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的落叶在飘飞 我的眼泪却在无声地流淌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一场寒流来袭,北风扫落叶,树上稀疏的叶片还在旋转飘零,地上的叶子打着旋纷飞,如同数以亿计的褐色蝴蝶在遍地的低温里随风而舞,又一个 “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画面挂在了季节的枝头。

路上行人稀少,他们一个个身着冬装,缩着脖子,行色匆匆,呼出的气体瞬间凝成雾,再随风飘散而逝。挪动着小脚的老太太却衣衫单薄,在那满地的落叶间,划动着大扫帚将那落叶堆积如山……

阵风吹来,树上飘零的叶子,老太太堆积的叶子,还有地上的叶子仿若一下子都有生命,纷纷活跃起来,肆无忌惮地纷飞狂舞。在老太太的眼里,这满地的落叶便是遍地的黄金,令她欣喜,令她兴奋,她一刻也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大扫帚,扫着地上的落叶。虽然身着与季节不符的单衣,可她却热得大汗淋漓,花白的发髻散落开来,在风里飘成一面白色的旗帜……

“奶奶,我来帮您……”望着老人在寒风里忙碌的身影,我禁不住脱口而出。

又一阵寒风吹来,一片片飘零的落叶划过眼眸,“啪啪”地砸在车窗上,砸醒了我的梦……

梦醒了,车窗外的落叶在飘飞,我的眼泪却在无声地流淌……

不知道为什么,多年以来,我总是把寒霜满地的落叶与我的祖母联系在一起。如今,又是这些满地的落叶随着那虚幻的梦境,把我带到有祖母的往昔……

七十年代初,生产力尚还相当落后,物质尚还十分匮乏。那时候,还不等树上的叶子落下来,但凡有树的地方,就被人们用玉米杆、秫秸之类的东西撒在地上,以“画地为牢”的模式圈占起来,预先“定制”树上的叶子,随时恭候它们飘零。一场寒风,树叶纷飞,人们就纷纷把各自圈占的落叶收集起来,弄回家里,或用来烧火,或用来喂羊,就连那些和着坷垃的碎叶屑儿也宝贝似的弄回家,或用来积肥,或用来垫牲口圈。

那时候,每当寒流来袭、北风四起的夜晚,不管天多黑,风多大,气温多低,祖母从不贪恋被窝的温暖,带上篮子、耙子之类的工具就匆匆出发了——只为把一些落叶收回家。每一次,她都起得那么早,可当她回到家里,却还是忍不住对着老祖父,抑或是自言自语地哀叹自己没有邻家老祖母起得早,仿若惋惜人家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落叶。

祖母年近60的那年初冬,一场霜冻焉了树叶儿,只是没有寒风的催促,那些冻枯的树叶如同枯死的蝴蝶,依然痴情地抱紧枝头。等不及树叶飘落的人们便爬上树,或用力摇晃,或用长杆敲打,让那些贪恋枝头的叶儿飘零落地……

望着邻居们满载而归,急得团团转的祖母跃跃欲试,便找来梯子,让别人帮着把她弄到一棵低矮的桐树上。当她站在枝桠间的那一刻,她兴奋得仿佛一下子忘却了自己的年龄,忘却了自己置身何处,忘却了自己有一双站立不稳的小脚,她抓住树枝,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摇动着树枝,树叶纷纷落地,一种成就感让她兴奋不已,然而,就在她陶醉得忘乎所以的时候,三寸金莲不慎一滑,她便从树上摔了下来。尽管树下是新翻的土地,还有一层树叶,可祖母当时好大一会儿都没有爬起来;尽管祖母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在场的邻居们把她爬树摔下来的事情告诉家人,可最终还是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

“您知不知道自己多大年纪了?您知不知道,您不是去爬树晃叶子,您是去打您儿子的脸!您不去拾一片树叶,看看您儿子会不会断您的柴烧……”当父亲得知祖母从树上摔下来的消息之后,他一刻都没有迟缓,立马找到了她,平素以孝顺出名的父亲竟然大发雷霆,对祖母好一阵连珠炮似的咆哮。

祖母听任儿子对自己发怒发飙,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沉默不语,眼中委屈的泪水无声地流淌,咆哮的父亲的眼泪也在忍不住地流淌……

如今好多年过去了,那往事的画面清晰如昨,可画面里的亲人却都越走越远,与我生死相隔。

人生只是单程线,容不得有如果之类的假设,可每当我看到落叶满地的情景,总忍不住地想,假如,我亲爱的祖母能活到今天——衣食无忧的当下,面对这铺天盖地的落叶,她还会不会上演我梦里的画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