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是永远不容错过的好东西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纯属意外,所以我特别感谢母亲。因为是她赌气生下了我,世上才有了我这个人。

在我之前父母已经有了三个女儿,那时农村还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所以始终想要个儿子的母亲又怀孕了。恰恰这时计划生育开始了。按规定我家已属超生,于是政府下令让母亲把孩子拿掉。母亲坚决不同意,因为孩子已经五个多月大了,而且她强烈地感觉到这次是个男孩。可是软弱的父亲屈服了,他送母亲去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大夫告诉父亲,是个男孩,已经发育成形了。父亲呆住了,而母亲则哭得死去活来。

后来,母亲就有了我。是争一口气也好,是报复也罢,总之,母亲偷偷地怀上了我。我在母亲肚子里待了四个多月家人都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母亲说:这次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要生下来。于是父亲不作声,一家人都唉声叹气。

我出生了,没有给母亲争脸。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直接结果是家里被罚了两千四百元钱。那是一九八一年。在我出生后不久就陆续有人到我家来,他们看到襁褓中的我虽因营养不良而有些柔弱,但却健康可爱。他们知道我家的情况,于是纷纷提出要领养我,可是最终都被母亲拒绝了。母亲说:我就是要饭,也要把这个孩子养大。

真的感谢母亲当时的决定,因此挽救了我可能身世飘零的一生。

后来母亲并没有去要饭,她只用她勤劳的双手日夜劳作着,创造着。母亲本就是心灵手巧的人,现在更加勤劳了。她不仅学会了裁剪,还学会了简单的医术。我们姐妹四人的衣帽鞋袜都由母亲一手打理,生病了也不用去医院,由母亲配药打针,过两日也就好了。母亲每天都忙着,不管白天黑夜,家里外面,在我记忆里母亲就没有过闲暇的时候,她始终在忙着。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可是家里井井有条,我们也都健康的成长着。

我虽然不是男孩,没有给母亲争气,可我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在不到一周岁时我就能说完整的话,也许是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是多余的,对于溜须拍马之道更是无师自通,很会讨人喜欢。 每当有客人到我家来,我就成了母亲炫耀的资本,我会主动地打招呼,叔叔大爷的乱叫一气,总是让那些人很开心。他们亲切地叫我“大彩电”,因为我一出生就被罚了两千四百元钱,那时彩电是最先进、最时髦的东西,也不过两千多块钱。“大彩电”这个雅号伴随了我多年,即使现在回老家,也会有年长的叔伯对我说:“大彩电,将来有出息可千万不能忘了你妈妈!”

小时候家里穷,除了一日三餐没有什么东西可吃。那时整个中国都穷,所以大家吃得都不好。不过也有例外。有一次,我和三姐出去玩,闻到一种很香很香的味道,是从隔壁六大爷家飘过来的,于是我俩顺着香味来到了六大爷家。原来他家正在烙饼。我长那么大(大约两岁)从来还没吃过饼呢,可我本能地觉得那是好东西。三姐肯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因为她和我一样定定的看着六大爷家的那口大铁锅。

看我们两个小孩就这么把门口站着不是事,六大妈出来了。我热切地望着她的手,她的手里有一张饼,一张小小的、圆圆的、极可爱的饼。香味一下子蹿进我的鼻孔,我使劲的咽了咽口水。六大妈说:三儿,四儿,拿着吃吧。我当时一定十分意外,十分惊喜。我接过饼,三姐飞快地掏出小手绢,我俩一起把饼包好,然后一路狂奔回家。推开门,母亲正在干活,我俩异口同声的说:妈,给你吃饼!

后来春天来了,能吃的东西多了,小白菜、小菠菜用水一洗,都是我们的美味佳肴。还有榆树钱,味道好的不得了!母亲总是爬到树梢上,为我摘下最甜最嫩的新叶。后来我发现了更好吃的东西,西红柿的苗苗刚栽到地里,用手轻轻一拂它的叶子就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尝了一口,呀,真苦!太难吃了!于是我不再整日守在那些苗苗旁边。

母亲整日在园子里忙着,她在忙着给黄瓜搭架,我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母亲身后。母亲一边干活一边耐心地给我讲:这种植物叫黄瓜,嫩绿的是叶,金黄的是花,那个小小的东西是小黄瓜。忽然母亲停住了,她转身看着我,然后蹲下身,在瓜秧上摘了一个小黄瓜放进我嘴里。一股清新之气蹿遍全身。母亲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母亲笑了。她忽然说:闺女,去拿个碗来!我颠颠的就去拿了个碗来。母亲一口气给我摘了好多小黄瓜,我乐坏了,捧着碗到处显摆。

可是母亲并不总是这样宠我。随着天气变热,渐渐的大街上出现了一些卖冰棍的。冰棍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有概念,可是自从看见西院的五婶子给她家的小孩买过之后,我便断定冰棍是吃的,而且应该很好吃。于是以后每次听见卖冰棍的吆喝,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我满世界的跑找我妈,然后告诉她卖冰棍的来了。母亲异常冷淡的告诉我她知道了。我又跑去找大姐,告诉她这个消息,她的反应也十分冷淡,有时甚至训斥我几句。我当时很不理解,难道她们不知道冰棍好吃吗?卖冰棍的要走了,我赶紧跑到门口,扒着门缝看。呀,五婶子又买冰棍了,而且她买了两根!她可能看见我了,她拿着冰棍向我走来了。我有一点紧张,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五婶走到我面前,说:孩子,没吃过冰棍吧,拿去吃吧!我接过冰棍,心中涌起巨大的惊喜。我脸红红的向五婶道了谢就转身跑开了。我的兴奋是无法形容的,可又有一种担心,我隐隐的感觉到这样做不对,母亲可能会生气。我不知该怎样处理这支冰棍。冰棍用蜡纸包着,拿在手心里冰凉,可此刻我却觉得它在发烫。真想把它扔了,但又舍不得。我不敢把冰棍拿给母亲,更不敢自己偷偷吃掉。终于,我决定把这支冰棍献给另一个我敬爱的人——我的太奶奶。当我把冰棍送给她时,冰棍已经开始淌水了。太奶奶慈爱地拂了一下我的头,我转身跑开了,自己一个人躲到角落里,为我失去的冰棍流下了一大串泪珠。

晚上的时候,父亲偷偷告诉我:你妈要收拾你,快躲起来吧!我想肯定是冰棍的事被她知道了,心里很害怕,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果然,母亲黑着脸,一看见我就把我拎了起来,一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哇的一声我哭了,我边哭边喊:冰棍是五婶给的,不是我要的!可妈不听,一巴掌紧似一巴掌的落下来。太奶奶来了,巅着颤巍巍的小脚。她说:媳妇,冰棍是我吃了,孩子没错啊!我抬头,看见母亲的眼睛红红的。

从那以后,无论街上卖什么,谁家买什么,我都目不斜视,或者径直走开。母亲也再没打过我。

后来秋天来了,树上的果地里的菜都成熟了,我跟母亲学了很多本领,整天帮她干活。那时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也不知道生日应该怎么过,可是我的生日仍然来了,母亲记得。那天晚上,我干完了所有的活就帮母亲烧火做饭。开锅了,母亲说:闺女,去玩一会吧。我就到院子里玩。过了一会,母亲喊我,她说:闺女,今天你生日,妈给你煮了个鸡蛋。

生日?什么是生日?我问道。

就是你出生的日子。母亲回答。我没有拿那个鸡蛋,觉得很陌生,因为我从来没吃过,也不认为我可以吃。妈的眼圈忽然红了,她拿起鸡蛋剥好皮,说:闺女,吃吧,这是给你的,今天你生日。

我有太多的意外,可我终于拿起了那个鸡蛋,那个属于我的鸡蛋。一种特别的味道冲进鼻腔,那不是饼的味道,不是小黄瓜的味道,也不是我没吃过的冰棍的味道,总之很香很香。母亲转身进屋了,肩头一耸一耸的。

我开始兴奋起来,因为我过生日了,我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鸡蛋!我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看见父亲,告诉他我过生日了,妈给我煮了一个鸡蛋。爸不作声,默默地抚了一下我的头。

后来我终于把那个鸡蛋吃了,那个属于我的鸡蛋,味道好得没法形容!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东西。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美妙的感觉,那个鸡蛋成了我艰苦童年中最美好的记忆。

慢慢地,我长大了,家里条件也越来越好了,吃鸡蛋已经不再是奢望。尤其是每年生日时,母亲必定亲手为我煮上几个鸡蛋。每次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我有生以来吃的第一个鸡蛋。那是在艰苦岁月里最开心的一次经历,最温馨的一个时刻,令我永难释怀。

二十年后的夜里,忽然梦见童年,一个自卑的小女孩,她没吃过鸡蛋,也不知道什么是生日。可是母亲记得。即使全世界都忽略,母亲能感到女儿的存在;即使所有人都遗忘,母亲会记得女儿的生日。梦中母亲的脸有些模糊,她对我说:闺女,妈给你煮了个鸡蛋,今天你生日。然后母亲笑了,我哭了,从梦中哭醒。

此刻我泪眼朦胧,依稀间仿佛看见年轻的母亲牵着我,走过菜园,为我摘下嫩嫩的小黄瓜;爬上树梢,为我采摘最甜美的榆钱;并在生日时,为我煮一个鸡蛋。啊,母亲,母亲!让我如何回报您这份博大而深沉的爱?!

现在,母亲有些老了,经常讲起童年的事,也讲她小时候的事,以及她喜爱过的东西。于是我就暗暗发誓,将来要像母亲曾经宠爱我一样宠她,给她买从小就喜欢但从没穿过的连衣裙,还有各种新奇可爱的糖果,并在生日时为她煮一大锅鸡蛋!

我想有一天,我也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一个女儿。我一定会领着我小小的女儿,给她讲我和母亲的故事,并告诉她,鸡蛋是永远不容错过的好东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