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长江潮起潮落 记忆的潮水拍打着日月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长江,又叫扬子江,还叫天堑。从10岁开始,我家定居在扬州以后,我就成了一名“江上往来人” 了。

记得清清楚楚的是第一次从镇江到扬州,凄冷凄冷的夜。江边的风带着寒气,三轮车夫飞快地奔跑着。山影幢幢,兽一般的叫人恐怖。月牙在乱云中躲着迷藏,时而露出惨白的光。好远才有一根木电杆,吝啬地发着微弱的亮。从火车站到江边码头,瘦瘦的砂石路在车夫脚下嚓嚓作响。远处开始有了鸡鸣,天边有一线曙色,几声狗吠,告诉人们天要亮了。临近码头时渐渐有了人声,已经聚集了的人群跺着脚,耸着肩,焦急地等着头班轮渡。急着过江的人们背着大包小包,扶老携幼,看上去就像在逃难。冷,饿,急像三只肆虐的恶魔交替地袭着这群人。雾悄悄地起来了,人们的心更加抽紧了,大家明白江雾一大,轮渡就要停航。万一停航,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开始检票,拥挤的人群便躁动起来,像将要漫堤的洪水。检过票的人群大呼小喊,跌跌爬爬地奔跑在木栈桥上,简直就像逃难。目标就是摆渡船上有限的几张条櫈,后到的人就只能站着了。熙攘的人群里最活跃的小偷,人之间互相的挤碰都会怀疑对方是贼。挑担的,挎篮的,骑自行车的,扛大包袱皮的,人们互相挨着,又互相推着。各种各样的味道交织着,感叹着渡江难。

船到六圩要一个小时。浑黄的江水拍打着船帮,人们希冀着能有一天不再受这份罪。人们谈论着有一天能在镇江和扬州间修起一座大桥,可是都说那是做梦。有人说这地方一直在坍江,地基松软,而且江面太阔,根本无法造桥。桥就像拍打在江岸上呓语的泡沫粉碎了人们的梦。

几十年了,我从一个孩子长成了中年人,已经记不清在长江上来来往往多少次了。有时从外地回来,必须赶在最末班的轮渡之前到达江边码头,否则就要在镇江过夜。那时的人舍不得住旅馆,便蜷缩在火车站将就一夜,火车站也不像现在有空调。夏夜的蚊叮虫咬,粘汗交织;冬夜的飕飕寒风,焦灼凄冷。挨到天蒙蒙亮,再匆匆赶往码头。

后来有了汽渡,乘坐大巴士可以直接过江忘返,过江的时间也快多了。人们不再焦虑,还可以走到汽渡船的甲板上欣赏江景。江风习习,人们有了闲心看看江流,看看江上大大小小的轮船。甚至有了吟诵的念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醒了人们,梦想又一次被唤醒。

记得是八五年,国家批准了我所在的工厂引进大客车技术的项目。我陪同日本三菱公司的专家一同考察我国公路现状,他们提出要乘客车从上海到扬州。我们那时候与他们各方面相比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由于天气热,在车上我们拿出准备的可乐和吸管。他们说自己有,其实就是便携式小冰箱,现在已经不稀奇了。我们当时可是个个瞪大了眼睛,里面放着各种冷饮。也许他们不是故意卖弄,我的心却被深深地刺痛了。他们中有一位会说英语,我们在汽渡的甲板上闲聊起来。他们眼中始终让人感到一种有意无意的高傲,谁让我们自己太落后的啊!过了江,看到岸上的民居楼房,他诧异地问我为什么阳台全封闭起来,笑着说像“Jial”(监狱)。我记不清当时怎么回答的,反正我有一种耻辱感。

2005年,镇江和扬州之间终于建起了长江大桥。当我再次过江时,大巴士载着我们从润扬大桥上飞驰而过。我不禁吟诵出“瓜洲古渡无人渡,桥上飞车跨水来”的诗句,豪情油然而生。长江上造桥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多少座各种各样的大桥横江而过。过去的过江难已经成为历史,留在我们的脑海里。唐朝张祜的“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只能是记忆中的景色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大江两岸变得越来越美。我曾经登上江边高旻寺的天中塔,高吟“挪步登高舒一望,江南楼比众山多。”这些年来,岂止江南,江北也丝毫不差。又岂止是楼房,江北岸的草地树木绿茵如织。随着加大环保整治的力度越来越大,蓝天如洗,白云袅袅,过江的心情越来越舒畅,过江成了一种享受,仿佛是弹奏着一支悠扬的乐曲。

后来又有了高铁。从上海到镇江只要一个多小时,舒适惬意的车厢,比飞机宽畅。玩着手机,一会儿就到了,不小心就会乘过了站。人们拉着轻便的拉杆箱,人人都像轻松的游客,感觉每次旅行都像是在游玩。人们的穿着,谈吐都发生了巨变,高雅文明不再是梦。这些年的发展太快,老年人开始跟不上节奏。年轻人在车上看着喜欢的视频,WIFI,流量,各种新名词,……漂亮的乘务员在身边轻盈地走过。人们吃着各色食品打发着时间。与过去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要是和现在的年轻人说起以前过江的情形,他们都会瞪大眼睛说“真的啊?”。而我们这些老人,经历过苦难,经历过艰辛,却只能把那过去装在了心底,默默地回忆。像陈年的旧画,发黄抖动的老电影

现在想从上海到扬州,想哪一天去,网上买好票。到火车站用身份证在自动售票机上一放,车票就自动打出来了。进站也是一刷就进去了。

听说很快就都用上刷脸识别系统了,到时候更加方便快捷。

听说上海到扬州的直达高铁很快就要有了。高铁过江已经不是梦,国家发展的速度简直比高铁还快。在高铁上我看到的外国人不再是鄙视的眼光,而是惊讶,羡慕。

几十年的江上来来往往,看长江潮起潮落,记忆的潮水拍打着日月,让人感慨,让人兴奋,让人梦幻,未来还会变成什么模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