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就是这样一座城 让人牵肠挂肚寤寐思之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人们喜欢一座城,就像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爱她,牵挂她,念叨她,把整颗心都交给了她。

颍州就是这样一座城,让人牵肠挂肚,寤寐思之。

古代颍州,西周建诸侯国,战国为楚之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名播天下。颍州城内城外,碧水环绕,天光云影,既有江南水乡的俊秀,也有北方名镇的端庄,吸引欧阳修、苏轼等大诗人、大文学家流连忘返,吟诗作对,舞文弄墨,千古传唱。

近代,颍州命运多舛,水灾频仍、兵燹纷起,毁坏和湮没掉许多有价值的东西,让深爱她的人感到真切的伤痛和无助的悲愤。

新中国诞生,颍州迎来新的春天。颍州儿女众志成城,胼手胝足,开始为伤痕累累、满目疮痍的城市疗伤,给心爱的颍州带来重新崛起的希望。

进入新时代,颍州迈开高质量发展步伐,努力使现实和历史一脉相承,使人文和自然有机融合,使传统和创新相得益彰,一座秀美的新颍州在皖西北振翅腾飞,谱写出新的历史篇章,使颍州人更加喜爱和热恋自己的城。

颍州,在祖国大地光彩夺目,在跨度千年的时间长轴上成为隽永的经典。她的历史魅力,她的文化气质,她的天地灵气,让颍州人民、华夏儿女珍爱和向往。

谁锻造了她的气质?

谁又塑造了她的灵魂?

一条奔腾的河。

一面美丽的湖。

河,是颍河。

《山海经》云,“颍水出少室山”。少室山三十六峰,层峦叠嶂,深郁冷峻,位于巍巍嵩山南麓。颍水从嵩山顺势而下,由西向东奔涌千里,镌刻在豫皖大地上,注入滔滔淮河。颍河清水依依,“上流直而清,下流曲而漪”,苏轼在《泛颍》诗中直抒胸臆:“我性喜临水,得颍意甚奇”。

择水而居、临水而聚是人们生存的理想。在颍水和她的支流河畔,聚拢起不同姓氏、不同家族的人们,筑室为邻,凿井为饮,逐渐形成聚居点、街巷和城市。有了颍河,才有了颍州。历史记载,颍河有时温驯,“岸深开地势,底碧泻天容”,一路欢歌向东;有时桀骜不驯,性情狂野,冲毁堤岸,破坏家园。

解放后,聪明勤劳的颍州人,卧薪尝胆,凝心聚力,清淤、建闸、疏导,使颍水在蜿蜒的河床里安静连绵的流淌。颍河流经阜阳,滋润颍州,是重要的水上通道和慷慨的灌溉水源。河面舟楫如蚁、舳舻相接,河坡蒹葭苍苍、翠木绵绵,河岸村庄稠密,田野肥沃。

颍水河上,颍州城内。东清河、中清河、西清河得到疏浚治理,清波如练。“三清贯颍”美景重现,实至名归。春风十里,人们在青青河边晨练,起舞弄柳影;月色如水,人们流连亭台,闲话颍州前世今生。归去,枕着水声入眠,梦里温润如水。

湖,是颍州西湖。

旧日颍州西湖,究竟有多美?

触景生情,情景交融。只有美景,才能触发文人墨客心底文思如泉涌。今人手捧唐代以来描写颍州西湖的诗篇和词阙,吟诵之,揣摩之,清心少欲,如臻至境,就能逢到一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香草美人,从篁林花海中款款走来,神采飞扬,衣袂飘香。

唐代诗人许浑在《颍州从事西湖亭宴饯》中写道“西湖清宴不知回,一曲离歌酒一杯。城带夕阳闻鼓角,寺临秋水见楼台。兰堂客散蝉犹噪,桂楫人稀鸟自来。遥想征车过巩洛,此中霜菊绕潭开”。秋水清泠,三五佳友,约会西湖。于湖上,听鼓角,望楼台,赏菊蕊,任兰舟桂楫飘零。不负美景,不舍友谊,不知归途,一曲离歌一杯酒。

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走过山山水水,经历风风雨雨,最后找到安放灵魂的地方——颍州。欧阳修写下不少描写颍州的诗词,其中最著名的是,与颍州西湖有关的13首《采桑子》。“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飞絮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拢。双燕归来细雨中”。欧阳修在颍州,种兰植桂,会友兴学,放棹西湖,寄情山水,在颍州西湖一年四季的风光里品味闲适人生。“谁羡骖鸾,人舟中便是仙”,颍州是醉翁寄身的家园,也是他的精神归宿。

苏轼追寻恩师欧阳修的足迹,曾任颍州太守,兴利除弊,疏浚西湖,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官声清廉勤勉。苏轼常游赏西湖,邀朋饮宴,赋诗作文,佳作煌煌,墨宝熠熠。《观月听琴西湖示座客》,“白露下众草,碧空卷微云。孤光为谁来,似为我与君。水天浮四坐,河汉落酒樽。使我冰雪肠,不受曲蘖醺。尚恨琴有弦,出鱼乱湖纹。哀弹本旧曲,妙耳非昔闻。良时失俯仰,此见宁朝昏。悬知一生中,道眼无由浑”。西湖美景如诗如画,水天茫茫,琴声悠扬,俯仰人生知得失,听闻旧曲有新意。诗人既诗情澎湃,又冷静凝思,擢升人生境界。

从宋代起,有晏殊,欧阳修、苏轼、吕公著等七位名人知颍州,苏辙、黄庭坚、杨万里、陈师道等文学大家都曾留下优美诗作。颍州城的历史厚度和文化高度,让世人钦慕,让后人仰望。

令人揪心的是,1938年国民政府为阻挡日军进攻,炸开黄河花园口,连续9年的黄泛将古颍州西湖基本淤平。美丽的“长十里,广三里,水深莫测,广袤相齐”的颍州西湖彻底在人们面前消失,仅存“会老堂”等建筑。“大千起灭一尘里,未觉杭颍谁雌雄”。一时的风光无限,难道真成为诗词中的绝唱,成为悲怆的历史回忆?

颍州西湖不能就此湮没,不能只是古诗词中记录的美景。重现西湖美景,再现颍州繁华,是人们心心念念的期望和孜孜以求的目标

人心齐,泰山移。人们为西湖重建奔走呼吁,出力流汗。从1985年呈送重建报告,至1997年冬近十万民工对三十里河中段清淤改造,经过20多年的接续建设,颍州西湖获得新生,如邻家有女初长成,美丽又自信的呈现在世人面前。

湖面宽广,清波明澈,风轻的时候,水面平整似镜,人们轻轻划动小舟,似轻巧的花瓣滑过。湖中,绿岛如翡翠,长桥如彩虹,塔影婆娑,云天倒映。坡上,草色映阶,佳木成林,鸟语花香,碑林、女郎台、清涟阁等景点引人入胜。

南山伴西湖,夕阳待月色。春夏秋冬,游人如织,顺着欧堤、苏堤,可以感受诗人和词人四季里的胸襟情怀,如同走过盛唐,走过南北宋,走过历史深远的长廊,走进诗词高雅的殿堂。

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新梦想。新的西湖景区已开始规划筹建,水面将扩大到6.6平方公里,成为全国西湖之最。自然生态的大美和历史文化的底蕴,将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唐诗宋词里美仑美奂的颍州西湖,一定能呈现出极致的美,超越历史,显露不凡。

颍州,颍州人心爱的城,已成为众人喜爱的城和神往的远方。神州大地的人们和九州之外的远客,将相聚颍州,领略颍河的活力和颍州西湖的美丽,寻找生活的唐诗,寻找人生的宋词。

遇见颍州,遇见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