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儿依然在花间穿梭 轻唱樱花的热烈浪漫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每年的三四月是个梦幻的季节,樱花漫无边际的柔媚覆一座浪漫的岛,细细密密的芳菲里滋生多少爱的呢喃。

立春早过,依然春寒料峭,心头重重叠叠晃动樱蔓,把我的思绪拉长......尚未有幸漫步于樱花廊下,只一厢情愿的臆想着那一株株粉或白的樱瓣:雪肌瓷肤,粉装腮晕,袅袅娜娜如温婉的仙子,漫步在这仙境般的梦幻里,聆听千百年来关于樱花深情的絮语......

春水微漾,燕尾剪剪,清风低低掠过三月的堤埂,驱散冬天堆积的余寒,风过处,樱瓣缤纷如雨,如泣如慕,犹如一曲凄美缠绵的小提琴协奏曲《化蝶》。

我想踏着已厚重百年的青苔石阶,越过岁月层层的篱樊,来到樱花树下,虔诚的伸出双手截一段花语,一段关于凄美爱情的热烈与浪漫!绝美的事物,总是如昙花一现,樱花开得繁华,花期却很短暂。遥想一百多年前的滨海岛国,那个叫菊子的美丽姑娘,在樱花树下盛装敷冠,痴痴的等待前世姻缘中那个叫苏曼殊的倜傥少年,她的三郎带着满身的沧桑与孤苦漂洋过海来结一段情缘。

怦然心动,是春与樱花的邂逅,从此开启一场浓烈的爱恋,美丽的菊子把少女纯洁无暇的爱恋化作樱花盛开得如火如荼,密密的爱意不给风儿留一丝缝隙。岂知苏曼殊慧根颇深,自小家庭的变故使他受尽磨难,他的一生注定和樱花有扯不断理还乱的纠葛,他的生母也是一位滨岛的女子,温柔贤惠但在曼殊幼年就香消玉殒,留下孤苦的他在人世间辗转漂泊,偶尔的机缘当他踏入清幽古刹,袅袅禅香如祥云拨去他眉心的悲苦,悠远的佛歌似暖阳覆上他瑟缩的躯体,那一刻他突然顿悟,人间悲喜不再怨。多年以后,当他再次辗转到这里,他依然欣喜波折的世间还有一份深情的爱拯救他于层层苦厄,但他深知自己的生命属于芸芸众生,注定无法给她天长地久的厮守。他只想收拢这樱花般纯洁的烂漫和美丽,如同一串心爱的菩提日夜摩挲于手心,熨贴着五腑六脏,和心灵汇合,使它得以内敛而晶透,借千古檀香把心与心的契合传递和延续。所以面对菊子不管不顾热烈的表白,他竭力平复内心的波澜,却不敢给予相应的回复。

爱,是圣洁的,本没有国界和地域。那个在樱花树下把爱的坚守和执着开成满天粉绯的菊子,最终没有抵御住家庭的逼迫和压力,风雨的摧残,抱着对三郎浓烈的爱,把生命之重抛洒向无边的情海,决绝的为爱投海自尽。那一场凄切的花雨,打湿了三郎的雨笠烟簑,樱花飘零,零落尘泥香不再,从此红尘情缘寂灭,她的凄美零落成了他心头打坐的禅语“禅心一任娥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雨笠烟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

爱到无望是成全,是不忍背着她颠沛流离的决绝,是了脱尘缘后青灯古佛前的虔诚祈祷!从此娑婆世界唯有牵挂是众生。

岁岁年年,樱花复繁,中国(合肥)长丰县即将迎来首届樱花艺术节,一百多年前的滨海岛屿上关于樱花的那场花事已归旧土,风情摇曳的枝蔓上,不再回荡菊子幽怨深情的轻叹,风儿依然在花间穿梭,你听,它在轻唱樱花的热烈浪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