像不对。但想想,我如此毫无保留地爱一定会打动她。事实是我一厢情愿。

男人没钱,不想走动。因为走动不了。于是我也爱上了我们单位的办公室,热很了,我怕热,不回家了,冷很了,我告诉她,太冷,中午不回去了。天不好,夜里也不回去了。一次我农村的舅舅到城里来看病,我是舅舅唯一感到自豪的外甥,考上大学,在城里当“官儿”,其实我哪是什么官儿,就是医院里一个小医生。我小时候,舅舅非常疼我,舅舅说想到我家看看我。于是我买几个菜在家里招待了舅舅。事后琪说,为什么把外人带进来?一脸不高兴。我说,那是我舅舅,他要看看我,我怎么好拒绝。但此事以后,我终于知道,“侯门深似海”,我的自尊一文不值,也开始怀疑,爱,一定会得到回报吗?我的爱,那不过是野地里烤火——一头热。

郁闷渐渐涌上心头。我有点小烟瘾,我也知道,吸烟有害健康。琪不让我抽烟。谈恋爱时,我基本上戒掉了。偶尔也在受不了煎熬时抽一支。有一天我趁琪不在家,在阳台上弄支烟喷云吐雾。这时琪突然回家,我想消灭证据都来不及了。琪,直冲阳台,脸色沉沉的,什么都没有说,看我一眼,扭头去她妈家了。和琪眼光交锋的那一刹那,我感觉畏惧,心跳加快,血脉喷涌,如临大敌,不知所以。这,是我吗,抽口烟至于把自己吓成这样?婚姻到了这地步,爱,你到哪里去了?余下的日子和事情倒是顺其自然,一次小小的言差语错,琪用手术剪刀在我背上留下了一个疤,心里留下一丝痕,并让我认识到,我,自尊可以不名一钱,但琪,不可冒犯,不能冒犯。于是我们各自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去。房子没了,狼狈得没了窝!

我在南国拍的数码照片,琪说没有了,我的单身照也没有了。放她那里的一些钱,她说炒股赔了。我的工资,她说花了。我的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剩下的只有记忆中南国美丽的三叶梅了。琪,步步为营,什么都没有丢,唯有一起流失的青春岁月

爱情,权当爱情吧,付出不一定就能得到回报。想起一首词: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时间一天天过去,广漠被流沙抚平。那场让我体无完肤的爱渐渐淡去,心中的隐痛就如慢性胃肠炎,但终究还是健康的我。爱过,没有遗憾,不后悔!一时隐隐的痛,在岁月里凝成人生阅历的珍珠,串得越多,越长,就愈发璀璨。

三叶梅没有因为我们的无终爱情而淡出我的脑海,以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依然美如梦幻。后来在我生活的城市里也渐渐有了三叶梅,植株不大,盆栽,我对三叶梅的了解也多了。三叶梅喜阳,怕寒冷,在北方以盆栽为主,主要是为了在寒冬到来时方便移到温暖的室内。盆栽,自然很难长大。有一种爱情就如北方的三叶梅,在温室里可以像在南国一样洋洋洒洒,离开温室就只能花叶凋零。把爱情之花恒久放在温室里,不是我不想,而是“臣妾”做不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