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前途未卜 也始终勇敢着自己的勇敢 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克什米尔谷地,植被丰茂,地形多样,风景壮丽,被称为“东方瑞士”。独特的高山气候使克什米尔成为避暑天堂,即使在印度北部城市接近40摄氏度的酷热夏天,这里依然气候宜人。阵雨过后,穿着裙子居然还会感到丝丝凉意。远方的蓝天映衬着白色的雪山,山涧流淌着融化的雪水,喝上一杯,真是清甜可口,凉入心脾,肠胃也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几十元一瓶的法国依云矿泉水也没有这水好喝)山阴处大幅的残雪,仿佛大写意的水墨,铺天盖地,气势雄伟。深绿色的丛林,树干挺拔,树形奔放,克什米尔的野性,即使在树的身上,也一览无余。身边的草地上布满了羊群,年轻的牧羊人用尖锐的口哨声聚拢着羊群,从一座山,缓缓移向另一座山。

雪山下面的盘山公路,汽车一辆辆呼啸而过,窗口中飘出一阵阵旋律欢快的克什米尔音乐,和一张张明朗的笑脸。其实,斯利那加通往那拉克的这条唯一的公路狭窄而陡峭,旁边就是万丈深渊,但是,急转弯处居然连个简易的护栏都没有,更没有广角镜提示前方的路况,只能使劲按喇叭提醒对面的车辆减速慢行。隔一段路,还能看见上一次边坡塌方遗留下的碎石块。汽车后座的我,系着安全带,看得心惊肉跳。但是,我们的穆斯林向导和司机,似乎完全没有顾及到这些,有一个甚至没有系安全带,他俩听着歌,聊着天,抽着烟,欣赏着窗外的雪山美景。是的,穆斯林不用害怕,他们只需跟随真主的指引,只需操心真主让他们做的事情,他们有着最单纯的幸福。

我不由想起了中国国内那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和世界闻名的高速铁路,轻而易举就可从一个城市抵达另一个城市。但是,无神论的中国人幸福吗?那些拜金的国人们,生活目标只有现世,他们不相信有天堂更不相信有地狱,不相信有灵魂也不相信有来世,现世所拥有的、所享受的,就是他们的一切——他们只在意物质生活。

这有什么不好吗?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不那么幸福。

大量的统计分析表明,温饱问题解决以后,钱的多少与幸福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马斯洛将人类的需求层次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高峰体验主要是指自我实现的快感,比如:艺术家创作出一部优秀的作品,科学家制造了新的发明,或者是作家写出了一本好书。这种自我实现的快感,应该还包括宗教信仰带来的满足。

在克什米尔,有很多的清真寺,却没有一家电影院和KTV,每日固定的祈祷就是穆斯林全部的精神需求。在旅行的路上,只要路过有清真寺的村镇,穆斯林向导就会提前关掉音乐,等宣礼声远离,才会重新打开音乐。或许,外面那些灯红酒绿的繁华,在穆斯林眼中,都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仿佛海市蜃楼,摇曳生姿,却触不可及。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好奇,是否盼望,但我感觉,似乎他们的前世今生,都已经在日复一日的祈祷中定了型。

人类的历史,在世世代代的流传中,不断被埋没、更迭与刷新。那些见证过人类生存岁月的废墟,那些埋藏于地层深处的文物,那些岩壁上的图画,那些古老的祈祷仪式,那些流传至今的文字,伴随着人类走过漫长的道路,直到今天。

在克什米尔,我总会不断的想到耶路撒冷。这两个同样是暴风眼的地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以色列人世世代代在教育方面的努力和他们在财富运作中天生的敏感与能力,使得他们积攒的财富富可敌国,同时又擅用权力与利益的制衡、交换,才能在流亡三千年之后,在故土艰难的建立起以色列这个国家。

克什米尔人,也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与血性,虔诚的信仰是他们全部的精神支撑。但是,克什米尔地区的贫穷与落后,让我吃惊,也深感心疼。虽然占据了好山好水好地方,但是教育方面与经济发展的制约,几乎使克什米尔的发展止步不前,所以无论在精神与宗教方面如何独立,却始终像一位叛逆的青年,难以实现成家立业的梦想

在返回的前一天,斯利那加的郊外发生了一起当地民众与印度警察的暴力冲突。我无法了解背后的原因,可我明白,民族的冲突、宗教的矛盾、秩序的紊乱,样样都是导火索。然而,虔诚在强权面前,几乎是没有抗拒能力的。

我热爱旅行是为了发现,为了求知,为了看见不一样的世界。这一次克什米尔之行,我只是一个观察者,只是客观的表述我自己的感受,没有任何宗教和政治的立场。我衷心希望美丽的克什米尔越来越强盛,克什米尔人民越来越幸福,但是当地教育环境的落后很让我失望,就业率不到30%,环境保护也做得不够,乡村的垃圾随意丢弃,并没有任何管理。这些都是持续发展的障碍。或许,当地的管理政府也并不希望克什米尔有更大的发展吧。

离开前,在斯利那加机场候机时,我的视线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吸引,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架军用轰炸机正在起飞。这让我的情绪瞬间降落冰点。可怕的战争武器居然近在咫尺!真希望全世界的人们都能和平相处、相爱,不再有战争和流血,也希望全世界的神团结起来佑护人类——我知道,这句话天真得像个孩子

好在,喧嚣之外,克什米尔人始终都还有克什米尔谷地——这个天然的避风港。在这里,可以撕下一切政治的、民族的、宗教的标签,踏踏实实地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牧羊人。

毕竟,他们的雅利安祖先就是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家,赶着自己的牛和羊,走到哪里,就支起帐篷住在哪里,走到哪里,就爱哪里的土地。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被这里的天、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滋养着,热情、单纯、虔诚,崇尚自由,充满游牧民族原始的血性。即使前途未卜,也始终勇敢着自己的勇敢,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祝福克什米尔!“aslaam u alikum 艾塞姆阿来库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