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你 也是大多数人的必然命运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不到6岁时你上一年级,在一所乡村小学。年纪小没开窍,胆小怕事。老师让背的课文经常背不下来。语文老师是一中年女人,脸黑黑的,可能是一生缺爱,对背不下来课文的学生用过各种严厉的处罚措施。一开始是上讲台罚站,一站几个小时不让下来,有学生在讲台上尿湿裤子,地上画一摊地图。后来是罚钱,不会背的必须上交1分钱,老师说钱攒多了,可为班级买书。

那天学的课文你背不下来,下午必须带1分钱罚金到学校。中午你惴惴不安地回家,向妈要1分钱。妈问你要钱做什么,你就是不说,妈坚持不给。你急得大哭,哭也没用。到了上学时间,你背上书包出门,不敢去学校,只能站在门外的墙边继续哭,眼泪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完全走投无路。妈上班出门时发现靠在墙边痛哭的你,只好掏出5分钱给你,让你赶快去学校。你这才捂着书包向学校奔去。

那么小就有了无力面对的东西,不敢告诉妈妈,那是6岁小孩的自尊还是懦弱?那是6岁的你刻骨铭心的黑暗。

2. 9岁时,四年级,你当上了班长,应该主要是因为你爸是乡政府领导。班主任是年轻的男老师,教语文,蛮喜欢你。期中考试,数学卷子出得很难,有几道大题你都不会做。班主任监考,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他频频走到你和同桌面前,小声告诉你们题怎么做,告诉你们答案。你觉得这样很不好,却不好意思不领情,按他的授意写上答案。最后你和同桌的数学成绩都是95分,比第二名遥遥领先了13分。数学老师大肆表扬了你们,把你们的名字和耀眼的分数写在黑板上,夸你们非常不简单。你的头垂到了桌子上,没脸抬头看人。

那个具有欺骗性的95分,你一直还记得。

3. 17岁时,在异地的一所专业学校读书。同一寝室的艳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她有个嗜好,顺手牵羊。有人去水房倒水时把盆放在水房,然后去卫生间时,那个盆子便会被艳顺到寝室,藏在自己床下。丢盆的人到附近的寝室问起来,你在场,本可挑明情况的,但是,你懦弱无能地选择了闭嘴。虽然你心里愤怒,觉得她这种行为很下贱,但是,你竟没勇气说出来。

就因为住在一个寝室,就不敢得罪她?你犯了包庇罪。毕业时她带走了一大摞盆子。

4. 也是17岁那年,夏天的星期天,你陪同学一起在火车站旁的服装市场买衣服。她看中了一件衬衣,粉色的朱丽纹,面料很亮,手感柔滑,穿在身上让她平添几分高贵。她和店主讨价还价好久,最后店主说至少50块钱,低于50不卖。你们摸遍了各自的口袋也只有48块钱。同学说回去后一定把那2块钱送来。店主将信将疑,一再要同学保证一定送来,同学也各种信誓旦旦。为此两人又磨了10分钟,终于拿下衣服。看到同学的态度,你相信她是一定会去送的。晚上吃饭时见到同学,你问她2块钱送了没有,同学笑着说,她身边的人都说,不用去送了,店主既然敢于放她走,那就是说少那2块钱也能卖。

面对她的娇笑,你心里非常难过。真想代她去送那2块钱。你感觉这个世界被撕去了一角,多么难看。但是你终没有去。可是你觉得,你需要为这个失信的人际关系埋单。人的信义,经不起2块钱的检验。

5. 20岁出头,你刚上班不久,单位承办一个会议,几十个人需要在一个宾馆开会食宿两天。散会后第二天,科长要你下班后去宾馆结账。副科长要求陪你一起去。算了各种开支,该交钱时,副科长又拿了两包红塔山香烟,要一起开进去。你这才明白,这是他要求一起来的原因。为两包烟而折腰,你没说什么。你选择让自己“深明大义”。

6. 上班第五年,处里将新提拔一名副处,人选在现任的三名科长中产生。刘在这三人中群众基础最差,被人私下喻为“哑巴蚊子”。有天下班后刘找到你,满脸堆笑,请你在民意测评时投他一票。你应承下来。几天后上面来人开民调会,你暗忖,反正是匿名投票,你投没投他的他也无从验证,便没投他。最后宣布的投票结果令人心碎:刘,0票。

你不会投他的票为什么不直接告知他?不好拒绝他,却又自做小动作,不仅懦弱,而且小人。

7. 22岁时,你喜欢你的初中同学,你们班的学霸。你们身在两地,经常通信打电话。你越是感觉到他的好,便越是自惭形秽,有一种难以克服的深深的自卑;想要和他无限走近,又想拼命地躲开。你害怕现实的粗糙与赤裸,损坏心中纯美的感觉,你宁愿在彼此都看不见的想象中,获得和体味一切。他应该也是喜欢和欣赏你的。但是你们都近情情怯。在捉迷藏似的“相见不如怀念”中过了两年,后来他让你做出决断。你选择了退,而不是进,让那段情意无疾而终。

在关键时候,你不敢追求真爱,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现实没信心?这样的懦夫,活该为自己一生情感的欠缺与不满足感埋单。

8. 32岁时,你想完成一件事情,其中涉及的工作量不小,可能需要两三年时间。你做了一点点准备,却始终没有开始。看起来你很忙,但是越忙越空虚,越忙离你要做的事情越远。那件事在你的时间表里无限延宕。十年过去了,你还在原地踏步,你让自己陷于那些无足轻重的事务中拔不出来,你知道你一直是在避轻就重。“遂营目前之务,而遗千载之功,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这可能是你,也是大多数人的必然命运。这是你无法平息的焦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