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芦苇长无论长在哪里她们都是好样的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有幸跟随《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采风团走进这片“北方独有、全国罕见”的滨海湿地,在这个绵延540平方公里的天然氧吧里,酣畅地呼吸着鲜甜的空气,整个人神清气爽,被这汪深情的秋水洗涤的灵魂仿佛那只最爱栖息在这里的丹顶鹤,翅尖流淌着热爱,尾羽洋溢着赞美。

风吹香蒲水撩沙,鱼跃新荷惊晚霞,雁飞鸭落白鹭舞,任在塘中戏芦花。此刻,徜徉在这如诗如画的湿地美景中,虽然没有鱼跃新荷,只有满塘残荷静默,也没有看见万鸟争飞的惊人神奇,心头却无半点遗憾。

因为这片芦苇,更让我着迷。

其实,随着大巴车渐渐走近湿地,路旁时不时闯入眼帘的芦苇,就已经叩开了我的心扉,我热切的目光,一直在追随着它们挺拔俏丽的身姿,舍不得离开。渐入湿地深处,苇丛越来越多,心头小鹿乱撞,像刚谈恋爱女孩儿看见心上人一般,既紧张不安,又渴望走近,想一亲芳泽,又怕不够端庄,而那些芦苇呢,棕褐色的芦花随风摇曳,故意逗引似的,片片细长的苇叶也跟着起哄,煽风点火,抛着招惹的媚眼,淘气地看着我。

车终于停下来了

大巴车停在一处有观鸟台的院落,刚一下车,我就迫不及待地招呼同伴陪我去看心心念念的芦苇。

星罗棋布的块块水塘堤坝,是芦苇的天下,听当地作家说,这里的芦苇大多是铁杆芦苇,此外还有紫穗苇、紫根苇,其实,什么品种一点儿都不重要,在我眼里,她们都是那么美。

她们从《诗经》里款款走来,裙裾带风。

她们有那么美轮美奂诗意盎然的名字:蒹葭。

是在这样一个深秋微凉的时节吧,太阳应该没有这么高,白露凝成的霜花打湿了少年的心。那个白衣飘飘袍袖飞扬的少年伫立秋水之畔,深情的双眸穿透雾霭,热切地望向心上的姑娘,可惜心上人却在秋水的另一方。

那位款立水涘的女子,纤纤素手当如凝脂霜雪;灼灼明眸是那汪沉碧秋水;飘飘衣袂,翩然欲飞。彻骨的相思,让这位少年清瘦如一枝芦苇,一任漫天飞舞的芦花,与晨露白霜一起,轻轻地,晕染着这汪清愁……

收回遐思,我急促的脚步越过一片残荷密布的水塘,径直走到一大丛芦苇旁边,迫不及待地抚摸着苇叶,像拥抱久别重逢的挚友: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好好聊聊了。

和她们并肩相拥,贪婪地吮吸着她们身上特有的清香,感觉格外踏实、温暖,忍不住握住一枝,把她纤瘦的腰身拉近胸前,细细端详:你们可曾看见那位素手纤纤明眸善睐的女子?可曾听见白衣少年心中热切的呼唤?你也是为他的刻骨相思憔悴至此吗?

轻轻抚摸着一穗儿芦花,爱怜的指腹小心翼翼摩挲着每一粒仔穗,她棕褐色的眸子一闪一闪,没有漫天飞舞的雪白,却鲜明地带有北方地区的质朴、热烈,忍不住问问:可曾去过采蒲台?见过水生吗?那些又薄又细柔滑修长的苇眉子,都在荷花淀的指尖上跳过舞吧?

一阵带着咸湿味儿的秋风吹来,苇叶轻摇,不需言语,我懂

从前的曹妃甸,曾经只是渤海湾中一座形成于3000—6000年间飘零孤寂的带状小沙岛,涨潮的时候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而今,这里依山填海、吹沙造岛,陆地面积已经达到了210平方公里!不仅有美丽如画的湿地风光,旖旎迷人的滨海风情,还有宏盛昌隆的大港气象,细密如织的道路桥梁,更有蒸蒸日上势如奔潮的经济建设,已经成为建设国际化沿海强市的主力军。

这一切,扎根此处的芦苇们自然比我清楚的多,不然,她们此刻为啥笑靥如花岁月如您所愿,敬请放心安息,这话,她们也一定告诉水生们了。

一定会的。

和这丛芦苇聊着聊着,不由想起了家乡微山湖湿地的苇海。

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微山湖国家湿地公园是亚洲最大的草甸型湖泊湿地,每到深秋时节,万顷芦花摇曳生姿,站在高高的观景台上,极目远眺,枯黄坚劲的苇杆上芦花飘雪,湖风拂过,白浪翻卷,似微山湖张开热情的怀抱欢迎八方宾朋,耳畔再听着《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想象着英勇的湖区人民穿梭在苇荡,扒火车、搞机枪、炸桥梁,像钢刀插入敌人胸膛,真是快哉!

“想什么呢?快过来,咱们该回去了!”

好友的一声呼唤把我拉回了现实,赶紧和面前的这丛芦苇挥手告别,快步走向集合点,坐在返程大巴上,虽有万分不舍,却无一丝伤感,我知道:这些芦苇长在微山湖也好,生在曹妃甸也罢,无论长在哪里,她们都是好样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