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原来有很多选择 很多条路也在那里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站到高处,看到的世界真是不一样啊!第一次爬上树梢,你惊喜地在心里感叹。

那时,你大概五岁。爬树的原因是你焦急地想看到“老婆陈”,盼“老婆陈”的原因是你惦记着他带回来的信息。当然,惦记他信息的,不止你一个。

“老婆陈”是村里人送给你大伯的外号,明确表明了大家对他的歧视。看不起的原因是,明明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偏偏像极了屋里的老娘们儿!一天到晚,那嘴碎的,叨叨个不停,抓把粮食喂个鸡,都能跟鸡咕咕地说上半天;针线活儿还样样做得好,缝衣服摙扣子就不说了,那鞋底子纳的,密密实实、齐齐整整,那毛衣织的,八字啊、麦穗啊,什么花样都难不住他。因此,男人说起他,一嘴的不屑,女人说起他,也是一嘴的不屑。自然地,作为晚辈的孩子们,包括你,说起他,也是一嘴的不屑。

可是,不屑归不屑,每当傍晚来临,大家都还盼望着他。谁让村里就他这一个货郎呢?他一天到晚骑个自行车,在方圆十几里的村子里到处转悠着叫卖些日用小杂货,什么针线、肥皂、梳子、纽扣……还有花花绿绿的小糖豆。他一回来,村里人就聚了上去,很少有谁问他生意怎么样,人们关心的,是哪个村里有电影,哪个村里有响器,哪个村里有戏班子。

你最关心的,是哪里会有电影。

于是,一到下午,你就早早来到村口等“老婆陈”。村口东面是块荒地,有几排树,树下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青草,每到下午,衡爷就领着他那一群羊来了。有时无聊,你就跟羊逗着玩儿。一会儿捡起个土坷垃砸它们,看他们受惊地猛跳,慌乱地咩咩叫;一会儿看哪只羊啃得贪婪专注,你就过去狠劲儿往上掰它的头,偏让它吃不着;一会儿又拔一把长长的狗尾巴草,编个圈圈给它们套角上……衡爷斜倚在某棵树上,呵呵笑着看你闹,偶然会骂你一句“王八羔儿”。

那次,你羊都逗烦了,可“老婆陈”还没出现。站到村口的路上,你东瞅瞅,西望望,你发现:往哪个方向都看不远,路上的树、过往的车、田地边的一座小房子,都能挡住你的视线。你想看到更远的地方,那里有“老婆陈”更早一些的身影。

于是,你想到了爬树。你瞄准一棵长得最高的,两手在上面紧抠住树身、两腿在下面交叉着盘住,“蹭蹭蹭”地,你很快就上去了。上去后,抓着错落的树杈,你一枝一枝地上到了顶部。

站在树顶的感觉,太不一样了!眼前豁然开阔,往东,“嗖”一下就看到了核桃园,往北,一下就看到了郭湾,郭湾的一条条街巷,都清清楚楚。往西,绿油油的庄稼地后,是片很大的苹果园,一阵风来,你好像闻到了青苹果涩涩的味道。树顶把世界一下子扩大了,在扩大了的世界里,刚刚你还处身期间的、地面的喧嚷,忽然就恍若隔世了,你顿时有种从未有过的、充实而安静的体验,你沉迷了。

“老婆陈”终于出现了!在你的视线里,他先是一个小黑点,慢慢地,他变成了一个模糊的黑影,再慢慢地,他清晰出一幅你熟悉的形象。“老婆陈回来了!”你朝着下面大声叫着,两腿夹着树身,不控制速度地出溜滑下,树皮的粗皱,隔着裤子,把腿磨得生疼。

得着了消息后,你飞速跑回家告诉二姑,要她晚上带你一起去看电影。


二姑和她的伙伴们,也都是电影迷。一旦知道了哪个村有电影,她们就先互相告知,然后回家做晚饭,吃完后就带把椅子,结伴前去。

经常与二姑结伴的,有凤蝶姐、淑玲姑、华姑、彦吹哥。不过,还没出村,就能汇合了村里的其他人群,大家一路上浩浩荡荡、热热闹闹地说笑着。

很奇怪,明明看了许多场电影,你记住得却很少,但对大家互相出的“洋相”,你清清楚楚记得的,却很多。

那时,大家最爱拿来说笑的,是你六叔。

有揭他短的。“祥富,那鸡屎是甜的还是咸的?你真是厉害,净吃那些我们都尝不到的。”六叔就和着大家一起笑:“别说了!看你们记性好的!”你也随着开心大笑,可你不知道这典故出自何处,就二百五地认真追问:“六叔,你为啥吃那啊?”大家笑得更响了,然后就会有人有声有色地温故那个故事:六叔跟八叔,弟兄两个打架,八叔战败,四奶做好一锅面条,八叔就主动给六叔盛了一碗,顺便把锅台上的一点鸡屎给搅拌进去了。六叔吃完后,八叔慢条斯理地说,哥,我在碗里给你多加了一味,吃出来没啊?讲述的人讲到这里,常笑得喘不过来气、说不出话来了。

也有学他走路的。村里人专门把他的走式命名为“老公鸡踩雪”。看电影的路上,夜色让高低不平的路面更加坎坷,人都走得有些晃荡,六叔呢,步子比一般人大,还外八的厉害,就显得格外用力,也格外威风。走着走着,就有人跟在他背后故意学,边学边说:“老公鸡就是这样踩雪里?”六叔就迅速回头,朝那人飞起一脚,那人早机灵地闪身躲开了。有时大家会故意逗你来学他,你就有板有眼地学起来,还故意问六叔像不像,结果招致了六叔对你母亲的几声粗骂。

看电影时,你和二姑,因为年龄差而喜好不同,生出过一些小矛盾。

记得有次,魏湾后街演《画皮》,那好端端的美女,一到夜里就化成了妖精,手上的指甲迅速变得长而尖,瞬间就伸入人体,把那心掏了出来。你吓得紧闭双眼,把双手也捂上去,唯恐那可怕的画面再进入眼睛一点点。可是二姑她们都泰然自若,面不改色心不跳,一个个看得兴致勃勃津津有味的样子。恐惧占领了你全部心房,那缓和下来的白天的镜头也驱逐不了一丁点。夜间再次来临了,没等妖精变化,你就害怕得哭起来。你闹着要二姑回去,可她说那都是假的,看吧!你继续闹,二姑继续看。片子终于演完了,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家的路上,大家仍说说笑笑,可是你一言不发。二姑拉你的手,你也躲着不让。晚上睡觉的时候,那妖精的长指甲从四面八方的黑暗里伸过来,你吓得蒙着头,可那厉害的妖精,隔着被子,还是把指甲无比尖利地伸到了你眼前。

还有一次,是后贾庄演《孙悟空大闹无底洞》,电影一开始,你就兴奋起来。动画片!可是不久,你就担忧了,里面的假人们,不说普通话,居然唱京剧!根据以往的观影经验,你知道,但凡是京剧片,电影场里的人会一哄而散的。你心里暗暗祈祷二姑她们能和往常不一样,能被孙悟空牢牢吸引住。可是,事与愿违,彦吹哥说:“走吧?跟驴叫唤似的,难听死了。”她们就纷纷响应,站起来搬凳子走人。可是,你不愿意走,于是,你坐着不动。二姑拉着你说,走啊!你祈求说咱们看完再走吧?她们都觉得没必要,催促说走吧走吧!你说我不走!我要看完!看她们都走出去好几步了,二姑就着急地使劲儿拽你,你紧抓着前边人的椅子靠背,跟二姑僵持着。二姑恼了,她一松手,说,你不走你就看吧,看完你自己回去!说完就随她们离开了。你顿时忐忑不安,想象着一个人在黑漆漆里行走,有些犹豫了。可是很快,你心一横,管他呢!就是喜欢看孙悟空,就是要看完,黑夜里走,又能怎么样?你继续看起来,越看越入迷。突然,有什么照身上猛击一下,你一惊,回头一看,是二姑气急败坏地回来了,她朝你背上给了一捶。你再看,凤蝶姐、华姑她们也都回来了。她们陪着你看,时不时地数落你几句。可是,你心里高兴地,就像孙悟空在腾云驾雾一样。


跟着二姑看电影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你十四岁。那年春节,二姑出嫁了。你有一阵说不出来的失落,家里人都去她家走亲戚,你不去,她回娘家来,你也有意少照面。

以后,就是你跟你的伙伴们一起看电影了。你跟你的伙伴看过什么电影,你也都忘了。可是有一件事,却烙在了心头,每每想起,就有愧疚和自责,涨潮一样漫上来。

你十七岁的那年夏天,一个晚上,你和小敏、辉、还有大四五岁的芳姑,一起去谢庄看电影。那时,刚刚有“老婆陈”给辉说了一个媒,就是谢庄的,俩人三天前见的面。路上,我们就有意开辉的玩笑:“到你婆家门口了,你不去给我们搬个凳子?”暗色里,你看见,辉红了脸。她越是低头红脸,一言不发,你们就越说得起劲儿。“去吧!到你们家门口了,你总不能不照顾我们吧?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啊!”

到电影场的时候,已经开演了。你们站到边上,看得心不在焉。不久,腿就有些发酸,悄悄地来回晃几下,跺几脚,还是缓解不了。这时,你们就旧话重提,又说起了让辉去搬凳子的茬儿。辉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去了。

可是,直到电影演完,辉也没出现,你们也没坐上辉搬来的凳子。散场往回走的时候,你有些心神不定,对她们说:“辉还没回来呢,我们去叫叫她吧!”她们略带嘲笑地看着你说:“还用你操心啊?人家有人送,说不定已经回家了呢!”想想吧?好像也是。你就不再坚持说什么,跟大家一起回去。可是,到家后,猛来一阵强烈的烦躁不安,像谁用麦芒在心头狠剌了一下,你赶紧回想她们的话,用那话里的情理安慰着自己。

渐渐平息下去后,你睡着了。

没等你睡醒,外面就响起了厉声叫骂,你“噌”地坐起来,仔细辨听:是辉的母亲在声嘶力竭地、用全天下妇孺皆知的、骂坏女人的词,来羞辱自己的女儿,并夹杂着断断续续的事因痛斥。

原来,辉是今早回来的。她回来时,天还没亮。可是她母亲,让她昨晚的不归大白于天下,昭告给了村里每一个人。

于是,辉很快出嫁。那年,她才十七。

辉比你,只大一天,所以,在村里伙伴们中,你们俩,是走得比较近的。你知道她上初中时,喜欢同村的一个男生;你知道你结婚后,曾经被一下子压过来的现实生活吓蒙了,许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办;你还知道她和丈夫很合不来,动不动就吵吵闹闹鸡飞狗跳的……这些知道让你的后悔不断叠加,你常问自己:为什么那时,没有坚持去叫她一起回?你们本来就是一起去的,叫她一起回,也是伙伴间应该的义务。

回溯这段往事的时候,辉会恨自己的母亲。你会沉默不言,心里偷偷谴责自己,但也为她没有怪你而暗暗轻松。后来,你还是忍不住,说:“那晚上,我应该去叫叫你的。”辉想了想,沉默不语。

有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或许就像拧绳子吧?把几根细线拢在一起,顺好,朝着一个方向搓啊搓,不久,几根细线就合成了一根崭新的绳子。可是,如果,有一根没顺着其他的,它不配合那一个方向,这根绳可能就会拧不成。

说什么都是晚了。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太年轻,不明白落在身上的都是什么,等明白过来的时候,早已是时过境迁,没有回头路可走了。那时候,你们以为眼前只有这个选择、只能走这条路,其实,过后看,就犹如爬到树顶,才发现,四面八方,原来有很多选择、很多条路,也在那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