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雅 ,写作者: 余传光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小丫的行李不多,只有两个包,加上她平时的背包,这基本上是她在这个城市生活两年的全部。衣服不多,但是我和她放在一起,因为她曾经说过,她要走的时候,要我帮她收拾行李,说再见。小丫的名字不是。我叫她小丫是因为她总是把头发扎成两条粗辫子,所以我叫她小丫,意思是女孩。记得在朋友中,她也“霸气”说允许我叫她笑。之后,她的脸经不起“ ”的考验,微微泛红。特别是,当潇雅和我们在一起时,她的朋友总是故意嘘我们两个。这时,潇雅向她的朋友们噘嘴,翻了个白眼,然后跑开了,留下一阵笑声和一个下流的哨子。

当我帮潇雅收拾行李时,潇雅留下了很多她不想带走的东西,比如衣服、鞋子、帽子、手套和化妆品,上面标着英语和日语,我一个字也看不懂。她只收到一本封面破损的相册。我用手打开了它。专辑里没有潇雅过去生活的痕迹,只有她那天生日的疯狂记录。我清楚地记得我拿了那些唱片。现在,看着这些照片,场景依然清晰。

小丫生日那天,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酒、蔬菜、蛋糕、水果和礼物,来到小丫租的房间。微笑送我们一件她很少穿的白色连衣裙。看来她打扮得很仔细。为了她的生日,也为了这么多好朋友,就连两根粗辫子都插上了两朵鲜红的花。看到我们用外语说了一句欢迎的话。

摆好餐桌,放上蛋糕,放上24根心形彩色蜡烛点燃,为完全走调的中文版生日歌鼓掌,生日开始了。许愿时,小丫双手合十,低着头。良久,潇雅的肩膀因为哭泣而微微颤抖。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潇雅哭了,哭得如此伤心,以至于她的朋友们不知所措,忙着劝她生日快乐。我是唯一一个保持沉默的人,因为小丫曾经告诉我,她是一个孤儿,和她的叔叔阿姨一起长大。我想在这个时候,她更多的是想起了她在天堂里的父母,他们每天都在思念却从来不记得,否则她也不会哭。如此悲伤无助。我没有劝阻或安慰小丫,而任由她思念的泪水流淌。要不是瘦得像蚯蚓的葛小文发现小丫穿了筒裙,要不是他把小丫的口红翻过来在嘴唇上拨弄了好一阵子,像猴子屁股一样蹭来蹭去,要不是他现在的短发。往上走的时候用“she maly”也不过分。如果不是他顺手拿来一条枕巾绑在头上,尖叫着跳了一段奇怪的舞蹈,但他认为这比不上MJ的太空行走,潇雅是不会面对的。眼里含着泪笑着。

看着小丫渐渐从悲伤中走出来,我们也感觉好多了。可能是因为她的生日。也可能是我们身边那么多朋友的时候,小丫没有哭,而是擦干脸上的眼泪,开始给大家倒酒,喊着她今晚不会喝醉。是的,生日怎么会不开心呢?就这样,我们喝酒、唱歌、跳舞、尖叫、打架……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开心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夜就安静了,我醉了,疯了。一个好的生日蛋糕在吃几口之前就开始漫天飞舞,在桌子上,在地上,在衣服上,在脸上。桌子上摆满了蛋糕,尤其是小丫。我真的成了蛋糕人。已经很久没有克制过自己的疯狂了,也没有那么随意的开心过,也没有那么肆无忌惮过。什么时候?然而,能抛开烦恼的笑容中难得看到笑容,笑中有笑的笑容。在那两个深深的酒窝上。而这一切都被我手里的相机记录了下来,也许还包括了我眼角那饱含深情的泪水。

在去车站的路上,我对潇雅无言以对,他是我所有朋友中最后一个离开厦门的。我以前的朋友都去了其他城市,但潇雅回到了她的小镇,那里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我听说即使是这列火车也不能直接到达那里。过去,朋友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不断地相互祝福,但潇雅的离开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我不太清楚。也许是潇雅瘦弱的身体让人感到可怜,也许是眼角挂着泪水。一路上有好风景,我们谁也不去注意,但有时我们看着对方,然后默默地把头转过去,没有微笑,没有言语,只有——路上的沉默,在沉默中回忆,回忆两年里的点点滴滴。汽车在彼此的沉默或回忆中抵达厦门火车站。广场上有人群,挥手拥抱,笑着哭着。是离别的心还是相遇的喜悦?无论如何,潇雅将跟随人群进入车站,在两年的分离后回到她的家乡,并服从她叔叔为她安排的一切。正如小Y所说,她的命运早已注定,一切都要走命运的道路。

悲伤,除了悲伤,我还能做什么?在一起两年的好朋友怎么能离开这里?尤其是小丫,谁值得交朋友,就更痛苦了,不是吗?明明知道小Y这次不会回来了;明明知道小丫是回去听她舅舅的安排嫁给隔壁村一个外号好像叫狗娃的石匠;明明知道小丫要面对黄土回到她生活的那个小山村,却还是傻傻地问小丫这些年来的情况。很长一段时间,小丫只是抬头看着我,但我的眼睛已经泪眼婆娑,仍然没有言语。

火车依然按照规定的时间缓缓向前滑行,窗外的小丫早已成了泪人。我在外面边喊边用手指了指,小丫看着我使劲点头摇头,好像在说不记得了,不要再联系了。是的,为什么要记得为什么要联系?不记得远比记得好。也许遗忘会让你快乐,因为生活还会继续,你不可能每天都活在回忆里。我想潇雅是这么想的,不然她为什么点头摇头?看着火车载着小丫越走越远,我突然有一种空气凝固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未见过的。我很好奇为什么小丫会有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寒风刺骨的时候,我裹着衣服,突然想起来这件外套是潇雅挑的,他带我去了几家服装店。我清楚地记得那天还下着毛毛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的人们似乎忘记了那场小雨。店里还放了赵薇唱的《告别站》。往事一件接一件涌上心头,真是一件接一件的难过。今天,我也把潇雅送到了这个离别站。我没想到琼瑶阿姨写的一句歌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潇雅旅途愉快,火车开走的时候,我默默祝福它。天空是蓝色的,城市是美丽的。不幸的是,没有人会记得潇雅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两年。送别的人在送出祝福,又带回来,渐渐散去,原本只是人山人海的平台,似乎突然变得孤独、空虚。哈哈哈哈哈热空气在我的裤兜里,转过身来,我隐约听到吴奇隆祝你旅途愉快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是的,祝你旅途愉快。再一次,向外深深望去,火车早已远去,只留下两条擦得锃亮的铁轨静静地伸向远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