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可以拿来阅读的书太多了 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长久以来,我对儿童文学是敬而远之的,不敢妄谈,更不敢涉足一试。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内心一直秉持的一个看法:儿童文学是文学园地中的特殊领域,它因特定的接受对象——儿童而关系重大,对作家的要求于是更高,作家须正心对待,将读者可能从自己文字中受到什么影响放在首位。怎能不高呢?阅读中的孩子像毛孔大张的海绵,接触什么就吸收什么,吸收什么就会在心灵中留下什么。在这个层面上,可以说,“儿童文学是民族未来灵魂的塑造者。”
那么,儿童文学作家给孩子们写出什么样的作品,陪伴他们的成长期,就成了核心问题。
儿童文学作家给孩子们都写出了什么样的作品呢?目前,儿童文学作品市场很繁荣,数量巨大,销路甚好,其与影视、游戏、玩具等结合的产业链也声势浩大。但是,仔细翻阅孩子们手中捧着的作品,会不由得心生不满,甚至愤怒。尽管,这里边有一些优秀的作品存在,但大多数实属粗制滥造之作。就像曹文轩说得那样:“当我们用天下最优美的语言去赞美书、用极大的热情去阅读书的时候,我们同时却要面对泛滥成灾的、无意义的、劣质的、蛊惑人心的,使人变得无知、愚昧的,甚至使人变得邪恶的书。”当然,打开电视机看动画片,内心的愤怒会更多更浓,好几个长年累月盘踞某些频道的动画片,情节简单幼稚,差不多每一集都是类同模式的再循环,语言粗暴无聊,缺乏想象力,缺乏启示性,缺乏美感。这生产线一样求快速利益的儿童文化产品,让孩子接受到什么呢?在这样的阅读和观看中,没有辨析经验的孩子们接受吸收了,他们哈哈大笑,津津有味,暂时得到了肤浅轻飘的快乐,却失去了体察大千世界、酸甜人生、多重人性的初期良机。

《托儿所的装饰画》· 米罗

无意间,我翻读了《泥泥狗儿童文学丛书》,其作家群既有经验丰富的资深儿童文学作家,也有年轻的新锐力量,还有多年写作非儿童作品的成熟作家跨界而来;其写作类型有长篇小说、儿童诗,还有短篇故事集合……尽管这套丛书的整体水平不可避免地显出参差,并不是每本都尽如人意。不过,在一些作品的阅读过程中,还是让我受到启示,清晰化、具体化了我关于“儿童文学作家该给孩子们写出什么样的作品”的思考。
我想:儿童文学作家,应该给孩子一个广阔而深远的真实世界。
常常,我们对孩子过于低估,低估他们的感受力、理解力和接受力,有时甚至有意迎合他们的年龄段、有意只将那些过滤淘洗过的假大空似的真善美充进他们大脑,这是成人的思维错误,是不负责任的糊弄。事实上,我们的生活,温暖也好,残酷也罢,它真实地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它不会因为所施对象年龄过小而放过或照顾谁。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刻意删减生活的复杂性、刻意屏蔽生活的阴暗面,只展示给孩子简单和光明呢?真实生活也是他们栖身的世界,他们早晚都要和这世界上的一切肉身相贴,早磨出点茧未必就是坏事。就像孟宪明的《青石臼》写得那样,他将狗娃跟老黄狗之间真切动人的情义就放在都市村庄拆迁的大背景下,小说里,都市村庄的人们被动员搬出了老屋,可是老狗大黄,离开青石臼就宁愿绝食,它回要拆的老屋去住了。可骑摩托的人常来村里偷狗,然后卖给屠宰场… …与它一起长大的狗娃挂念大黄的安全,就也搬回破旧的老屋,陪它一起生活。这炫亮的、来自孩子心性的光芒,并不因生活的环境变迁而减淡,反而更加夺目。在不同的具体语境中,去捕捉来自人性之爱的真实恒光,这是作家在实践对孩子的“教真育爱”,是给天真初心的良好影响。
现在,时代的变化让城乡孩子都减少了接受自然的机会,农村孩子的放学时间会大量泡在网吧、电视机前,他们不再满树林奔跑、田野里割草、月光下游戏,城市孩子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不是去哪里旅游,他们感受自然生命气息的机会就是小区里、公园里那些沾着尘灰的树叶、花草。但是,大自然那广阔的存在,对孩子性灵所能起到的作用,会大到超出我们的预料。这套丛书中,有一本是冯杰的儿童诗——《在西瓜里跳舞》,里面他写了许多种的植物——豌豆、西瓜、玉米樱、狗尾草、荷花……许多种动物——布谷、斑鸠、毛驴、母牛……还有星空、雨天、暗夜、冬雪、除夕……书里的一切事物都散发出生命之气,饶有情趣。《紫云英的梦想》里,他这样写:“老师/我们干脆放假多好/大家一齐和花朵返回春天/让我们把这一块紫云英田/也抬到语文课本上面”。《除夕的麻雀》里,他写道:“家家都在过年/在苍茫的雪中/那一只消失的小麻雀/可有一个自己温暖的家/是否也能围着自己的炉子/一块儿说着自己的话”。可以看出来,他那颗多情玲珑心对自然万物的感受力和想象力,得自这样自由而温暖的童年生活经验,而他大量散文和书画里到处弥漫、成为他文人之核的草木精神,究根追源,也来自他童年记忆中与自然万物的切身接触。天地辽阔,万物有灵,让孩子在阅读中深入到一个广阔、丰富的世界,让他们在对草的品味中,得到来自天地生命那“酸酸甜甜的人生哲理”的启示,将让他们的心灵像扎根土地一样,汲取真正有益生命的营养。
孩子的成长离不开思维意识和能力的形成,儿童文学作品该如何开启和培养孩子们的思考力呢?这套书里,有一本是著名诗人蓝蓝的,名字是《诗人与小树》,在这本书里,蓝蓝将自己多维度的思考附着在儿童喜闻乐见的简单事物和故事上,呈现出这世界万物现象间,那物理和事理的复杂。她在《猪与天鹅》写:“哎,这世界很多事情没法理解/就像一大群聪明人/也没法理解一个笨蛋。”在《对一则寓言的分析》里如此辨析:“甲说:‘一个好脑袋能战胜利爪和尖牙’,/乙说:‘为爱一个人而献出一切没有错’,/丙说:‘猎人终于保护了自己的女儿,’/丁说:‘她失去了世上最好的一个丈夫’。”在《一点点悲哀》里,她这样想:“我们之间有一杆看不见的秤/很多人都希望两边的一样重。/而我知道太阳不仅仅照耀一片树林,/爱也绝对不是讨价买东西。/让我做那个多给出一点的人,/我愿意我这边的秤盘慢慢沉落/高高撬起别人的快乐……”像这样的儿童文学作品,不配合孩子的简单幼稚,而是将深沉的思索之光照射过去,孩子们就能在阅读中得到精神成长中必要的启发和开拓。
……
孩子们可以拿来阅读的书太多了,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要读有文脉的书,读那些打精神底子的书”。那么,儿童文学作家呢?该写什么样的作品呢?起码,从自己的经验出发,给孩子一个广阔而深沉的真实世界吧!毕竟,儿童文学作品的志——是让孩子们更好地“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