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这地方雪要在很长的时刻才能见到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北京这地方,雪要在很长的时刻才能见到,而且一年也就那么几场,吝啬的缘由,让人推敲很久之后,才发现这地方的雪真是少的可怜。
是在三年前到的北京,过去常年生活在故乡。一入腊年,故乡是必然下起大雪的,而且一下几乎是整个昼夜,大得很。。
在北京,由于陈君邀请的缘故,我去了北京的东郊,一个小镇。起初我并不愿意来这个地方,但陈君总是几次三番的邀请,因此也不好再推脱了。
陈君是当地人,据他说,家族里面有好几代均是生活在这里,算得上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去的第二天,我问陈君:“为何北京会很少下雪?”
陈君先是一怔,继而才会气定神闲的说道:“你们那里会下很多很大的雪吗?”
我笑道:“是啊!”
关于雪的问题陈君并也没能够对我讲的很清楚。我在陈君家中,停留了几日,回到家中的后几天,北京居然下雪了。呵!稀稀拉拉的居然下够了整个白天。到了夜晚将要来的时刻,才终究戛然而止。到了下半夜,夜晚的空中还出来了月亮,那个时候,其他的人早就已经熟睡很久了,而我却是由于月光的投影,一个人默默地醒来,伶俐的披上了大衣,推开小门,站到了阳台。这个时候的北京,曲折的小路上,无有一丝的痕迹,树上屋顶上均是满满的白雪,透着皎洁的月光,隐约的闪耀着。
翌日,我的朋友均在谈论着那场雪。
一旁的袁君说道:“我们那也是要下雪的,是下含水比较大的雪。”
“含水比较大的雪”,这句话一出便引得众人一阵的哄笑,我也笑了。
我明白袁君的意思,袁君是浙江天台人,他一向对我诉说他那里的佳处:幼时,多去抓那里的鱼虾,抓捕天台山上因为积雪变得呆滞的野鸡与飞鸟。
“含水较大的雪”,袁君并不是第一次说,大概是在两年前,那时我就说道:“这个我知道!”很多年前,我曾去南方姥姥的家中,那时正值寒岁,雪下得正欢,在姥姥家看见的飞雪,是一种比故乡粘稠许多的雪,落在地面上便成为了一大片,想必袁君所说到的雪与姥姥家中的雪相差不多吧。
让我想起《世说新语》的一段故事: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
对于这个故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文豪谢安(即谢太傅)的见解有失偏颇,盐巴似的雪不正是北国的雪吗?想必偏安江南的谢安很少能见过盐巴似的雪,这样才不置可否的赞叹谢道韫(即无奕女)的比喻清新鲜活。谢朗(即胡儿)所说道的雪必定是北国的雪。然而谢道韫能咏出“柳絮”这样的含蓄多情的意向来比喻雪,想必她那样的柔情女子必定不懂得男儿许多的心声,女人们所热爱的含情脉脉的“柳絮雪”必定还是要在南国才能看的见的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