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糖果的故事 ,小川阿佐美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糖果

那些关于文学/糖果的事情

这里没有亲朋好友,你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至少不用那么在意。希望自己多分享一些,不要抱怨,但目前我觉得心里有很多抱怨。也许,几年后回头看自己的成长之路,依然可以算是一种留恋。

我想我的心是孤独的。即使我不孤单,我最初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因为我的朋友们忽略了很少的关心。就像我的小说一样,我的父母从来不照顾我们的兄弟姐妹,只照顾食物,其余的都不怎么关心。我自己也没怎么注意,但是她这样说的时候我很难过。从小就在一群男人里。村子里没有多少和我同龄的女孩。我和我的兄弟和小男孩一起玩游戏,一起疯,一起做坏事,一起摔倒流血。我试着自己去做……。好好想想。我真的是个怀旧的孩子。小时候,被宠坏的时候,特别羡慕当时的邻居。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被别人喜欢。我愿意事事迁就别人。别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做。小时候就有一个想法,想让别人对自己好,那就先对别人好,然后别人再对自己好。所以,我可以和任何人做成人朋友,也可以和任何人玩。我不骄傲,气质极佳。小时候有点小聪明,读书好,什么游戏都玩得好,学东西也快。自然,很多人愿意和我一起玩。然而,它总是持续一段时间,很快就有新的恋人。

我和家人感情不深。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的多语言交流。我家有六个人不擅长说话。我父母不在乎。他们只记得年轻时兄弟姐妹之间无休止的争斗,却记不起一点点的争吵。父母忙着做生意,我们玩我们的,现在我们的生活是我们自己的,电话很少。不是我们不理解不关心对方,而是不懂得沟通和交流。我们只是习惯了,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去找他们。想想就难过。

朋友,我从来不缺。我上小学的时候有几个不同时期的好玩伴,小学毕业就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初中生很少,读完高职也很少联系。因为他们有了新欢,大家都一样,也都有了新欢。有了新朋友,他们自然就少了联系。在接受高等职业教育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一个与一种气质相悖的同桌,开始了我几年的噩梦。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毁在她手里。我应该恨这个人,但我不能恨。

父亲的糖果

文/入柏

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上。很久以前,镇上一个年轻人写剧本的时候,用了一句夸张的话:“掉下来两头都出来”,但是在《小人国》里品味格列佛就夸张了。

镇上的主要街道是一条街道,沿着澧水蜿蜒。乡亲们也低头向上看。人总是那么多,别人都有清算账户。因此,如果车主有什么问题,大家都会加入进来找乐子,帮“ ”——一个忙。父母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孩子在外打工,有退休金,手头宽裕,喜欢忙碌,所以家家都有事做,大部分都来自普通人。就这样,两位老人几乎享受到了接近市长的礼仪。人多的时候,主持人和“智克士”不能打招呼,但绝对不会被冷落。

镇上自然有喝不完的饮料。除了重大事件,孩子的满月酒还有很多种类,比如宝宝周(周岁)、孩子考大学、参加工作等等。人们涌向俱乐部,去了西部,就像一天开了两次会。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像划船一样双手撑地走在前面,招呼人,祝贺人,给人红包,而爸爸像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笑着。喝完酒,我妈和人就要没完没了地鼓掌,于是我爸俯下身,抱歉地问我妈:“我还是回去吧。”妈妈在空中挥了挥手,回喊:“走。”结果,几乎每个吃了酒的人都知道我爸爸要回家了,这让他越来越尴尬。

当别人开始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父亲会不慌不忙地起床,然后像他顺手做的那样,把放在他和母亲面前的糖包放进口袋,默默地离开。

我父亲以前在外地工作,但镇上的人不熟悉,所以每个月只按政令交钱,这样才能从母亲身上获得成就感。尤其是当我除了工资之外还赚了几块稿费的时候,我就觉得洋洋自得。人们不太了解他的坏习惯。

我父亲不可能参加这样的聚会,我母亲也从未邀请过他。参加是我父亲的倡议。我父亲留在我母亲身后的原因是,他知道他母亲是一个散漫的大炮。这样,他可以参与人情的意见,尽量减少镜头的数量;他们可以从对方的返回处带回一包糖果——,否则母亲永远不会带回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家里的糖果开始到处泛滥。沙发、书架、炉子和餐桌随处可见。有一次,妈妈打开行李箱,发现有好几袋糖果已经融化,甚至粘在衣服上,气得把大部分篮子都收拾起来,给了邻居。

这让我父亲难受了很久。过了几天,当一家人又开始多看甜食时,父亲主动凑了过来。妈妈不在的时候,他把所有的糖果都倒进了煮锅里,然后往里面加水,用火煮成糖浆,冷却后当糖水喝。

我不知道糖是否与糖尿病密切相关。反正到了晚上,父亲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倒在了床上。他的邻居把他送到了医院。经查,据说血糖达到20,是典型的糖尿病。就这样,因为父亲不能忍受糖果,每天给他注射胰岛素。

母亲经常奚落父亲,说他又穷又怕。的确,我父亲是个孤儿。和家里经营米线的母亲相比,他确实出身贫寒。据我所知,我父亲从来没有倒过剩菜。但凡有盈余,基本上都是他买单。如果他消化不了,他会把它放在一边,享受下一顿饭。妈妈告诉我,她不知道为他偷偷甩了多少次。

父亲不知道如何花钱。给他钱,他只寄给银行。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上一代人的知足,这让我感到悲哀。存钱是个好主意,但有时是这样的:两个极端相遇。节约变成浪费,浪费变成节约。

三百颗糖果

文/肖春荣

大龙离开山洼村已经二十年了。他小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十八岁时和他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大龙和村民一起出去搞建设。

大龙小时候物资匮乏,在山谷里更穷。对一个孩子来说,口袋里有一颗糖果是最幸福的事情。通常有钱买的人都有亲戚朋友要结婚。仪式结束后,别人送的喜糖用红纸包好,里面有四块,表示四红四喜;有的人放六块,希望六六块顺利,但很少有人放八块。当时人们并不知道“八”和“发”是谐音,即使知道也不愿意放那么多进去。

那时,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通常,大人只让大一点的孩子吃一小口糖果,剩下的留给小一点的孩子,让他们停止哭泣。孩子吃糖,更准确的说法是舔糖,或者不愿意咬在嘴里。我不知道一块糖需要多长时间。难怪大人逗孩子的时候,会用舌头捧起脸颊说,你看,我嘴里有糖。那些贪婪的孩子如果在路上发现一张糖纸,就不得不在嘴里咀嚼。

村民们知道大龙的父母早逝,从小和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所以不管谁有亲戚朋友结婚,回来都会给大龙一块糖。大龙吃完一块糖就把糖纸叠好,一年攒了300个糖纸。

大龙跟着村民搞建设,从小工人做起,扛材料、拌砂浆,后来慢慢学会了砌砖。一年后,大龙离开村民,只身前往深圳。经过多年的努力,大龙有了自己的施工队伍,开始承接小项目。十几年后,大龙的项目越做越大,从一个小承包商变成了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

因为家乡没有亲戚,大龙在南方发展多年,已经二十年没有回老家了。那天,和他在一起多年的员工要结婚了。这名员工和大龙是老乡,都来自同一个镇。他要求大龙结婚后回老家办婚宴。如果大龙有回家看他的打算,他愿意邀请大龙做他的见证人。一句话勾起了大龙的思乡之情,大龙当即答应和他一起回家。

二十年没回老家了,没想到这么穷。石头盖的房子,绿草如茵的屋顶,崎岖陡峭的山路都是一样的。员工结婚当天,村里很多孩子来到新房向新娘要糖果,慢慢害羞地挪到新娘面前,喊着“阿姨”或者“嫂子”,“给一块糖果/[/k13/。

很长一段时间,糖果对大龙没有任何诱惑,他也没有吃到任何好吃的糖果。但那天,大龙看到了山中娃娃收到糖果时的开心表情,他剥下一块糖果放进嘴里,但童年的味道再也没有找到。他变了,还是糖果的味道变了……

三年后,山洼村的村民全部搬进了新建的楼房,山洼村旅游区正式对外开放。大龙被村民推选为山洼村的村主任。大龙觉得自己又找到了童年糖果的味道……

我心中的糖果节

文本/赵娜

我是一个蛀牙的小女孩。我爸妈一直认为这是因为我小时候爱吃糖,一直不肯让我再吃糖。我经常想到糖果的甜味。嘿!如果有糖果节,那就太好了!

如果你问我糖果节什么时候举行?哈哈,我告诉你——我想放在10月12日(偷偷告诉你,今天是我生日)。

糖果节到了。你一睁开眼睛,就会发现房间里满是糖果。我们面前的一切都变了:窗户是糖做的;木门不见了,变成了巧克力。连枕头都变成了棉花糖。……在糖果节上,你可以随手抓一把糖果,随时舔一舔。每个人闻到甜甜的糖果都醉了。

在糖果节上,孩子们是最快乐的——,他们终于可以自由地吃糖果了。孩子们出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五颜六色的气球出现在天空。突然气球爆了,一堆糖果从里面飞出来,带着小降落伞慢慢落下来。孩子们很开心,他们举手去捡糖果。绿色是苹果,红色是草莓,紫色是葡萄。……每个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味道,又唱又跳的开心!

糖果节是孩子们自己的节日。你喜欢吗?

糖果屋

文/袁文静

2030年9月20日上午,科技实验室里诞生了一栋漂亮耐用的新房。科学家称之为“糖果屋”。

糖果屋是鱼形的,由蛋糕和糖果制成。房间里的桌椅是巧克力做的,窗户是漂亮的水晶,沙发是柔软的棉花糖做的。……房间里还有一个水池,里面放满了各种饮料。

糖果屋不仅防水、防火、抗震,还具有运输功能。如果你想去海洋,只需按下苹果开关,糖果屋就会立刻变成潜水艇带你去海洋;如果你想飞上蓝天,按下菠萝开关,糖果屋就会变成空中飞船,带你翱翔天际。它可以随着季节的变化自动调节室内温度。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你再也不用害怕炎热和寒冷了。

“安静,起来!”妈妈的呼唤让我从糖果屋回到现实。想起刚才做的梦,忍不住抱怨:“妈妈,你为什么叫醒我?我在吃好吃的糖果,和白云玩捉迷藏!”“你在说什么?起床去上学!”妈妈催促道。

我在妈妈背上做了个鬼脸,心想:这不傻!也许将来我们真的可以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糖果味“6月1日”[/s2/]

文/沈

“6月1日”是属于我们的节日。这一天,我们可以无所顾忌地自由玩耍,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甜蜜的笑容。

“ 61 ”我该怎么办?捉迷藏和萝卜蹲的次数数不胜数……,但我在想象一个独特的“六一”节!

丝带飘动,笑声不断。“6月1日”的氛围开始在冉冉兴起,包裹了整个校园,就连熟悉的班级也变得陌生起来。每个学生都在忙着布置班级,甚至“捣蛋鬼”也在帮忙。这时,老师快步向我们走来。她用神秘的语气说:“老师也给你准备了惊喜!”话音刚落,接下来的“哇——”讨论得好像千军万马在打仗。然后,老师把我们带到一个陌生的教室,打开门,看到里面全是五颜六色的糖果。我们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大家反应过来,立马就吐了,有的躺在“唐海”闭上了眼睛。其他人抓了很多糖塞到嘴里。他们一直说:“老师,准备这些肯定花了不少钱。不吃就浪费了。多吃点可能会给老师省点钱!”其他人都在喊:“甜,甜,很多甜!”女孩们抓起地上的一把糖果举到天花板上,大喊:“下雨了!下雨了,糖!”调皮的男生在打糖架,甜甜的糖果落在他们身上,但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这就是我想要的“6月1日”,“6月1日”像糖果一样甜。

两只猴子争夺糖果

文本/郭馨予

在森林里,一个游客不小心把一颗糖果飞了出去。“嗖/

两只猴子看到它,同时跳了起来,落在糖果旁边。他们伸出手抓住糖果的两端。一只猴子说:“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糖果,是我的!”另一只猴子用爪子抓着对方的腿使劲拉。被夹在腿里的猴子互相吃东西。他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打得不可开交。最后,两只猴子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不久,他们又打了起来。突然,看了很久的老猴子跳了出来,迅速拿走了糖果。当一只猴子打算再次得到糖果时,他发现糖果不见了。他大声问:“为什么糖果不见了?”他们立即停止战斗,四处寻找糖果。他们突然看到了老猴子,看到老猴子骄傲地坐在树上,吃着糖果,看着他们。

最后他们不得不感叹说:“唉,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早就对半分了。否则,我们就不会吃不下任何糖果。下次让我们团结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