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顾盼她的身影 一直不见梦里归还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一直想为她写点文字,一直不知从何张帆。一直顾盼她的身影,一直不见梦里归还。是她过于平凡,没有出彩的着墨点;是她过于淡然,无意文字的彰显。是我过于保守,难以让过往流入笔端;是我过于疏懒,不堪是年铭心的缠绵。于是,躲闪着她的文字,秘密着与她的情感。泪水常常莫名溢满眼帘,思念总是随夜孤身辗转。风华不作初年,记忆不堪重翻。

她是书寒。没有风卓身段,只有含情双眼。没有善辩语言,只有炽热情感。与她相识,纯属偶然。那时,她“慕名”找我,希望我为自己的写点什么。我客气的招呼着她,正正经经地问:“想写什么?”。她却淡淡的说:“你随便写。”。我傻傻的看了她一眼,被她这句“你随便写”弄懵了。我怀疑她是不是故意作弄我,或者就是我脑子进了水,竟然与她答话攀谈?我控制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对她说:“写东西得有个主题,可不是随便得了的。”。这时,她莞尔一笑,才一本正经的说:“我想让你给我写份有关苏绣专卖宣传材料”。听完她的话,我真懵了。我对苏绣知识一概不知,对做生意一窍不通,我如何帮她写。我赶忙对她说:“对不起,这些材料我写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别让我耽搁你宝贵时间。”。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再一次对她说:“抱歉,真写不了。”见我拒绝为她写文,她知趣的给了我个台阶,轻轻朝我笑了笑说:“没关系,你先考虑考虑,你一定会写。我过两天再来。”,我态度坚决,满口回绝:“你还是别指望我写,真写不了。因为我对这些不熟悉,不想耽误你事业。”。她嘿嘿一笑,俏皮的说:“不熟悉苏绣不要紧,只要你熟悉我就行。”。我愣愣的看着她,不知如何接话。望着她轻盈离去的身影,此时此刻,不知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我也就把她过两天再来的话全当成托词而已。不过,她走后我还是查找了有关苏绣宣传的资料,几次动笔,几次失败。真的写不出,要硬写,只能闹笑话。我为自己的文笔无能羞愧。随后,也就不了了之。

过了两天,她没有来。我知道,那天她是给我面子,不想让我难堪,才说过两天来看我写的材料。如果我真给她写出了材料,她不来,我又会多急切,多尴尬呢。这时,我又庆幸自己文笔枯竭,没能如愿写出,这样,她不来,我也心安理得,内心能好受些。可不知怎么,我却有点希望她来。从她自我介绍中得知,她小我好多岁,因为婚姻变故,现在单身一人,只想用事业缓冲情感。天哪,我怎么了,为什么会想这些。是不是故作多情了。人家只是想让你写点东西,你怎可胡乱猜测,心猿意马呢?我赶忙整理好自己的思绪,重归一本正经。

当我关门闭户,卧床独眠时,她,带着笑容,带着芬芳,悄然来到我身旁。没等我说话,她便朝我摆手,轻轻笑了笑说:“我来,不是要看材料,是来看你。”。我无奈的张大嘴巴,疑惑的问:“看我?嘿嘿,我有什么好看。”。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胸口起伏着,风趣的说:“看你孤独的身影,看你散乱的家居,看你狼狈的生活,看你无聊的文字啊。”。哦,我明白了,她没有正经事,是来看我孤身惨景,是来看我空虚生活笑话的。听她如此说,我倒轻松了许多,似乎和她成为很熟知,很要好的知己一样,我手一挥,对着破旧不堪的屋子说:“看吧,随便看。我这是‘陋室一间天地阔,诗书万卷古今香’”。她没有顺着我手指方向满屋去看,而是死死盯着我,仿佛要看透我这道貌岸然男人的心思。我倒有点不自在了,忙扭过头,用给她倒杯水岔开她热辣辣的眼神。

待我俩玩完心机,正襟危坐后,她才说明了来意。苏绣宣传那件事吹了,不用我费神着墨了。今日想拜托我,求得我友人一幅字画,送人办事。按说她这个要求对我不太难,问题是我与这位友人长期没有往来,突然向人家求字画,怕人家拒绝,让我难堪。我知道,这位友人如今在当地书画界小有名气,字画随之也很难求到的。都是自己炒作自己,一幅字画动辄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真是吃饱饭没事干,疯了。书寒见我吞吞吐吐,不敢慷慨答应要求,于是又给我台阶,说:“你试试吧,能求来人家字画最好,弄不到也没关系。只要我能常常看你就行了。”。我摇了摇头说:“看我又没什么用。只能徒增烦恼。”她柔情的望着我,诡秘的说:“你是我的精神食粮,可以丰富我的情感生活啊”,话音刚落,她便有意无意给了我一个大胆的吻。顿时,我血液上涌,浑身燥热,恨不能紧紧相拥住她,撕下我虚伪的面纱,让冲动主宰我一把,让积压的情感在书寒身上迸发,让荒芜的爱在炽热中挥洒。她,看出了我的心思,面对浑黄的灯光,轻轻的说:“怎么样,敢吗?”。我呆呆的看着她,在情感即将失守的瞬间,我关紧了感情保险闸。没让情感跳闸,没让灯光暗下。我平静好心情对书寒说:“敢什么。别让冲动留下遗憾。”。她红着脸,推了我一把,笑了笑,加重语气说:“口是心非。假正经。没意思。虚伪。”。那夜,我们把握住了自己的情感。而后,我们彼此更加珍爱,更加依恋,更加清纯。

还好,我费尽心思求得友人两幅字画。当我短信书寒来取字画时,她说自己已在杭州,让我先欣赏,以后再说。我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不是说好要字画么,怎么不声不响去了杭州。我看着好不容易求来的字画,回想当时书寒热辣辣看我的眼神,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什么苏绣宣传,什么友人字画,也许那都是书寒为了走近我的借口。而我,却回避了书寒炽热的情感,击碎了书寒美好的明天。在我这里看不到她的希望,别处一定有她想要的景象。我傻吗?有点吧,假如那时我们没有太多顾虑,擦出了火花,也许我们会一往情深,潇潇洒洒。也不至现在夜伴孤独,昼品寂寞

多年已去,每当整理书画文稿,看到那年求得友人字画,便会想到书寒。我知道,过去的不会重来,也知道自己就是这孤孤单单悲催的命。与书寒接触,只是情感旅程一个小站点,不会有过多故事发生。不过我还是期盼有一天书寒归来,我能把那时为她而求到的字画送给她,无论她用作什么,也算是对书寒付情给我,我没有正面回接的报答。相信书寒不会怪罪我,因为我的情感指数很低,反应很迟钝。所以,我注定孤独。也许这正是“人生得失无牵挂,世态炎凉不在乎”“窗含春色浓如许,人比梅花清几分”的自我无奈吧。书寒,你还好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