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一见的紫云英只是乡间的美食 在春天里尝个新鲜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江南人习惯把紫云英称作花草,名称听上去很土,却非常直白。江南有过大面积种植花草的历史,在改革开放之前,农田中普遍种植花草做绿肥,花草田成片,花草遍野,在春雨的润泽下,含苞待放,等到清明时节,花草不负众望竞相花开,紫红色的小花铺满田野,把春天装扮成花海,用惊艳包围着村庄。

诗经曰:“防有鹊巢,邛有旨苕。”古人所说的苕就是现代的紫云英,这是现代植物学名称,也就是官方的名称,这个名称怎么来,已经很难查考,如果从字面理解,以为是从民间自然形成的。紫云英开出来的花是紫红色的,以往都是大面积播种,花开时云霞一片,非常壮观,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大美的气势,众多的小花组成的花田更显得英姿勃发,取名为紫云英,既有乡土的味道,更有清雅的气息

在很长一个时期,江南的春天是属于紫云英的。在缺少化肥的年代,江南农村大面积种植紫云英当作肥料,规模甚至超过大麦和油菜等春花作物。在上一年的秋天,直接将种子播撒在水稻田里,到了晚稻收割时,田里已经长出幼稚的小苗,晚稻收割后,幼苗充分享受着阳光和雨露,开始快速生长。在冬季,江南种植最多的作物是大麦、油菜和花草,有了这些物种,冬季的田野依然一片青绿、充满生机。当春风吹来的时候,唤醒了沉睡的大地,也催动了紫云英迎接春天的脚步,从稀疏的幼苗到铺满田野的萃绿,紫云英正在为花季的到来做好冲刺的准备。人们已经看到了柳树披上了新绿,桃树也穿上了红装,但紫云英还没有出场的意思,或许,它不想争一个早字,它要在作好充分准备之后给春天一个惊喜。其实春天并不在乎报春的迟早,她在乎的是春天的节奏,需要的是春花次第的秩序,紫云英是不急于奏热闹的,它知道只要自己一出场注定热闹非凡。春天总是用阳光和雨露来提醒大地上的植物,周边的麦子正在长着身子,油菜开出了黄艳的花色,当人们正沉浸在鲜艳的油菜花中时,忽如一夜春风来,紫云英花开满田。紫云英就是喜欢带给人们惊喜,一夜之间把绿色的田野变成淡紫红的花海,它开的花虽然不大,但常以数量取胜,用规模造势,只有当紫云英花铺满田野之时,人们才感到春天是如此繁华心情是如此奔放,此时的农民已经知道,春耕又要开始了,成群的蜜蜂正在花田中来回飞舞、不停采蜜。

紫云英花总是用铺张的形式装扮春天。繁星一般的小花朵洒满田野,由近及远的花色,犹如满天的云霞,这是繁华的春天,也是童年撒野的天堂。上学路上,在花田中穿行,陪伴着一路的风景,呼吸着弥漫的花香;放学路上,在花田中游荡,抚摸着浮动的紫花,追逐着飞舞的蜜蜂。花开是紫云英一生中最美的时光,大片的紫云英花吸引着成群的蜜蜂拈花惹草,同样也吸引着我的童年深淹花海,成片的紫云英,放眼望去花团簇拥,但又无法拥抱,只能用奔跑来感受春天里的烂漫,跑累了就躺在花草田里看蓝天白云,看够了就采摘红紫的小花,做成花环戴在头上,做成花球拿在手中,这是一种沉浸在花海中的梦幻,也是深深铭记的乡愁。

时过境迁,繁华散尽。改革开放以后,农民在田里只种春粮,不种花草,化肥增产后,农村也不需要播种绿肥了。现在大多农田连春粮也不种了,只种一季水稻,再也没有人大面积种花草了,这个时代,已经无缘紫云英的热情浪漫和花海的夸张铺陈,曾经的花海,早已成为永久的记忆和难忘的乡愁。

已经到了春天,但还在春天里等待春天。似乎感觉缺少点什么,或者在寻找什么,直到某一天,在青莲寺村采风时,发现了一方紫云英,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就是我在春天里的期盼。在童年时代,早已养成了与紫云英相伴的习惯,放纵了在花田中无拘无束地流放的野性,虽然人早已离开了这样的环境,但童心一直停留在曾经的时空之中。我当然知道,这一小块紫云英是人工播种的,种植紫云英的农民或许与我一样,喜欢这种植物,喜欢把它当作春天里的美食。正在我感叹之时,一位农妇走了过来,大概是觉得我这个人有点奇怪,一直看着路边的花草,而我同样觉得奇怪,难得有人种了花草。我问她这些花草是不是你家的,我想摘一把回去炒着吃。她说你想要自己摘好了,花草是邻居家的,我会与他们说的。这让我回到了在农村成长的年代,那时大多农田中都播种了花草,放学后经常在花草田中割草,田里除了紫云英,还长着很多的杂草,有碎米荠、稻槎菜、看麦娘等等,这些草不怕寒冷,在上一年冬天就已经生长旺盛,过了春节就络续开花,田里的花草当然也长势很好,但割草的人不会偷割花草,只有在想炒食花草时,才会专门拿只蓝子摘取。我摘好了花草,农妇又告诉我,边上的菜地都是她们家的,地上有多个品种的蔬菜,你喜欢什么菜自己尽管摘。虽然蔬菜不值多少钱,但农村的这种淳朴乡情却让我的内心倍感温暖。摘得多种新鲜蔬菜,晚餐享用了自备的素宴,清炒紫云英的味道,清香甘甜,这真是久违了的味道。

紫云英是具有浓烈乡愁的植物。以往主要用作绿肥,有时也作牧草,但牛吃多了容易胀气。紫云英花开满田野之时,也是春耕开始之时,这时的农民会牵着牛开始犁田,广阔的的田野中犁田的人跟着牛来回行走,这是活生生的牛耕图,通过犁田把紫云英压在泥土下面,等腐烂了就成为有机肥料。农耕时代的江南农村,生产队都养殖多头耕牛,这是极其重要的生产工具。春耕时节,耕牛面对着大片紫云英,根本无法逃避现实的诱惑,犁田的人总是严加看管,耕牛眼看着紫云英搓肩而过,总是心猿意马,有时牛掼绳松了一下,就及时转过头咬上一口,那种味道肯定是甘甜可口,吃了一口注定还要想吃第二口,犁田的人总是及时把牛头拉回来,除了命令牛专心犁田,就是不给它吃紫云英。在耕田的时节,牛吃的草料还是很好的,不过就是没有紫云英,作为耕牛,无论如何是想不通的,而且很不甘心的,常常趁人不注意时溜到花草田中偷食。紫云英虽然好吃,但很容易产生胀气,牛是反刍动物,吃下去的紫云英放在胃里不是马上消化,而是在空闲时返回嘴里再次咀嚼,这就为发酵胀气创造了条件,牛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吃了紫云英会让牛肚越胀越大,出现这种状况,只能请兽医了。

当所有的花草田翻耕过后,一场视觉盛宴就此落下了帷幕,接着上演的是田园交响曲。犁过的农田中放满了水,大批的青蛙在水田中一边戏水一边寻找虫子,这是青蛙的繁殖季节,为了寻找自己的恋爱对象,蛙鸣声此起彼落,回荡田野,俨然是田园里的蛙鸣交响曲。

今天已经看不到大面积种植的紫云英了,不用绿肥,没有花草田,也没有花海。绿色有机食物只不过是嘴上说说的噱头,从事农业生产的人们所想的是如何减轻劳动和提高产量,化肥农药是最好的捷径,绿肥难有用武之地。偶尔一见的紫云英,只是乡间的美食,在春天里尝个新鲜,就当是美好的回忆,或许这正是曾经的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