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已到 我与樱花可否有缘相遇呢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与樱花谋面不多,回想起来,也就几次。可就是那么几次,樱花的影子便映在我心上了。

第一次看见樱花是在我大学老师的家里。那天,我们几个班干部代表全班同学,前去探望生病的老师,老师的家在济南千佛山下。我们撑着伞,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走进老师的家门。

一进大门,我们还未看见老师,就被院子里一棵花树深深地吸引。

雾蒙蒙的天地间,好像只剩下那么一树花,在独自绽放。高大盘曲的树干上,开满了粉红的花朵。她们一朵挨着一朵,一簇偎着一簇。雨雾在粉红的花枝上轻轻飘荡,花枝氤氲在细雨中。白色的雨雾,粉红的花簇,相互映照,如在梦里仙境。

这是樱花,是我留学日本时,教授送的临别礼物。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花树前,她撑着一把油纸伞,微笑着看着我们。

我们坐在老师家的落地窗前,欣赏着雨雾中的樱花树,听老师缓缓地讲樱花的故事。

“那时候,中国和日本刚刚经历了一场战火,我是硬着头皮去日本留学的。先开始,我处处小心谨慎。我的教授,一位博学的社会学家,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向我讲述了周总理与他的会面,还指着富士山下的樱花树,说,瞧,它们都来自古老的中国。日本人民热爱它,奉为国花。从那以后,我再看到樱花时,总感觉亲近无比,我再也不觉得孤单了。这棵教授送的樱花树,我带回了家。你们看,她回到自己的祖国,长得多么旺呀!”

窗外的春雨濛濛,樱花如云如霞,就那样氤氲在我的记忆里。

时间一晃,我告别老师也有十年了。她院里的樱花开了落,落了开,也有数十次了吧。她可曾站在花树下,把她的老师想念?抑或是,还会记起我们这些散落四方的学生?

以后的四月,寻觅樱花成了我的心愿。听说孟府有两棵樱花树,去年春天,我慕名前去。那是一个难得的晴天,灿烂的春阳映照着大地。我的心情一如这天气一样,晴朗一片。我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期待,似乎已看到了那一树的花朵把我招唤。等我兴冲冲赶到花树前,看到的却是那满院子的花瓣随风飘散。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和伤感

我久久徘徊在樱花树前,看那粉红的花瓣纷纷扬扬随风舞动。我伸出手,接住了这片,却接不住那一片。我索性坐在树下,静静地看地上飘落的花瓣。花瓣飘在风中,一忽儿往东,一忽儿往西,有时,还会打着旋儿。她们与春风融为一体,画出风的痕迹。小院里,空中飘的,地上落的,风中舞的,全是樱花。幽幽的花香,熏染着小院,熏染着风,还有坐在小院里的我。

我就那样,坐在樱花树下,久久不肯离去。看着飘落的樱花,我想了好多好多。人与花一样,相遇、相知、相爱,皆需一个缘字。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缘又是变化的,这次有缘相见,下一次,就不一定。我与樱花不就如此吗?不期而遇给我带来多么大的惊喜,一下子点亮了我的眼睛,照亮了我的心。也让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一个故事。从此以后,常常盼,常常想,希望能再一次谋面,再一次陶醉在那满树的芳香。有惊喜,有失落,有相遇,有分别,种种滋味全尝遍,也许,这才是完整的人生

我很羡慕有的地方遍植樱花,要是我的家乡也有栽种樱花的习俗该多好!我们这里地处鲁西南,山地、丘陵、平原地,几乎各占一份。田间、地头、沟渠、河畔,苹果树、梨树、山楂树、杏树、板栗树、枣树……似乎北方的果树,这儿都有,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常把杨树、榆树、梧桐树、皂角树等来栽种,偏偏很少见到樱花树。我思来想去也找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我想,也许,这与家乡的人们的生活实际有关系。鲁西南,曾是穷乡僻野,人们糊口都难,种上果树、经济林,都能卖钱养家,改善生活。可樱树,结的果子,不能食用,树木长得又缓慢,不及杨树、榆树的成材时间短。于是乎,重实用的家乡人抛却了花开如锦的樱花树。我相信,变化是常态,说不定,在哪一个时刻,我会在家乡的土地上走进樱树的花海。

我期待,在今后的生命中,能与樱花常相逢,不管是家旁邂逅,还是千里相逢。

我感动于樱花的热烈、纯洁和高尚,盼望着目睹樱花似雪挂满枝头的气势,感受落樱时节樱花似雨的凄美。

我听说武汉大学的樱花有“三月赏樱,只在武大”的美名。古老的校舍,同样有点“古老”的樱花树,让人流连忘返。在电视上曾看见过,因前去武大赏花的人太多,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武汉大学的樱花固然出名,但是,为赏花挤成一团,似乎破坏了赏花的心情。

赏花需要闲情雅致,赏花最好安安静静。花开时节,人们携酒带肴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边赏樱边畅饮;或者一人徜徉于花间,流连于花瓣飘落的树下,任心思飞远,任泪水滚动。

如果能有那么一大片樱花,盛开在安静的山谷,或者朴素的村庄旁,最好能有一条小溪,泛明亮的波纹,从花树下缓缓流过。我踏着松软的土地,吸着芳香的空气,漫步走在花树下。我会从树丛的这边走到那边,又从那边走回这边。夜晚来临,我们就搭起帐篷,睡在花树下,或者走进村庄,住进农人的家里,和他们聊一聊农事,谈一谈樱花。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多待上几天。

“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我最喜欢白居易的这句诗,他把欣赏樱花的闲适和舒心写的淋漓尽致。因为喜爱,才从山野掘回山樱花植于庭院观赏。想想看,自己的小院子,植上心仪的花,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啊!

我也想拥有那么一个小院,拥有两棵高大的樱树。我会在花开的日子里寸步不离,我会在不同的时间里仰望花树。清晨,我推开窗户,先吸一口樱花的芳香,再去花树下伸展一下腰肢。阳光下,我搬上一把躺椅,放上一曲轻松的音乐,躺卧在花树下,眯上眼睛,晒一晒太阳。夕阳西下,我在树前,看红日西沉,赏红霞满天。夜晚来临,我在满天星斗里,坐在樱花树下,喝上一碗小时候最爱喝的咸汤,回味母亲那悠远的“回家喝汤啦”的呼唤。月夜里,清凉的月光照在樱花树上,我披衣出屋,站在花树下,仰望树梢的那轮明月,它偎着满树的花团,温暖温馨

我就这样守着樱花树,哪怕下雨天,也忍不住撑上伞,徘徊在树下、花前。我拾起被雨打落的花朵,把它捧回书房,安放到白色的宣纸上,画上一幅淡淡的水墨画,让这朵早落的花开在风轻云淡的山乡。

目睹樱花飘落,也许,我会怅然若失,我会在泪光里,细数伤心的往事。可是,我觉得,也许,我会在樱花树下翩翩起舞,或者席地而坐,接受一场花雨的洗礼。

“繁樱纷菲,嫣然潋滟;浅浅岁月,灼灼其华”。春天已到,我与樱花可否有缘相遇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