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们母子俩去城里 第一次吃猪尾巴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前两天散步,从城里往乡下走。
翻过西铜高速的高架桥,沿着联塑厂门口的柏油路一直朝前走,走到村子尽头的时候,突然发现老远的黑魆魆的槐树底下灯火通明。干啥哩?好奇心驱使,竟然超前多走了两步。原来是一家新开张的烧烤店。名曰:地锅传奇。这名字叫的新颖而又霸气
吃些吧?我回过头来和妻子商量。
吃啥哩?能消化吗?都跟老瓮一样了,还吃哩?快走,快走。一贯主张养生的妻子急不可耐的打断我。
说真的,这些年晚上还真的不怎么吃了。消化不了啊。每每在城里转悠,看着各个摊点、大小饭店,年轻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大肆朵颐。不免生出一些羡慕来,这晚上吃的是要背着石头上山去啊?可是人家就吃了。
这就是年龄的差异,不服不行。
但是不知怎的,今天就特别想吃。
我谄笑着,像个孩子一样,似乎带着点乞求的语气说,吃点吧,我真的想吃点。
不是花钱的事情,是健康,健康,知道不?妻子再一次强调。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吃点。
唉,实在想吃,就吃吧。妻子总是拗不过我。
问了问,都有些啥?
答曰:主要是铁锅炖。
妻子说算了,两个人,炖啥哩?
老板说,不吃铁锅炖,还有其他的哩么,来来来,坐坐坐。做生意人从来都是这么亲切和气,灵活多变。
于是坐下来,要了两盘凉菜,两杯啤酒。就这样,慢慢的吃,慢慢的喝,慢慢的享受着这夏夜的凉爽和安静。
突然隔壁的桌子上了一盘猪尾巴,光溜溜的两条,热气腾腾,色彩诱人,加之一阵微风,飘香四溢,立即它勾起了我的回忆。

小时候,因为爱流涎水,大抵我们这一代都用过这个偏方。一吃,果然奏效。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方子,既能治病,又能解馋,实在是美妙绝伦。
我第一次吃猪尾巴是在随母亲去县城的路上。那天,因为太饿,太渴,也太累,路过一家饭店的时候,母亲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走,进馆子去。就这样我平生第一次踏进了专事吃喝的饭店的门。母亲要了一碗大米稀饭,给我要了一条猪尾巴。酱红色,上面光滑润泽,服务员端过来的时候就飘了一股浓郁的香气,咥一口,又筋道,又好吃,越嚼越香,至今难忘。
妈,你也吃一口,我在享受美味的同时不忘母亲。妈轻轻的咬了一小口,不无感叹的说,哟,真好吃,我娃快吃。于是我一口接一口的啃着。脸上,手上到处都是油。那个香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也许是平素里根本就没有,也许是那家的猪尾巴卤得真的特别香,自那一次起,每回过那家饭店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回头多看几眼。可惜那样的遇见却再也没有发生过。
后来我参加工作领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我就马不停蹄的去了县城。可是那家饭店早就解散了。问了好多食堂,都没有卤猪尾巴,真是遗憾。
再之后,不知是忘了,还是没有遇见,这念头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今天偶遇,一贯注重回味人生的我又一次激发了当初的欲望。
来一条猪尾巴,我慷慨激昂。
吃那的啥哩?油腻腻的,小心三高,妻子又是都囔。我才不管那些。
猪尾巴上来,拿起来就啃,真是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筋筋的,黏黏的,油腻滑爽,我像一个小孩一样,完全不顾当时的吃相。等了快四十年了,第一次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真香。
吃猪尾巴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我的母亲,八十多岁了,前些年经济紧张,没怎么给她买好吃的,现在有钱了,可是每次买回东西她却吃不动了。想到这些我不由得流下了感慨眼泪
今天这是咋了嘛?妻子关切的问。
我想起妈了,那一年我们母子俩去城里,第一次吃猪尾巴——,我向妻子详细的叙述了当年的情形,妻子也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我说,唉,可惜妈吃不动了。说这些的时候,我泪崩了。
妻子说,是呀,有些事情是不能等的,再等就无法挽回了。
我说,也是。比如这猪尾巴,再等,我也就吃不了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